美聯社街訪:亞洲各國民眾對川普的看法 憂心忡忡

  370
日本的Hitoshi Shiraishi擔憂,不知道川普的「以美國為優先」政策會對美日合作與協定帶來什麼影響。(圖片來源:Associat...

日本的Hitoshi Shiraishi擔憂,不知道川普的「以美國為優先」政策會對美日合作與協定帶來什麼影響。(圖片來源:Associat...

(台灣英文新聞 蔡佳穎/綜合外電報導) 美國長年維持於亞太地區經濟和軍事存在,包括歐巴馬的「亞太再平衡」政策,但川普上台後這一切都有了極大變化,如川普上任第一天就簽署行政命令,退出跨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關係協定(TPP),威脅要提高中國進口貨品關稅達45%,更翻轉了美國四十年來的「一個中國」政策,接了台灣總統蔡英文的賀電。

(延伸閱讀:川普上任首日大刀闊斧 簽署行政命令退出TPP)

川普在就職典禮上說,「從現在起,一切都將會是美國優先」,到底這對長期倚賴美國存在的亞太盟友們,有什麼影響,《美聯社》採訪了亞洲各國民眾對新任總統的看法。

日本

身為護士的Hitoshi Shiraishi擔憂,不知道川普的「以美國為優先」政策會對美日合作與協定帶來什麼影響,日本於去(2016)年12月才加入TPP,但川普一上任就退出,在東京的他擔心,「歐巴馬執政期間所立下的美日關係與所有承諾,恐怕都會被翻轉。」

加上沖繩長年存在反對美軍基地設置的聲浪,30歲的Shiraishi擔心事情會變得更糟,「就好像經歷了一番努力才完成的事情,最後都有可能破裂,這是我最害怕的。」

南韓

19歲的學生Kim Eun-sol說,「川普想要制衡中國,這可能升高雙方衝突,也可能影響我們國家。」例如要求南韓支付更多費用以負擔美國協防韓國軍事的開銷,或要求重啟美韓自由貿易協定的談判,「這都可能對美韓同盟關係帶來裂痕。」

Kim還提到川普曾說過要用軍事武力制衡北韓的核武開發進度,「這可能升高朝鮮半島的緊張情勢。」

台灣

由於川普本身的商人身份,有些台灣人認為,在美國長期販售武器予台灣,以及台灣國防實力益加自主的基礎上,可以預見台美關係將朝友善的方向邁進。

37歲在台北的Manhua Chen說,「他會用商業思維思考事情,例如接蔡英文的賀電只是單純因為台美之間有強大的武器貿易往來。」

而由輝瑞大藥廠員工轉西語導遊的Yet Chen卻擔心川普拒絕談論普世價值,如人權或氣候變遷,「如果他對這些普世價值不夠在意,我實在不知道美國憑什麼還稱得上是一個強大的國家,各國都可以關起門來做自己的事了。」

<完整街訪內容:街訪直擊:川普上台 台灣怎麼看?>

中國

「從他上任以來,就一直在利用台灣議題壓迫中國,這真的是很卑劣的手段」,北京退休老師Ma Rui說。

82歲的Ma表示,川普是個談判者,他希望能用台灣做為工具與中國談判,試圖振興美國經濟,「關鍵是中國如何回應。」

然而,Ma並不認為美中關係會有什麼大變動,他相信「中國有能力處理好川普,兩國關係不會惡化,因為這對美國也沒有好處。」

印度

成立寵物服務企業的Amol Sharma認為川普的上台對印度可能是利多。

36歲在齋浦爾工作的Sharma認為,「看起來川普並不會跟中國保持良好關係,如果他跟中國發生爭執,就會需要在亞洲找一個發展中、充滿蓬勃生命力的新興國家做後援,我想印度會是他很好的選擇。」

印尼

34歲擔任生活雜誌出版的Unggul Hermanto認為,印尼政府可能會覺得川普較他前幾任的美國總統都還要容易合作,「他們知道如果迎合川普、投其所好,而這正是印尼官員善長的,他們就可以從川普得到所有想要的東西。」

如果印尼總統佐科威與川普會面,會受到川普喜愛嗎?Hermanto肯定的說,「當然,因為他是世界上最有禮貌的人,川普肯定會很喜歡他,如此他就能得到所有他要的東西。」

馬來西亞

19歲的學生Adib Iliya Azlan說,馬來西亞人之前把美國總統當做「民主與平等的象徵」,能協助馬來西亞政治體制變得更為透明與開放,但很遺憾地是川普上台了,「我不期望他在近幾年進入馬來西亞然後談論開放選舉,我不覺得這在他的外交政策裡是很受到重視的一部份,特別不在東協。」

Adib認為川普對中國的態度,決定了馬來西亞與美國的關係,「如果川普與中國不合,馬來西亞勢必得選邊站,我擔心的是,如果川普激怒了中國,會把馬來西亞(或亞洲)置入一個棘手的困境,因為對發展中國家來說,同時擁有西方與東方的盟友是再好不過。」

紐西蘭

曾花了七年在芝加哥攻讀物理學的數據分析師Wynton Moore說,唯一一件川普說過、會直接影響紐西蘭的事情就是他說過要退出TPP,「我想大部分紐西蘭人都很高興,因為大多數人都擁有十分強烈的意見。」

29歲的Moore說紐西蘭與美國會繼續維持強烈緊密的關聯,「單純因為紐西蘭與美國領導人的歷史淵源,大多數情況下當談論到雙邊關係時,會先將政治放一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