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站穩川普時代變化洪潮 台灣的為與不為?

圖片來源:AP

圖片來源:AP

今(20)日晚上,全世界都會聚焦關注美國總統──這世界上最有權勢的人,進行職位交接。美國歷史上首位黑人總統歐巴馬將結束8年任期,交由川普,這位舉止粗魯的生意人兼電視實境秀主持人入主白宮。

目前看來,只有少數團體為川普就職歡欣鼓舞。美國國內大多數的民主黨人、以及世界各國輿論,卻是如坐針氈地等著看川普執政將後帶來的變局。

這位新總統一路從競選造勢活動、到選後個人推特上的各式攻擊性評論,早已為他樹立不少堅實反對派。反川普人士橫跨族群、年齡、種族,包含婦女、非裔美國人、同志、穆斯林等群體。

綜觀全球社群,當前貌似只有俄羅斯、台灣有機會得利於川普政權。

12月2日,引發軒然大波的川蔡熱線是一切變化的起點。川普接起了蔡英文的祝賀電話,儘管對話簡短,但他打破了以往外交慣例。觀察家認為,這不僅代表川普至少會按照當前共和黨內保守、新保守派人士屬意的親台路線,更甚者川普可能在台美關係上更進一步,調整部分華盛頓對外政策,對台讓利。

川普不只一次大聲抨擊中國在經貿、貨幣政策作法不當,近來他的砲口還多次延伸到南海爭議、台灣問題上。這些口頭攻擊或許可以給予台灣人民一些信心,川普這位新總統看來沒有想像中的令人懼怕,但台灣也不宜得意太早。

前行政院長游錫堃,率台灣代表團赴美參加就職典禮時就提醒國人:「台灣應該先站一旁,讓川普新政府有空間制訂它的中國政策。目前,台灣可以做的是,是在旁適時提醒美國台灣關係法、與六項保證的重要。」

《台灣關係法》(Taiwan Relations Act, TRA)是1979年美國國內通過,規範台美關係的重要法案,在台美斷交後為雙邊關係提供法律基礎,美國也依此提供防衛性武器給台灣。對台六項保證則是1982年由雷根政府公布,包含美國不會設定對台軍售的期限、不會施壓台灣要求與中國談判等。

蔡英文政府深知其優先目標應是保衛台灣的國家利益,至目前為止,對中國和川普間猛烈的言詞交鋒都表現出節制態度,並未積極涉入,也沒有大肆慶祝,這是非常明智的做法。蔡很明白,要捍衛台灣利益,最好的方法不是事事隨著川普的大聲公發言起舞,應該透過台灣在美國各界深耕多年的朋友,暗暗拉近台美情誼。

總而言之,不論美國和中國的關係會如何轉變,只要蔡英文清楚掌握當前局勢,正確地打出好牌,強調台灣作為區域和平共同守護者的意願,台美關係就能維持穩定,甚至進一步加溫。

整體看來,軍售議題應能在新政府交接後獲得最大進展,華盛頓態度看似將鬆綁對台軍售內容。不可諱言,川普作為一名成功的生意人,很有可能把武器出口看成稀鬆平常的貿易往來,只要價格好就願意出售所有手邊產品。那如此一來,對台灣就不一定是好事了。畢竟台灣國防預算有限,經費不足,此舉可能反而落人口實,反對者更能義正辭嚴地抗議美國只賣「廢鐵」給台灣。

另外一個更明顯的例子表現出川普的親台傾向。前美國駐聯合國大使,目前任川普身邊重要策士John Bolton日前向《華爾街日報》投書,內文大膽建議將美國在沖繩的駐軍轉派台灣,強化對中國制衡。這項建議看似非常不實際,勢必會引起中國強烈反彈。不過這也顯示了對新政府而言,他們在衡諸外交政策時,不論有無實踐可能,所有能想到的政策手段都會被一一擺上檯面討論。

或許Bolton 一番言論是為了安撫沖繩當地日益高漲的反美情緒。但讀者不應忽略的是,Bolton同時清楚寫明,台灣的地理位置距離中國大陸比沖繩、關島都要接近,美軍如果派駐台灣,一旦要發動對中干預會更方便、更實際。

不過,川普執政並非百益無害。

這位新總統對國際貿易和全球化的看法,無疑會將他捲入一連串和中國、亞洲其他主要貿易夥伴的貿易衝突,台灣自然也包括在內。

首當其衝的是,川普揚言廢除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議(TPP)。TPP是台灣政府長久以來力爭加入的重點協定,倘能成功加入如TPP的多邊貿易平台,就能彰顯台灣作為進步出口國、貿易大國的國際地位。

再來,川普很有可能會迫使台灣進口爭議性的瘦肉精美豬。

要知道,前總統馬英九2012年連任成功後隨即抵不住美國壓力,開放同樣含瘦肉精的美國牛肉進口。他的民調支持率就此一落千丈到13%,一去不復返,持續走低直到去年初國民黨大敗。

蔡英文的民調數據在勝選後也微幅下滑,在馬英九的美牛事件後,美豬勢必也會將蔡打入兩難困境。面對美國壓力,蔡英文若選擇放棄,便是激怒在地豬農。若強硬反對呢?可能會換得川普政策轉向,或更糟地以經濟制裁台灣。

「無法預期」就是對川普政策最恰當的描述。所以即便是台灣,今晚川普就職後也不應就此吹響勝利的號角。民眾只能暫且謹慎樂觀地預期,川普至少會遵循共和黨內多數親台議員的路線,或更好一點將鐘擺稍微盪向台灣一方,有利台灣未來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