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 En
  • Directory of Taiwan

《衛報》社論:歐洲缺乏強力領導 易遭恐攻

  425
圖片來源:Associated Press

圖片來源:Associated Press

19日德國耶誕市集遭受恐怖攻擊,造成12人喪生後,目前歐洲的整體局勢看來並不樂觀,難以抵抗趨近家門前的恐攻威脅,英國媒體《衛報》一篇社論表示,政治分裂、大眾失望、經濟疲弱、缺乏領導與劇烈的國際不穩,都讓現階段的歐洲正面臨最艱難脆弱的時刻。

由於恐怖攻擊的特點就是普遍存在、隱匿性高、臨時突發、隨機攻擊市民,在根本上難以預防,一旦有「孤狼式犯案」,恐怖攻擊的威脅就會再浮上檯面,如同這次柏林恐攻,目前還無法掌握犯案者是否獨自行動,以及動機為何。

但可以確定的是,類似柏林恐攻的事件可能發生在全球各地。上(11)月底一名12歲德國籍伊拉克裔男孩,疑似受到伊斯蘭國的指揮,企圖在德國路德維希港(Ludwigshafen)的聖誕市場引爆炸彈失敗;前陣子法國警方也在巴黎香榭麗舍大道逮捕5名企圖在耶誕市集放置炸彈的嫌犯。

歐洲政壇因恐攻吹起右傾風

儘管德國總理梅克爾的政治地位在歐洲恐怖攻擊風潮中並未受到劇烈影響,但在她所組的聯合政府內部,有些人對她開放的移民政策感到不滿,甚至抱持種族主義與仇外的政黨,也燃起對梅克爾的批評怒火,這些因子都將梅克爾拉往光譜的右端,而這些不滿若持續積累,將危及她明(2017)年尋求第四任總理連任的企圖。

同樣的影響也會在法國和荷蘭發酵。法國將於明年5月舉行總統大選,極右派的「國民陣線」黨魁瑪琳勒龐(Marine Le Pen)一貫的主張就是提倡貿易保護主義、疑歐,且對難民政策採取限制態度,在歐洲近來不安的緊張局勢中,預料將獲得不少支持。

荷蘭則是在明年3月舉行國會大選,對伊斯蘭教與穆斯林持懷疑態度的極右政黨「自由黨」近年崛起,發生在鄰國比利時和德法的恐攻,讓荷蘭的反移民傾向已成主流,黨魁威爾德斯(Geert Wilders)的聲望持續攀升,他更在公開聲明,指荷蘭應效仿英國舉行脫歐公投。

民眾恐慌成為恐怖份子利用的工具

了解恐怖份子的策略與手法並不是很艱深的學問,但透過操縱人們的恐慌與政治不穩定的局勢,伊斯蘭國與激進份子十分清楚且即時掌握人們的憤怒,一再掀起政治動盪,隨之而來的憎惡以汙衊穆斯林或其他少數民族為代價,更助長了恐怖份子的氣燄。

另一方面,分析師預測選民容易受到暴力激進主義影響,轉而支持政治極端主義,但這樣的預測低估了在面對恐攻暴行時,民主社會其實還保有它的團結性,2015年查理周刊恐攻和巴塔克蘭劇院攻擊事件就是一例,證明民主社會在面對外部威脅時,仍堅守它的強韌與抵抗心態。

在梅克爾之外,歐洲因為缺乏強而有力、可依賴的領導者,而變得較以往都還要脆弱,法國的歐蘭德是史上最不受歡迎的總統,義大利改革派總理本月初因修憲公投未過而下台,西班牙的無政府僵局持續10個月之久,而英國首相梅伊則在缺乏民意投票下擔任總理。

而在歐盟需要處理金融危機與難民問題的同時,英國脫歐公投的結果更讓歐盟陷入空前混亂。而伊斯蘭國又公開宣稱要與歐洲大陸的敵人對抗,歐洲也無法期望專注內政的川普會伸出多少援手,社論表示,歐洲能否安然處理近日危機,實有重大不確定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