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 Directory of Taiwan

狄倫缺席諾貝爾獎晚會 歌曲提升詩歌藝術境界

圖片來源:Associated Press

圖片來源:Associated Press

諾貝爾獎頒獎典禮10日分別在挪威奧斯陸與瑞典斯德哥爾摩舉行,除贏得文學獎的美國搖滾巨巴布狄倫(Bob Dylan)外,其餘得獎者均親自出席,但狄倫稱「這份獎項是他從未想像過的」,他的得獎感言由美國大使親自朗讀。

其實狄倫先前就曾透露,他曾讀過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與文學巨擘的作品,並吸收書中的文學經典,如英國第一位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吉卜林(Kipling)、愛爾蘭劇作家蕭伯納(Shaw)、湯瑪斯曼(Thomas Mann)、賽珍珠(Pearl Buck)、卡謬(Albert Camus)或海明威(Hemingway),但當他的名字跟這些大人物並列諾貝爾獎項時,激動之情「溢於言表」,他說,「如果有人說我有機會獲得諾貝爾文學獎,我想那機率應該等同於登陸月球。」

狄倫是首位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的歌手兼作曲家,他的得獎受到許多人冷嘲熱諷,他在得獎感言裡提到,當他得知自己獲獎時,想到了莎士比亞,「當他在寫《哈姆雷特》時,他一定在思考很多事情,像是誰適合來演這些角色、這在舞台上要怎麼呈現、真的要把場景設在丹麥嗎?」

莎士比亞極具天賦的想像與創作力的確使他的作品成為不朽經典,但在創作過程中仍然有許多世俗事務要煩惱,「經費都到位了嗎?」、「我的贊助人有保留到好位子嗎?」、「要去哪裡找人體頭骨做為道具?」然而,「這是文學嗎」的疑問絕對是莎士比亞的最後一個考量。

狄倫認為,與莎士比亞一樣,他在創作上付出許多心力,同時也得應付許多世俗雜物,「誰是最適合演唱這首歌的歌手?」、「我來的錄音間是最佳選擇嗎?」、「這首歌在正確的音調上嗎?」但他從來不會問自己「我的音樂是文學嗎?」

因此,狄倫十分感謝瑞典諾貝爾基金會,「你們替我考慮到了這個懸宕幾世紀的問題,最後給了我這麼棒的答案。」

狄倫由於「在歌曲傳統中開創詩性表達」而榮獲諾貝爾獎,評審之一、同時也是瑞典文學批評家Horace Engdahl回應道,「當狄倫的歌曲在1960年代出現時,霎時間,全世界的詩歌作品都顯得黯淡無光。」

Engdahl在晚會上問道,「是什麼帶來了全世界文學的改變?通常是有人能抓住一個簡潔卻易被忽略的表現形式,而不被視為藝術,但最後卻能帶來轉變。」就這個層次而言,如小說就是從軼聞趣事與書信而來,戲劇則源於競賽或演出,「而在遙遠的時代,詩歌通常是用來歌頌或有旋律的朗誦。」狄倫就是在音樂領域替文學做出能傳唱於大眾的貢獻。

Engdahl盛讚,「當狄倫開始寫歌,他從詩歌中淬煉出不凡的價值,他賦予詩歌該有的崇高地位,這是自浪漫主義時代後少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