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評〉終結海霸王事件的辦法

打壞他們的遊戲規則,就是終結海霸王事件的辦法。

  1310
圖為海霸王餐廳大樓外觀

圖為海霸王餐廳大樓外觀 (來源 維基百科)

 海霸王集團5日在媒體刊登聲明,表態支持「兩岸同屬一個中國」,理所當然的反應,對岸一堆五毛竊笑,再度強調「絕對不容忍在大陸賺錢、在台灣支持台獨」的台商,而台海這岸的網民則忍不住怒罵,發起抵制海霸王。

 海霸王之前是周子瑜事件,她的楚楚可憐,反而助長了台灣選民的反共投票取向。周子瑜事件之前是戴立忍事件,原本社會形象極佳的戴立忍,自此在台灣社會輿論中低聲行走。戴立忍事件之前是許文龍事件,至今許多人想到許文龍2005年被迫說出支持大陸《反分裂法》,都會揣想著他說話當時的內心正淌著血。

 要求公開認罪、電視認罪,是中共近年來最常用的對內維穩、對外反制台獨手段,它的結果,除了讓認罪者難堪,失去家鄉或者朋友圈的支持外,還讓中共的反對者恨得牙癢癢,而其成本極其低廉,所以中共屢試不爽。

 從過往的例子看,任何人都知道,不論公開認罪或電視認罪,都存在表面看不到的「被迫」理由。如果他是自願的,絕不須要認罪一舉。所以,受迫的認罪者也是受害者,這是我們第一個必須認清的事實。

 第二個事實比較複雜,誰是加害者?第一個當然是中共政權,但這個政權罵不倒,光罵沒用;第二個,就像發起抵制的網民一樣,一定會指向類如海霸王、周子瑜、戴立忍、許文龍等,理由是:「誰叫你們要靠大陸吃飯?」但台灣現在有多少人和大陸有各種不同的經濟連繫關係,如何能砍斷?

 筆者認為,台灣民眾的憤怒與抵制,其實是中共政權之外的主要加害者,如果不是你那麼在乎,他們也不會受害,因為中共就是要警告你、戲弄你、嘲笑你,而你卻對自己一而再、再而三的反射性憤怒反應甘之如飴。

 想像一下,如果在海霸王發布那篇聲明之後,全民抱以同情,不但不抵制,反而前去擴大消費,甚至送花藍聊表安慰,會有下一個海霸王嗎?中共再要人公開表態支持《反分裂法》、主張「一個中國」,還有什麼意義?

 這辦法並不是筆者的異想天開,在美國電影《綁票通緝令》中,成功富商兒子被歹徒綁架,要求200萬美元贖金,在人為刀俎、我為魚肉的情況下,富商反其道而行,在電視上以200萬美元為賞金,公開徵求提供歹徒訊息者,反而迫得歹徒無所適從,最終擊敗歹徒。

 如果那是電影,現實的例子也有,大陸異議人士圈也有過經驗。年初出現「倒習(近平)公開信」,中共懷疑是流亡在德國的異議作家長平所寫,因此以莫須有的罪名拘捕他留在大陸家鄉的老父和弟弟,而長平的因應方法,是切斷與家庭的所有聯繫,使他的父親、弟弟失去對他的威脅功能,最終獲得釋放。

 從歹徒的思考入手,打壞他們的遊戲規則,就是終結海霸王事件的辦法。

(作者朱易,資深政治新聞工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