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業革命後最熱的一年! 2016二氧化碳大氣濃度創新高

根據世界氣象組織(World Meteorological Organization)針對2016年氣候變化所提出的初步報告,2016年1月至9月的均溫比起1961年至1990年的長期均溫高攝氏0.88度,比去年設下的溫度標準高0.11度,比起工業革命前更是高了攝氏1.2度,傳達出警訊。

當然,有些人可能會認為,2016年又還沒結束,怎麼能斷言這就會是最熱的一年呢?答案是,如果2016年的均溫想要挽回,剩下這幾週每週都必須是21世紀的最冷紀錄,才能把均溫降到低於去年。

然而,今年是工業革命以來最暖的一年一點都不令人意外,因為從工業革命後,全球均溫就以每年攝氏0.1度到攝氏0.15度的幅度緩慢成長,在2011年到2015年這五年內,比起1961年到1990年就整整高了攝氏0.59度。

當然,除了氣候變化外,均溫的提升還有其他因子在作用,其中之一就是2015年到2016年間非常強烈的聖嬰現象,從1998年的紀錄就可以看出,聖嬰年跟前後各一年相比時,大概就會暖個攝氏0.1度至攝氏0.2度,2016年也不例外地遵循這個公式。

今年,較暖的氣候幾乎包覆了全球每一寸土地,但是北半球的高緯度地區顯得最明顯,俄國有些高緯地區甚至測出高於往年均溫攝氏6到7度,而阿拉斯加則迎來有紀錄以來最暖的日子,均溫高出整整一度。

事實上,幾乎整個北半球的均溫都比往年高出一度,北美、亞洲都經歷有紀錄以來最暖的天氣,非洲、大洋洲與歐洲則幾乎與以往最熱紀錄相當,唯一氣溫比往年低的地區只有阿根廷中部與北部,還有部分的南部澳洲地區。

除此之外,不是只有陸地測出的溫度高於以往,許多地區的海體也測出高溫,影響到海洋生態,包括澳洲大堡礁在內的重要珊瑚礁資源也受到嚴重影響。

溫室氣體在今年也持續增加,2015年二氧化碳在大氣中的濃度第一次達到400ppm之後,今年在夏威夷冒納羅亞火山(Mauna Loa)和澳洲的格林角(Cape Grim)空氣測站都證實二氧化碳濃度還在持續上升。

不過值得慶幸的是,南極上空的臭氧層「破洞」是這十年來最小的,雖然無法確定「縮小」會是未來的趨勢,但是至少它並沒有繼續擴大。

至於與溫室氣體攀升並聯的海平面上升,科學家仍然觀測到緩慢的成長,不過在聖嬰現象導致的急速上升後,成長的速度已經慢了下來,不過氣象學家仍然在密切注意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