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評〉川普震撼 清水驚奇

(來源 維基百科)

對於全世界來說,本週最大的驚奇應該是美國總統大選,到投票前一天都還極度不被看好的 川普當選。然而,對我個人而言,本週最大的驚奇是,宜蘭縣清水地熱BOT案的得標者,第二順位 (就是次優申請人),有中資背景的山林水環保公司,最優申請人是台電子公司 台灣汽電共生公司。去年,台汽電公司因不願再增資,資金未到位,導致澎湖風能公司瓦解。

「清水地熱BOT案」為什麼會這樣呢? 從新聞媒體上看到的理由,我實在是沒有辦法接受。台灣汽電公司承諾簽約6年內做到3MW,而2020年是1MW。我們來比較一下,其他競標者像可能是第三名、也可能是第四名的李長榮化工的子公司全陽能源公司的企業聯盟 (有五家公司一起聯盟),他們提出的規劃是2019年做到 3MW至4MW。而我們蘭陽地熱資源公司企業聯盟包括中油公司、及專做電廠規畫營運的台電的孫公司天美時工程公司,提出訴求為環評時間會比縣政府估計快一年,因為我們是所有申請人中唯一有做地熱環評經驗的申請人 (利澤地熱電廠),並且我們已經先在清水地熱做生態背景調查。另外,我們規劃分1 MW、 4 MW、10 MW來開發,也就是說我們在2020年要做到4MW。接著,只要是饋線能夠高架化,我們可做到10 MW。若CEEG單井取熱技術試驗成功,可能還會達到33MW。所以對宜蘭縣政府來講,我們所繳交的權利金應該是最多的。

再者,我們也提出與縣政府簽約前,會將清水BOT案開發到3 MW的所需資金到位,才與縣府簽約,所以對縣府而言財務風險最小。我們也計劃開發至10MW階段時,内部投資報酬率 (IRR) 達16.7%、計劃自償率 (SLR) 高達1.8,這樣的提案竟被評為在第三名或第四名。

從新聞媒體上面報導,台灣汽電公司在2020年只做到1MW,等到2023年也就是說 2017年簽約後6年,才做到3MW。這其實是發電量最小、最保守的規畫案。那麼為什麼這個案子可以脱穎而出呢? 依照聯合報轉述宜蘭縣工商旅遊處池副處長的說法,獲得優先權台灣汽電共生公司是上市公司,資本額58.9億元,而且對於結垢問題有深入了解。 事實上,對我們公司來講,我們採用的是避免結垢的單井取熱的方法。這是一個創新的方法,但這些評審却認為我們的方法沒有國際使用的案例,擔心不會成功。

其實創新技術當然是没有國際案例。保守的評審對我們創新技術不放心,那麼對李長榮公司所主導的企業聯盟又如何呢? 李長榮集團有可能放任他的子公司全陽能源做不好而不伸援手嗎?李長榮集團的財務不夠強嗎? 聯盟廠商是工研院綠能所,他們提出規劃是2019達到3MW~4MW,比台灣汽電公司早三年達成。為何也落到三、四名,令我不解!

既然標案要求企業聯盟實收資本總額1.5億元。這樣就不應該把公司資本額當成一件重要的財務評分依據,甚至是唯一的依據。我們分析現在的結果,只有一個理由可以解釋為什麼台灣汽電公司第一名、山林水公司是第二名、全陽能源與蘭陽地熱是三、四(或四、三)名。原因只在於台灣汽電公司資本額58.9億元、山林水公司實收資本額是11.9億元。而剩下的,我們兩個企業聯盟是用符合宜蘭縣府標案公告的財務門檻,資本額1.5億元。

不單是我們質疑,李長榮化工所主導的企業聯盟也質疑。蘭陽地熱公司主導的企業聯盟,提出規劃對縣政府而言,是比較好、比較有利、也比較有長遠規劃的案子。但是卻被這些保守的評審委員否決了。

我站在一個申請者的角度,當然是尊重審查結果。但是我們也要要求,宜蘭縣政府應公佈對各家公司的評論,最佳的理由、次佳的理由,而且這些委員的名單也應該要公佈,因為清水案是台灣第一個地熱發電廠的BOT案。所有的參與者、包括申請者、評審委員,大家都應該對歷史負責。

記得我去年11月份,羅東社大舉辦五天公民素養週「低碳家園、永續宜蘭!」活動。這個公民素養週第一天請林聰賢縣長主講,第二天講者是環保局陳登欽局長,當然都在講綠色能源。最後一天主講者三位,我、一位海洋大學的博士班學生及工研院綠能所的李伯亨博士。當時我就提到,清水地熱案子搞了那麼多年,却連一度電都沒有發出來。所以,清水地熱標案證明宜蘭縣政府沒有執政能力。很遺憾過了一年,這一年每次清水地熱的相關說明會,我們都正式提出建議,包括智慧財產權保護……等,但所有建議,縣政府一概不理。而這一次評選出來的廠商,發電量最小、時程最慢、其實不是最佳方案、跟次佳的方案。那我還是要很不客氣的講,這次以資本額大小做清水地熱BOT案得標標準,再度證明宜蘭縣政府沒有執政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