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 En
  • Directory of Taiwan

地熱動彈不得、何日無煤非核?

  775
地熱動彈不得、何日無煤非核?

10月17日蔡英文總統主持的「執政決策協調會議」,針對電業法修法,訂出「2025 非核家園」方向,展現邁向非核家園的決心,啟動國家能源轉型,首先目標就是「綠電先行」,而原先傳統的電力,天然氣、燃煤、燃油等電廠,就不開放了。
接著,政務委員張景森展開馬拉松式的協調,在10月20日行政院院會上通過了電業法的版本(行政院版),本週函送立法院電業法的修法,可望在這個會期完成。

事實上,只要民進黨堅持,憑著國會過半多數,一定可以在這一個會期完成電業法的修法。談了20多年的電業法修法,終於確定下來。雖然,有些條文令人不盡滿意,但總算往前走了一步。本人覺得,蔡英文總統能夠展現這種執政效率,值得鼓勵;然而,我們要來好好看一下,電業法修法,確定綠電可以自由化?尤其是地熱發電方面,我個人是深表懷疑。我曾經為文指出「600MW的地熱發電的政策目標,政府豈可未戰先降」,在該文中,我指出蔡英文總統的競選政見預定2025年要有600MW的地熱發電,然而520新政府上台至今也已經有5個月了,地熱發電方面,根本就沒有任何的進展。而本人努力在這方面打前鋒,也受到了不少的挫折。遠的不說,我們就以仁澤溫泉淺層地熱借井的事件來討論一下,只要政府願意,在今年底之前就可以讓地熱發電打破鴨蛋的。

六月中,我拜訪農委會曹啟鴻主委,向他說明在太平山山腳下土場地區,有一個溫泉區,鳩之澤溫泉(原仁澤溫泉)。那邊有兩口井,出水量及水溫足夠用來發電。而仁澤山莊只用一號井的井水,二號井的井水並沒有使用。我們蘭陽地熱資源公司準備向農委會申請借用仁澤溫泉二號井來進行地熱發電,曹主委說他要去現場看。7月19日,我、曹主委、還有宜蘭縣林聰賢縣長一起到仁澤溫泉。在仁澤溫泉山莊,我向這兩位主管報告我的借井計劃,接著我們到二號井現場去深入了解實地狀況。

接下來,我們再與這一口井的接管單位羅東林管處多次的接觸。簡報當天現場,羅東林管處林處長反對出借土地。林聰賢縣長提議林管處直接向我們採購機器,由林管處自己經營。林處長說他們沒有這樣的專業,此提議林管處也反對。討論到最後,曹主委指示雙方共同開發,蘭陽地熱資源公司提供機器及服務,發出的電力供仁澤山莊使用,如多餘的電再賣給台電。我也當場承諾,不只仁澤山莊整個太平山山莊的用電都可以免費使用,剩餘的我們才考慮賣給台電。

然而,從7月19日到目前10月20日,又過了三個月了。這三個月來,我們兩次到羅東林管處找承辦人員協調,也在農委會與林管處的人員協調。最後於10月14日, 在行政院的「能源與減碳辦公室」由政委出面來協調。然而到目前為止,並沒有具體的結果,因羅東林管處非常的保守。最主要反對的理由是擔心整個仁澤溫泉會沒有溫泉水可以使用。

事實上,仁澤溫泉一小時使用1.5噸的溫泉水,而仁澤二號井一小時有100多噸的出水。而且仁澤一號井每小時也有80噸的出水量。依照現場的地勢以及相關地理位置,我們可以確定仁澤溫泉的SPA泡湯區應該是使用一號井的水。因為,它與一號井非常接近,而且在同一個水平面上面,也就是說大約同樣的標高。而二號井與一號井中間距離大約有1公里,而且標高也高出有50公尺以上。然而,在行政院的協調會上,林管處處長竟然說,泡湯區是使用二號井的水,讓我覺得非常不可思議。因為,從地理位置上,我們認為不太可能,而且在一號井與二號井接近1公里的路邊,也沒有看到地熱溫泉水管線通過。當地人員都說一號井供給仁澤山莊,而二號井的井水是供給其他的民宿使用。事實上,在8月22日,因為當天是清水地熱地BOT案投標日,我們當天早上投標案送件後,就到仁澤溫泉。當天,我們也去了二號井,發現二號井沒有開井。現場有水電行的工程師在那邊施工,我們也與工程師聊了一下,他們說是定期的維修的工作。當天,我們也到仁澤溫泉去泡湯,這一點可以證明,二號井沒有供水,仁澤溫泉區還是有水使用。

我們在協調會上也提到,一號井與二號井之井深差不多,所以只要在一號井設壓力監測器,就可以知道二號井抽水發電對一號井的影響。如果發現壓力下降,我們也可以將二號井發電用的水量關小。

事實上,發完電之後的熱水約90℃,可以供給民宿SPA使用,而且我們規劃要將這些熱水(尾水)引導到仁澤溫泉停車場旁邊的一個300多公尺的井,由那邊灌注到地下。羅東林管處的副處長則說灌注到淺井是不是會流到深井去不知道。我們回答說就長期而言一定可以平衡,短期內水怎麼流其實沒有很大的影響。

事實上,我們也可以承諾,如果因為我們借用二號井發電而使得一號井的出水枯竭,我們可以另外挖一口井來供水給SPA區使用。整體而言,羅東林管處這些官員非常保守,這個我們可以理解,主要是清水地熱在1993年因為資源枯竭而關閉,其原因是清水地熱總共發了12年的電,當時1小時抽取近乎1000噸的地下水,並且沒有將發電後的尾水灌注回地下去,才造成資源枯竭的結果。我們今天提出的方法,其實是將清水地熱的缺失做了修正。但是林管處官員還是不願意將這塊土地租借,共同開發資源。我提及曹主委在7月19日裁示雙方共同開發,令人驚訝的是這位處長竟然說當天他也在現場,曹主委並沒有說要共同開發。這真是令我非常吃驚。事實上,當天包括宜蘭林聰賢縣長,以及許多農委會人員現場大約有20人,曹啟鴻主委有沒有裁示雙方共同開發一問就知道。但是羅東林管處官員,在行政院「能源與減碳辦公室」的協調會上面,竟然可以枉顧事實,否認曹啟鴻主委的指示,堅持自己不願意開發地熱的保守立場,實在是令我非常吃驚!

立法確定「綠能先行」非常好。但如果這些保守的中階官員們的心態不敢,或者說不加以職務調整的話,那麼再好的立法是推不動綠能的。而地熱發電是台灣要達到「2025非核家園」,甚至更長遠的「非核無煤」最好的再生能源發電的方式。因為,它可當成基載電廠來使用,供電量非常穩定。所以在2012年開始,我在四處演講地熱發電,我認為到2035年的時候,台灣有可能達到20GW的地熱發電。

但是,如放任這些中階官員阻擋,使得地熱發電動彈不得,那麼「2025非核家園」,隨時有因為電力供應不足,非核政策被推翻被覆弊的危險。因此,我希望執政的民進黨政府,能夠像最近蔡英文總統展現的決斷力一樣,將發展地熱發電的障礙快速排除。

這是我作為一個努力追求非核家園目標,時間超過25年的反核工作者最大的期望。


更新時間 : 2021-06-19 03:19 GMT+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