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評〉600MW地熱目標 政府豈可未戰先降

  154
圖片載自維基百科網站。

〈時評〉600MW地熱目標 政府豈可未戰先降

圖片載自維基百科網站。

2015年底,總統大選選戰激烈時,蔡英文、陳建仁 總統競選辦公室競選團隊,提出新政府的能源政策。至2025年「再生能源」佔總發電量的20%。其中,海上風力達3,000MW、太陽光電達13,000MW、地熱發電達600 MW。(如下表) 新政府上台後,我們看到經濟部李世光部長督促能源局大力推動。海上風力加碼成3,800MW、太陽光電也加碼20,000MW,然而地熱能方面沒有人提起;但在非正式的場合,經濟部能源局官員們則說,以前政府核定過地熱能是2025年200MW,他們基本上推翻了蔡英文、陳建仁的總統競選政見『2025年地熱能要達到600MW』。最好笑的是,所有再生能源中只有地熱發電是個禁忌,官員連提都沒有提。行政院負責能源政策的政委為什麼會有這種窘狀?這是因為負責推動地熱發電的兩個機關,「能源局」及「能源國家型科技計畫(NEP-II)」都交白卷。2013年之NEP-I結論時兩個主要論點:1.淺層地熱由能源局推動,因為技術成熟。2.深層地熱由科技部使用NEP-II的經費推動,而選定的深層地熱的技術是EGS(Enhanced Geothermal System),也就是說「加強型地熱系統」。 即使不算NEP-I的經費,光NEP- II的地熱能主軸計劃已用掉2億4,000萬元的調查研究費用,及2億元的挖地熱井的費用。因此,地熱能主軸計劃四年來總共花了5.4億元。然而,到目前為止,原計畫2016年底1MW的深層地熱示範電廠運轉完全沒有辦法實現,甚至連0.5MW都達不到。主要跳票原因,原先預測在三星紅柴林的兩口地熱井達到2,500公尺左右,會有160℃,結果可以說完全失敗。第一口井在紅柴林軍營旁挖了2,260公尺,井底只有68℃,井口不超過40℃,根本就不能發電。第二口井現在打到1,500公尺左右,據了解井底的温度也只有40℃左右,也就是說第二口井即使打到2,800公尺,井底的温度也不會超過100℃,也不能發電,就是說這5.4億元的挖井費用,完全沒有發揮任何效果。 能源局負責推動的計畫,有一點點小成效。在大屯山四磺仔坪挖了1,300公尺左右,已經有120℃。雖然是可以發電,但是量還很小,到今年年底能達到多少度也說不定。能源局原先規劃在2015年底應有4MW的淺層地熱發電,因納入宜蘭清水地熱2013年的ROT標案希望能成功。不幸到2015年底,這個標案宣佈失敗,此ROT案得標的葛瑪蘭清水公司,因為沒有達到1MW及3年後3 MW的契約承諾,被宜蘭縣政府解約。之後,宜蘭縣政府於2016年的4月25日,再次公告清水地熱的BOT標案,8月22日截標,預計今年12月底之前開標。得標廠商有半年多的時間組成民間公司,民間公司才能開始做清水地熱的環評。如順利兩年時間通過環評,才有第一年0.5MW的賣電的工作,三年之內要達到3MW。所以依照BOT案時程推算,到2020年全國只會有1MW的地熱發電容量;如果不計算我們蘭陽地熱資源公司的利澤地熱電廠案的話。 蘭陽地熱資源公司在宜蘭利澤工業區推動101MW深層地熱電廠的建廠計畫。從2015年1月已將環境影響說明書遞交給能源局轉環保署審查,至今20個月過去了,目前是回到第四次專案小組會議,奮鬥了兩年可説沒有政府奧援且寸步難移。看到最近台化彰化廠汽電共生廠的燃煤鍋爐的案,實在是感嘆萬千。 台化彰化汽電共生廠有燃煤鍋爐三個,汽電共生發電容量259MW,9月底因彰化縣政府駁回鍋爐的操作許可延長的申請,10月8日台化彰化廠停工。我個人覺得不可思議的事情是,台化這個汽電共生廠是沒有經過環境影響評估審查。因為環境影響評估審查的認定標準,汽電共生廠若設在工業區内,只要是200MW之下就不需要送環評審查。而台化將259MW汽電共生發電容量分成兩個案子來送審,因此都不需要通過環評。 我們非常好奇,那麼嚴重汙染甚至造成軒然大波的汽電共生廠,只要在工業區發電容量在200MW之下是不需要環評,而地熱發電無空氣污染卻需要環評。不管是1MW、甚至是0.5MW,只要是要賣電都需要辨理環評。這是什麼道理?請環保署趕快修改認定標準,或者請李應元署長站出來對社會大眾說明這個認定標準何在! 民進黨再生能源政策目標至2025年前達到,海上風力3,800MW、太陽光電提高到20,000MW,這是非常大的野心。因為太陽光電從10年前開始,再生能源推動條例立法實施收購到現在,總共還不到1GW,憑什麼以後每年可以增加1GW,這是很難解釋?另外,太陽光電的投資金額蠻高的,政府都要投入了,那為什麼地熱發電政府沒有任何投入計畫呢?原因就是規畫者以及目前能源局中高階主管、甚至主導台灣能源政策的吳政忠科技政委,對地熱發電的情況沒有進一步的了解及信心,當然這不是他們的錯,這是「能源國家型科技計畫(NEP-II)」失敗所造成的影響,因為NEP-II地熱能主軸投入5.4億元,却連一度電都發不出來。 NEP-II地熱能主軸是失敗,那怎麼辦呢?如何達到2025年600MW、甚至說100MW?我曾經寫過文章,解釋如何使用淺層地熱來達到100MW。兩年多前在《襌天下》的專訪及《民報文化雜誌》也寫過文章,説明如何用CEEG同軸套管取熱的深層地熱技術,來達到取代核四廠的發電量1,300MW。 先讓我簡單解釋,如何在2025年可能達到600MW的地熱發電的政策目標。 剛剛提過,100MW可用25處每處4MW的「淺層地熱」來達成。另外的500MW,我是認定用CEEG同軸套管取熱的「深層地熱」技術。我們曾經提出在利澤工業區將現在101 MW的地熱電廠擴大容量,除了向海邊挖之外,也向陸地山的方向挖,這樣可以有250MW。另外,在龍德工業區也是高地温梯度地區,也很容易開發出250MW。如此就有深層地熱500MW、淺層地熱100MW,總共600MW。 當然我這樣説,可能沒有任何一個官員會直接撥款進行開發。這裡,我再提出一個非常簡單且具體的方法。核一廠將要除役,我們可以利用核一廠,因核一廠位於大屯山山腳下,只要從核一廠挖一個深井向大屯山側,絕對會找到熱源,這是無庸置疑的。而挖井的技術,台灣中油公司30年前在台灣西部已挖過80口5,000公尺的深井,所以我要講技術上沒問題。今年及明年台電公司因為核四廠的封存費用各刪掉5億元,國家已經省下至少有10億元的預算。我的方法很簡單,只要台電公司將省下的錢一半撥給中油公司,挖一口5,000公尺的深井,費用大約4億元。中油公司只要挖井成功,另外一億元由蘭陽地熱資源公司負責取熱及發電,在5,000公尺的井内裝置CEEG內管,然後使用一小時50噸的水量,循環取熱發電。相信只要井底温度達300℃,那麼我們在挖井完成後的三個月內,就可以建造出至少1MW甚至達到5MW的CEEG深層地熱電廠。只要核一廠這一個 CEEG 井成功,在核一廠內可以多挖幾個井,核二也可以多挖幾個CEEG井,那就很容易達到500 MW的發電容量了。 主導台灣能源政策的官員們,你們是否可以朝這個方向思考?NEP-II的主持人經濟部沈榮津次長、執行長楊鏡堂教授,你們是不是在地熱方面應該要有這樣的知識及進行試驗的決心,而不是放任中階官員的無法突破地熱發電『鴨蛋』困境的規劃,在地熱發電方面交白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