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評〉還好未如核安演習預想

照片載自NASA Earth Observatory

〈時評〉還好未如核安演習預想

照片載自NASA Earth Observatory

這一週最重要的事情是中秋假期,而最主要的新聞是颱風報導。中秋節前,9月14日,南台灣屏東及高雄地區受到莫蘭蒂颱風的肆虐,災情非常慘重。恆春氣象站測到建站以來120年最強的十七級陣風。莫蘭蒂颱風橫掃南台灣,造成屏東地區有5條345千伏特(KV)超高壓輸電線跳脫,許多路樹、招牌壓損電線,150餘處電線桿被強風吹倒,造成全國100萬戶停電。核三廠為了安全起見,兩部機組降載停機解聯;南台灣災情慘重,屏東、高雄、台南停電戶數就占了全國9成。另外,因高屏溪原水濁度高達2.5萬度,也造成72萬多戶停水。

中秋過後,9月17日,馬勒卡颱風逼近北台灣,北北基宜等全部宣布停班停課。這是一個無風、無雨的颱風假,至少到當天下午5點為止。
當然,天氣預測很難預測,宣佈放假的縣市首長也不會被大多數人駡。最多,只有幾個不太敢吭聲的企業老闆們罵在心中,也成不了什麼新聞。
然而這一周,對我來講最重要的事情是9月12日、9月13日在核三廠舉辦的核安第二十二號演習。我以屏東縣核安監督委員的身份受邀參加這個演習。

核三廠核安演習在12日下午開始,一直演習到晚上8點半。演習是模擬台電公司核三廠因強震事故發生,供水作業以及夜間的機組搶修的演練。大體上說來,核三廠裡面的演習與以往幾次我在核一廠、核二廠看到的演習,可以說大同小異。 這二十幾年來,我看過非常多次的核安演習,因依法每兩年辦一次。當然這一次以及上次的核二廠的核安演習,都一直在強調所謂的「斷然處置」。 這一次,我們也更了解其實所謂的「斷然處置」、並沒有像馬英九總統以前說的那麼神奇,立即可以使核災停止。 只是原來核子事故緊急應變計畫的一部分。強調的是反應爐冷却供水的部分要準備的更完善。

這方面其實是日本福島核災以後,台灣核一廠、核二廠、核三廠都已加强。而這一次演練的内容,跟兩年前我在核二廠看到的基本上是一樣的。當然,所謂的「斷然處置」依照台電公司以及原委會的說法,在最後最不得已的階段,將湖水和海水直接灌入反應爐裡面,即使反應爐壞掉了也在所不惜,為了使核災立即停止。然而,這樣的說法受到反核人士的質疑,理由是因為反應爐裡面有數十大氣壓,外面的冷卻水又如何能灌得進去呢?這個問題是台電公司、原能會以及提倡「斷然處置」的清華大學的學者們,沒有說清楚的地方。但是,我認為這還不是這一次演習的重點。這一次演習的重點應該是,最後真的輻射外洩了,那麼我們應該要怎麼辦?

第二天,9月13日,是屏東縣政府主導的實兵演練。前前後後總共動員了數千人,包括台電人員在内總共號稱有8,000人。演習地點遍及屏東縣鵝鑾鼻公園、滿州鄉港口村、永靖村、恆春航空站、獅子鄉體育館等地區,採逐站逐項,實地實景方式,進行民眾防護行動應變工作。由屏東縣政府、國軍、輻射監測中心及民間志工團體等,模擬因地震造成核三廠反應爐必須釋壓,有輻射外洩,影響電廠周邊地區民眾,因而進行居家掩蔽,永安老人養護之家的預防性疏散及獅子山體育館收容安置等演練。

第三天,原規劃為輻射偵測演練活動、也就是說最重要的輻射偵測的作業,還有輻射醫療演練等等。14日的活動受到莫蘭蒂颱風的影響而取消,於是這個22號核安演習,就在13日下午2點半左右,在獅子山的體育館裡面,由原能會副主委、屏東縣副縣長及獅子山鄉長等人的致詞之後宣佈結束。13日天氣非常炎熱,在這個收容中心,擠進了不少人,即使在門窗敞開之下,裡面也悶熱得不得了。
而我當時最大的一個感想就是「天啊!如果真的發生核災,請發生在冬天或春天吧!

如果在夏天,那麼這些躲在避難中心的災民,在沒電.沒冷氣,為了怕輻射進入而門窗緊閉的情況下,災民在裡面恐怕就會被悶死了」。確實,以前發生過的核災,如美國三哩島事件(328)、俄國車諾堡事件(426) 以及日本的褔島事件(311),還好都發生在春天。上蒼果然是憐憫這些地球上的子民。

此次,非常慶幸,整個時序沒有依照演習的預想發生。在原來的演習時序表裡面,有一個輻射外洩的時間。依照原來的規劃輻射外洩時間點是在 9月14日上午7點30分。我們現在來假設一下,如果這一次不是演習而是真的核三廠發生核安事故,而且真的是在14日上午7點30分發生輻射外洩。那麼,我們南台灣會有多慘。因為,當天就是强烈颱風莫蘭蒂肆虐屏東、高雄的時候。我們就真的碰到了颱風天災又有輻射外洩的複合式災害。

換句話講,所有這一次出動救災的數萬人員都一定要有防輻射的設備,而這是難上加難。甚至,這些救災人員本身也會變成災民,可能造成非常大的災難。
而這些外洩輻射物質隨著颱風的肆虐、吹往哪裡去都很難說得準。原來的所謂30公里逃命圈,有可能會變得要100公里以上。 在人類歷史還沒有人碰到過颱風時候的輻射外洩。截止至目前為止,應該也沒有任何的學術研究,模擬大量輻射外洩碰到颱風時,擴散模式會是怎樣。災民應該往哪裡疏散比較安全?完全沒有人知道。

所以我認為,這一次核安第22號演習最大的教訓就是,還好時序沒有照原來設想的發生。只是演習,輻射外洩沒有像原來演習的設想的發生。
最後我的感想,人是非常渺小的,我們在演習中沒有設定核三廠停機。但是9月14日,颱風迫使核三廠停機,使得整個南台灣地區幾十萬人沒水、沒電。另外,我也乞求,如果核災真的要發生,那麼請發生在春天、或冬天吧!因為,春天和冬天沒有颱風,疏散到避難區的災民,不至於因沒水、沒電、天氣炙熱而熱死、悶死在裡面。

祈求上天,請保佑台灣不要發生核災。阿彌陀佛!善哉!善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