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說女性軟弱 希拉蕊:母親是世上最偉大的領導者

誰說女性軟弱 希拉蕊:母親是世上最偉大的領導者

除了電郵門風暴使希拉蕊被放大檢視,她傳統上被視為「軟弱」的女性角色,也令人懷疑是否能代表、並撐得起美國這個強大的國家?但這一次,民主黨改以「母親」形象,將女性劣勢轉為溫柔攻勢。 美媒Quartz 報導,在星光熠熠的美國民主黨全代會上,蜜雪兒歐巴馬這樣形容希拉蕊,「我相信希拉蕊能夠帶領這個國家,是因為我看見了她一生都奉獻給這國家的下一代,不只是自己的女兒,還有每一個需要被關注的孩子」,短短的一句話,她形容希拉蕊是位具責任感、值得信任、努力奉獻的好母親,同時將會是一位很棒的總統。 這樣的介紹詞能否成功還不得而知,畢竟希拉蕊在外展現的形象是冷靜理性的談判者與國務卿。除了下賭注在「母親形象」上,民主黨也開始翻轉傳統軟弱的女性印象,這項弱勢開始成為優勢,轉變成一股無形力量。 蜜雪兒在全代會上稱讚希拉蕊是一位值得信任的好母親、同時也將是好總統。(圖片來源:截圖自蜜雪兒演說影片) 母親孕育出的溫柔 轉變成無形的女性力量 加州佩柏戴恩大學教授Gary S. Selby說明,希拉蕊身為第一位女性總統候選人,對這次總統大選別具意義,在美國文化裡,總是希望總統能具備男性陽剛的特質,強壯堅韌、有魄力,但這些特質卻與塑造美國文化的陰柔特質如感情與養育相違背,這很難兩全,這也是為什麼希拉蕊被負面看待的原因,Selby說,「民主黨應該替希拉蕊營造一種強而有魄力的形象,同時又身兼女性的溫柔與關愛。」 而這正是希拉蕊主打的策略。如同希拉蕊在Twitter上對自己的敘述,她描述自己為「妻子、母親、祖母」,接著才是「前第一夫人與國務卿」;在演說中,她多次談論自己做為女兒雀兒喜兩位孩子的祖母事蹟。她曾在麻州兒童保護基金會工作,而有別於2008年選戰她掙扎著自己的性別,這次她擁抱女性身分,甚至實際發行了「女性卡」。 歐巴馬說道,「在這場選戰中只有一位相信未來、並已奉獻一生的候選人,她是位母親、祖母,願意做任何事只為幫助我們的下一代成長、茁壯。」 歐巴馬在全代會上讚揚,沒有人比希拉蕊更適合擔任美國總統。(圖片來源:Hillary Clinton’s Twitter) 蜜雪兒更是以親身經歷表示,「這場選戰是關於誰能夠替我們的下一代創造四年、甚至八年的未來生活,而只有一個人是我足夠信任的」,她說,母親是一輩子的責任、總統也是。 川普嚴苛父親vs.希拉蕊溫柔母親 而就在一週前的共和黨全代會上,美國共和黨候選人川普也對自己的父親形象有另一番詮釋,他的四位兒女透過家族趣聞傳達父親的親民形象,卻也凸顯川普兒女毫不猶豫服從父親的個性,而這就是川普支持者支持他的原因。 對於民主黨用母親形象包裝希拉蕊,川普抨擊,「若美國選出希拉蕊,將會是一場災難,就像搖擺不定的父親一樣責罵著教育不良的孩子,但我則是嚴厲的父長式,會帶領國家走向正確道路,就像我成功撫養四個優秀小孩一樣。」 兩相比較之下,川普就像是嚴苛的父親,希拉蕊則是有力量的母親。 希拉蕊在全代會上的演說完畢,揮手向現場觀眾致意。(圖片來源:Hillary Clinton’s Twitter) 母親的力量是嚴肅政壇的催化劑 但希拉蕊不是唯一一位強壯的母親,透過母親形象拉抬候選人氣勢一直是全代會上的慣用手法。當奧蘭多攻擊事件遇難者的母親Christine Leinonen極聲呼籲槍枝管制時,引起現場民眾落淚;一群警察執法暴力下犧牲者的黑人母親組成「黑人運動的母親」,於26日站上舞台,一群堅強的母親凝聚成一股誓言改變的力量。 「婦幼照護聯盟」負責設置哺乳點的Sara Jann說,民主黨特別關心,如何將他們已施行的哺乳點服務擴大並更為便利,她很高興的表示,「我們很開心看到母親的議題不再只存在家中,已慢慢走進世界、甚至政治領域。」 一位有五個半月大孩子的母親Nobar Golhar相信希拉蕊能替廣大的母親們做出改變,「因為她自己也是媽媽,知道媽媽會經歷什麼樣的過程,她會知道推動某些法案或政策的重要性。」 民主黨的下一任,已經準備好交棒給希拉蕊。(圖片來源:Hillary Clinton’s Twitter) 民主黨在做的,不只是重新塑造希拉蕊,而是重新改變母親的角色,有別於以往被放逐到養兒育女或廚房的角落,「母親」在傳統以男性為主的政治領域,要開始進到最前線與核心的公眾領域─白宮。 如同蜜雪兒在演說中提到,當她的丈夫成為美國總統時,她最擔心的一件事,是如何繼續扮演好稱職父母的角色,因為唯有成為子女的好典範,他們才會成為國家未來的模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