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評〉派系是民進黨必要之惡

〈時評〉派系是民進黨必要之惡

民進黨的派系,一直是「名亡實存」,既然解散不了,不妨正面看待黨內的次級團體,好好利用這些人相互在政策上辯論,在組織上競爭,一來可避免人人是「英派」、淪為一言堂,二來是在全面執政的態勢下,才能相互制衡,展開各項改革。

民進黨全代會選出最新一屆的中常委,組成黨內最高權力單位,相較於過去幾屆的中常委,黨內生態並未出現太多變化,這次頂多是謝長廷人馬在中常委的席次,轉讓給三立林崑海的「海派」人士來出任,這也意味著民進黨的派系,一直處於超穩定結構。

民進黨從2006年通過解散派系決議後,其實,派系並未消失,而是化身為「智庫」、「基金會」等各種名義,繼續維持運作。政黨底下出現派系,本來再正常不過,但民進黨當年之所以要解散派系,是因為這群人彼此惡鬥,成為政治分贜的結合體。

不過,近年來,民進黨大幅改革黨內公職人員的提名制度,納入民調機制,使得派系影響力大幅削減,派系的功能反而是協助自己人在獲得黨內提名後,順利當選公職,因此,著眼於組織的佈建、人才的培育,就這方面來說,派系絕對值得肯定。

總統蔡英文上台後,是民進黨再度完成政黨輪替,但不同於上一次,民進黨首度在國會取得過半席次,達成史上第一次的「完全執政」,因為缺乏一個可以制衡的在野黨,當權者若不懂得節制權力,一黨獨大容易演變為一人獨斷,不利於民主發展。

要避免這種情況發生,黨內監督機制相當重要,此時,派系將可扮演制衡者,才不會人人都是英派,失去反省、檢討的空間。而且,透過黨內派系的辯論,也能使得政策制定過程更加周全,免於墮落為橡皮圖章。

派系可說是政黨的必要包袱,其存在當然無法完全去除利益分贜的疑慮,但政黨政治本來也是利益政治,這沒有什麼不對或不好,反倒是,在民進黨日如中天的當下,派系更是必要之惡,更得小心翼翼的看待已身權力。


(作者李平華,資深媒體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