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全球最大的海上風力發電廠 預計2017年蘇格蘭啟用

  555
依照蘇格蘭政府設定的目標,蘇格蘭要在2020年前達成全國100%再生能源發電,而根據英國能源暨氣候變遷部日前公佈的數據指出,蘇格蘭去(20...

全球最大海上風力發電廠 2017年蘇格蘭啟用

依照蘇格蘭政府設定的目標,蘇格蘭要在2020年前達成全國100%再生能源發電,而根據英國能源暨氣候變遷部日前公佈的數據指出,蘇格蘭去(20...

依照蘇格蘭政府設定的目標,蘇格蘭要在2020年前達成全國100%再生能源發電,而根據英國能源暨氣候變遷部日前公佈的數據指出,蘇格蘭去(2015)年已有57.7%的電力使用來自再生能源發電,超出原先設定的50%。 現在,蘇格蘭這項再生能源發電目標可望因漂浮式離岸風力發電廠的設置,而提早達到。 英國《衛報》報導,挪威國家石油公司(Statoil)開發的「Hywind Scotland 漂浮式風力發電計畫」於去(2015)年獲得蘇格蘭政府批准,預計在2017年於蘇格蘭東北彼得黑德(Peterhead)外海15公里處打造全球第一座公用事業海上漂浮式風力發電裝置。 這座發電裝置共包含五座發電容量 6 MW的風力渦輪發電機,總計容量30 MW,能供應約 2 萬戶家庭用電。挪威國家石油公司先前已在挪威沿岸設立過類似的一組渦輪,但規模沒這麼大。 蘇格蘭這座Hywind渦輪機體將會是全球海上漂浮式風力發電廠的領航者,能夠克服深海的地形,並搜集到地表上最強勁的風力。 目前世界上的離岸風力發電機,都是利用堅固鋼鐵直接把渦輪機體固定在海床上,一旦深入海床40公尺之下,建造費用就會十分昂貴;而漂浮式風力發電則以強韌的纜線連接機體和海床,可降低對海床生態的衝擊,如蘇格蘭的風力發電機組就會漂浮在蘇格蘭東部沿岸15英里的海面上。 管理海床的英國皇家地產公司(Crown Estate)於16日發給租賃許可,Hywind計畫主管Leif Delp表示,「蘇格蘭擁有強勁的風力資源和富經驗的石油與天然氣供應商,透過產業與政府政策的合作,英國與蘇格蘭正站在發展離岸風力為新能源的最前線。」 全球最大的海上風力發電廠  預計2017年蘇格蘭啟用離岸漂浮式風力發電機體的裝置。(圖片來源:挪威國家石油公司(Statoil) 環保遊說團體「蘇格蘭可再生能源組織」(Scottish Renewables)的Lindsay Robert指出,「漂浮式離岸風力發電廠是個令人興奮的科技,全球的潛力無限,很高興這項世界第一的技術在蘇格蘭能看到成果。」 英國皇家地產公司的蘇格蘭主管Ronnie Quinn說,「我們有能力支持這個新興科技的發展,從離岸風力發電到潮汐能源,讓蘇格蘭成為投資全球低碳能源的關鍵地位。」 除了蘇格蘭 還有哪裡設置離岸風力發電? 全球逾90%的離岸風力設施都設置在北歐,英國佔了最大比例,但德國卻是成長最快的國家,它的發展正超越日本、中國與美國,離岸風力佔了總風力發電的3%,多數發電機體都設在陸地上,但像英國這樣發給陸上建設許可較困難的國家,離岸風力發電似乎前景看好。 全球第一座全套離岸渦輪機體是挪威國家石油公司2009年設置的,置於挪威離岸10公里遠,深達海面下200公尺,2010年起持續輸送電力至網格;機體則有固定於海床上的纜線牽引著不至飄遠。 全球最大的海上風力發電廠  預計2017年蘇格蘭啟用夏威夷的離岸風力發電機組。(圖片來源:美聯社) 葡萄牙的風力發電平台是全球第二座全面離岸渦輪機體,可以挺過葡萄牙沿岸冬季凜冽的強風,渦輪葉片距海平面120公尺,是由三架支柱組成的平台支撐著,自2012年在頂端架設2 MW的渦輪,能生產1,000萬千瓦小時的電力。 而日本在福島核災後,因為對核能災害的恐懼,以及海床深入離岸,減少了陸地上可設置渦輪機體的土地面積,離岸風力發電裝置早已成為日本重要的電力來源。第一座離岸風力發電機在2013年11月就已啟動。 美國則是因為有眾多人口居住在沿岸,也早已開始發展離岸風力發電。 Hywind計畫的開發者之一Morton Eeks承認,眾多競爭者對再生能源開發的計畫有益,「我們需要將更多想法落實,競爭有助於將價格壓低。」 漂浮式離岸風力發電到底有什麼吸引力? 全球各地正興起建造漂浮式離岸風力發電廠的計畫,因陸地上的石油與天然氣設備長年飽受日曬雨淋,且陸地上的風力發電機也經常遭致破壞景觀的批評。 如英國碳信託公司(Carbon Trust)的離岸風電技術合作計畫合作領導人Breanne Gellatly指出,若英國將風力發電裝置設在20英里的外海上,巨大的景觀就不會映入人們眼簾。 全球最大的海上風力發電廠  預計2017年蘇格蘭啟用夏威夷的離岸風力發電機組。(圖片來源:美聯社) 此外,因為北海上最強勁的風力都發生在離岸50-220英里處,「北海海上渦輪機產生的電力足以負荷歐盟所耗電力的4倍,」也使風力發電更有效率。 西班牙能源公司Repsol的Iñigo Palacio Prada就說,離岸風力發電裝置的成本未必比陸地上低,但我們要將裝置設在風力最強的地方,「如果強風出現,在海上的渦輪運作效率會成長50%。」 此外,對葡萄牙能源環境部長 Jorge Moreira da Silva來說,打造離岸風力發電裝置不只是能源議題,更是就業與經濟議題,他致力於將葡萄牙打造為全歐主要的綠色能源供應者,「我們能夠生產最低成本的電力,因為葡萄牙較其他國家擁有更豐富的風力與太陽能,如此將創造出一個雙贏局面,市民可以低廉價格享受到能源,對葡萄牙的就業與投資也有幫助;同時,我們也可以降低對俄羅斯天然氣的依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