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極暖化 鳥類身型與生存受影響

圖為冬天的北極。(圖片轉載自NASA網頁。)

北極暖化 鳥類身型與生存受影響

圖為冬天的北極。(圖片轉載自NASA網頁。)

在世界地球日,全球171個國家齊聚在紐約聯合國總部簽署去年12月敲定的《巴黎協議》,為全球升溫控制在1.5℃以內的目標努力。科學研究團隊發現,暖化現象已影響到北極的紅腹濱鷸的生存。 根據比利時《RTL info》報導,國際科學團隊研究發現,這30年來,北極溫升逐漸影響候鳥的身形,這些候鳥會在北俄羅斯繁殖後才會飛到非洲過冬。 出生在位於西伯利亞中央的泰梅爾半島(Taymyr Peninsula)的紅腹濱鷸(calidris canutus)的鳥類,也是溫升最嚴重的地方。這些鳥類在展開非洲遷徒前,氣候早已逐漸影響它們的身形,其主要原因是出生時間太晚,同時錯過了蚊蟲最多的季節 (食物選擇之一)。這項科學研究已刊登在美國《Science》雜誌上。 研究團隊透過衛星,持續研究觀察泰梅爾半島30年後發現,隨著每年氣溫上升,鳥類繁殖地也愈來愈早融化了。 NASA - Record Low Arctic Sea Ice Maximum - 2016 提早融冰的積雪區亦是北極蚊蟲聚集最盛之地,更是小鳥展開長程遷徒到西非前最大的營養來源,然而,如果以每年提早半天融雪計算,三個世紀下來就提早了近二週,加上幼鳥的延遲孵化,以致紅腹濱鷸(calidris canutus)因錯過食物來源最盛之時而發育不良。 研究者詹方基(Jan van Gils),亦是荷蘭皇家海洋研究所(Royal Netherlands Institute for Sea)的執筆之一,表示:「過了北極的夏天,我們觀察到在波羅的海沿岸撿到的幼鷸結,其體形已變的較小。」 橫跨5千公里,到了毛里塔尼亞(Mauritania)沿岸避冬,因為鳥嘴較小的關係,這些鳥類又會再一次被淘汰,只因無法將嘴伸到地底下找尋適合自己的食物食用,如深埋在沉積物下的雙殼類軟體動物。因此,它們只能選擇較不營養的食物食用,而通常都是已經腐爛的。 這項研究數據提出了假設,動物的身形之所以會縮小,全因氣候變遷影響到食物的攝取量,進而造成營養不良。另一個假設則是身形的進化會導致身體變小,以致身體的表面積較容易散熱與適應。但是,詹方基表示無法認同這項假設,因為較小的鳥類比大型鳥生存不易,我們無法接受身體縮短所帶來的優點的說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