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 En
  • Directory of Taiwan

討海人的宿命 拚贏大自然卻鬥不過險惡人心 台灣漁民的故事系列二

討海人的宿命  拚贏大自然卻鬥不過險惡人心   台灣漁民的故事系列二

船被菲律賓扣 了!才四十出頭,許連發想破了頭都想不出來,除了討 海,他還能做什麼,一年多的苦思,他還是決定貸款二 千多萬元,建了艘新船,重回海洋,雖然,現在討海風 險大,但畢竟這是他唯一熟悉的領域。 許連發的爸爸許老魯、哥哥許連生都是船長,這是 宿命,琉球島上像許老魯這一輩的老船長都是這麼說的 ,他們都是第三代的討海人,大多是國小畢業就順理成 章討海去了,許連發認命地說,「出世,註生簿上就註 好了要討海。」討海本來就有風險,只是以前跟大自然 拚,現在是跟人拚,既然註定好了就要認命,只要拚一 點,三、四年就可以還清貸款。

駕著「新連發三十六號」出航,許連發滿懷著重新 出發的喜悅,只要趕快還清新船的貸款,未來的日子就 更好過,台灣漁船常去的漁區,要捕到大量的魚已不容 易,許連發決定到未完全開發的漁區捕魚,於是在代理 商與索馬利亞的「漁業合作」中,許連發遠征到索馬利 亞海域捕魚。

許連發以為有「漁業合作」就會很安全,卻沒想到 這次不是被當地的政府扣押,而是被叛軍扣押,他完全 不知道,這個國家竟然在內亂中,這次,沒有像上次被 菲律賓扣押那麼幸運,船送菲律賓,付了贖款,人被放 回來,這次是被叛軍扣押,還被叛軍用槍托毆打,他的 心冷掉了,想不到自己討海的宿命竟如此多舛,在叛軍 威脅下與家人通上電話,他哭著跟家人說,這次大概回 不去了,要妻子好好照顧子女,讓家人聽了,瞬間哭成 一團。

去年八月,許連發與另二艘台灣船一起被索馬利亞 的叛軍扣押,琉球區漁會、船主、家人不斷盼望政府營 救,最後失望了,家人只好透過代理商私底下與叛軍談 判,金額談妥了,但雙方互不信任,無從建立一手交錢 一手交人的管道,許連發的家人焦急的心,就這樣糾結 了大半年。

叛軍索賠從五十萬美元降到十五萬五千元美元,許 家人還不敢想加上船的貸款,未來要如何去償還這個龐 大的數目,因為人是不是能安全回家都不知道,憂慮再 加上對政府的憤怒及不信任,許連發的家人對外界甚至 政府官員的詢問,全都憤怒以對,即便曾是老船長許老 魯都是狠狠的一句「沒什麼好講」,然後就掛電話。

二十七歲的林重我,去年九月,在模里西斯海域被 船上的印尼船工挾持失聯,幾天後,被印尼軍安全救出 。平安回到了家,休息不到幾個月,林重我再度跟著父 親林媽在出海捕魚,這次,要一年多才能回來,等在家 裡的母親說,「囝仔他就是有興趣捕魚,他們父子每天 都會以無線電與家裡通話,我都會知道他們安不安全。 」

嫁給林媽在時,林媽在就是個討海人了,在琉球這 個漁村,當討海人本來就是順理成章的事,只是像林重 我這樣二十幾歲的年輕人,還能接續父業討海的已不多 見,大多數的年輕人都離開了漁村,到外地工作,討海 的風險和辛苦,讓他們不願到海上去,他們的父親眼見 台灣漁業越來越沒前途,也都盡量栽培子女,不讓他們 再走上討海這條路。

林重我不像其他年輕人一樣到外地工作,而是跟著 父親出航,林母很認命,也很尊重孩子的抉擇,只是對 於曾經被挾持的事,她跟許連發等曾經遇到過類似事件 的家人,一樣都用一句「沒什麼好講」避開話題,好像 說了就會觸楣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