敘利亞內戰衝擊 世界5大改變一次看懂

敘利亞內戰5週年專題(5)(中央社貝魯特15日綜合外電報導)受到阿拉伯之春運動啟發,敘利亞人民2011年3月15日起而反抗巴夏爾.阿塞德政權,內戰戰火不僅在敘利亞造成逾27萬人喪生和逾半數人口流離失所,也帶給全球政治巨大衝擊。

美聯社報導,這場內戰今天滿5週年,以下是它帶給世界的5大改變。

●伊斯蘭國崛起
在敘利亞衝突日益惡化造成的真空中,一個鮮為人知且無比暴力的蓋達組織(al-Qaeda)分支,演變成全球首屈一指的恐怖團體。

2014年,伊斯蘭國(Islamic State)完成對敘利亞東部城市拉卡(Raqqa)的接管後,隨即征服伊拉克北部大城摩蘇爾(Mosul),最後控制橫跨兩國邊界、面積相當於英國的廣大地區,並一路吸收武器、財富和人員。

敘利亞政府大體未制止這項擴張,當時政府軍正忙於在較接近地中海、人口較稠密的地區打擊反抗軍。

伊斯蘭國屠殺少數族群、將性奴隸制度化、擊敗國家部隊、在令人毛骨悚然的暴力場景中殺害反對者,引發該地區和全世界深深憂慮。

它摧毀歷史遺蹟,諸如古城巴邁拉(Palmyra)的寺廟,並助長全球古物交易。

這個團體在從法國到葉門等地區發動恐怖攻擊,並在利比亞北部建立據點,這個據點有可能比它在敘利亞和伊拉克建立的「哈里發國」(caliphate)長久。

也許最令人困惑的是,成千上萬年輕男女,從歐洲各地湧向敘利亞和伊拉克加入這個組織,而且他們有些和穆斯林淵源並不深。

●俄國重振聲威
英國外相韓蒙德(Philip Hammond)最近表示:「全球只有一個人,能以一通電話結束敘利亞戰爭,那就是蒲亭先生。」
俄羅斯總統蒲亭(Vladimir Putin)眼巴巴地看著美國在中東地區發號施令多年後,已重新在中東建立據點。

俄羅斯在提供敘利亞總統阿塞德(Bashar Assad)大量武器、顧問和經濟援助而不見成效後,去年9月派遣空軍轟炸敘利亞反抗軍。最近戰事稍歇,大體上是出於俄國要求。

俄羅斯對敘利亞的計畫仍然隱晦不明,但是接下來領導敘利亞的無論是誰,大體上都要靠蒲亭的力挺上台。

目前,俄羅斯是石油和天然氣蘊藏豐富中東地區的主要掮客。可以預期各種政治勢力都想知道,俄國可以帶給他們什麼好處。

●歐洲動盪不安
歐洲上個世紀末締結開放邊界的申根協定(Schengen Accord)時,沒料到未來一年之內會有逾百萬移民湧入,其中大多數是來自敘利亞的難民,就如去年所出現的情況。

成千上萬難民試圖渡海時溺斃,對歐洲大陸構成道德挑戰。至今不歇的難民潮,獲得歐洲慷慨伸援,也在歐洲引發仇視外國人心理,最後深深撼動申根協定的核心。

歐洲在允許數十萬人進入後,目前紛紛在由希臘到德國的巴爾幹半島路線樹立圍籬,許多人目前受困東南歐骯髒不堪的難民營中。

伊斯蘭國去年11月在巴黎發動恐攻,雖然大致上是由法國和比利時國民下手,卻在歐洲各地引發對安全問題的交相指責,提升民族主義派政治人物的聲勢。

甚至遠在美國也獲得迴響。共和黨聲勢領先群倫的總統參選人川普(Donald Trump)提議禁止穆斯林入境,讓許多人深感錯愕。

歐洲如今希望達成協議,把抵達希臘的難民都送回土耳其,交換接納經過先行篩選的敘利亞難民。

●中東鄰國混亂
歐洲難民危機和湧入敘利亞鄰國的難民潮相較,簡直是小巫見大巫。

光是土耳其、黎巴嫩和約旦就收容約440萬敘利亞難民,其中黎巴嫩接納逾100萬人,是黎巴嫩原有人口的逾1/5。

敘利亞衝突也使整個地區的民兵和國家捲入其中,破壞黎巴嫩等較脆弱國家的穩定,使土耳其種族緊張情勢死灰復燃,引發與庫德族人爆發內戰的高度關切。

●伊朗勢力抬頭
敘利亞衝突打破地區權力均勢。什葉派穆斯林居多數的伊朗,勢力範圍由貝魯特延伸至德黑蘭,深為巴格達和大馬士革政府倚賴。

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Revolutionary Guards)轄下特種部隊聖城部隊(Quds Force)指揮官蘇雷曼尼(Qassem Soleimani)曾訪問俄羅斯,常被視為指導敘利亞和伊拉克武力部署的人物。

伊朗在敘利亞和伊拉克都派有民兵,這些民兵據說是在地主國的主權指揮架構外運作。

伊朗在黎巴嫩則有真主黨(Hezbollah)為其代表,真主黨正逐漸將黎巴嫩政府中沙烏地阿拉伯所支持的對手邊緣化。10503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