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身體不是戰場」 瓜地馬拉慰安婦法庭獲正義!

瓜地馬拉1960-1996年長達36年的內戰期間,有多達10萬名婦女在軍中被強暴,多數是原住民瑪雅凱克奇族人(Mayan Q'eqchi'

「女性身體不是戰場」 瓜地馬拉慰安婦獲正義!

瓜地馬拉1960-1996年長達36年的內戰期間,有多達10萬名婦女在軍中被強暴,多數是原住民瑪雅凱克奇族人(Mayan Q'eqchi'

馬雅語「muxuk」這個詞代表「女人被褻瀆」的意思,意指一名女人的社會與靈魂遭摧毀,而使得她的人生支離破碎。西班牙語或英語裡都沒有一個詞,如此精準的描繪出一群瓜地馬拉女性在1982當年所經歷過的恐懼與痛苦。 瓜地馬拉1960-1996年長達36年的內戰期間,有多達10萬名婦女在軍中被強暴,多數是原住民瑪雅凱克奇族人(Mayan Q'eqchi'),二十年來這些婦女對自己的遭遇三緘其口,但在世界人權團體與女權團體的鼓勵下,她們漸漸挺身而出。 上(2)月26日,瓜地馬拉退休軍官Heriberto Valdez Asij因違反人道罪,在八零年代迫使7位婦女的丈夫「失蹤」,遭判刑240年;前陸軍上校Esteelmer Reyes Girón則因違反人道罪及謀殺一名20歲女性而遭判刑120年,是第一次性暴力受害者得以獲得正義,同時也是全球第一起內戰期間性奴隸事件在犯罪國受審的先例。 內戰衝突如何開始? 如同中南美洲許多國家的內戰一樣,1981年底在瓜地馬拉Sepur Zarco村莊裡,原住民瑪雅凱克奇族男性因不滿瓜地馬拉軍方強奪他們世代居住的土地而爆發衝撞,多名男性被抓走、失蹤,他們的妻子則被迫進入軍中服勞役、遭強暴與凌遲。 有些女性逃至山中,以身上僅有的尼龍床單作為遮蔽、雨水充飢,許多孩子因此飢餓而死。 Petrona Choc Cuc回憶著1982年她與丈夫及四個孩子,連夜打包行李逃進山裡,一路上顛沛流離,在丈夫被軍隊發現並殺死後,她與孩子再也無法忍受山中悲慘的生活,於是逃回營區求饒,她回憶道,「我被強暴了許多次,我其中一個女兒也是……,每天我們都活在這種痛苦之下。」 另一名受害者Demecia Yat de Xol說,她們被監禁在一個小房間裡數月,並且開始被強暴,當時她還懷有身孕,而她的親戚則被監禁在另一棟房子裡,她可以清楚聽見她被虐待致死的聲音。 這些受害婦女指稱,營區軍人甚至警告,若不服從指令就會被殺死。 審判庭上遲來的正義 在審判庭中包覆著披巾,年紀從52-75歲的14位倖存婦女,坐在離加害者僅有幾呎距離,當重新回憶起這些不堪的過往,對她們無疑是另一次打擊。 瓜地馬拉退休軍官Heriberto Valdez Asij被判刑240年。(圖片來源:美聯社) 對於這些指控,Reyes的辯護律師反過來指控受害者為娼妓,並且反駁專家與目擊證人的說詞,認為他們造假,Reyes更一直否認自己曾在Sepur Zarco工作過。 Valdez自始至終也堅稱,自己擔任了25年的地方警員,從未進過軍中。 法庭上提供了在Sepur Zarco和附近地區搜集的51位受害者遺體共38箱,但屍骨幾乎已解體散盡,最後只能辨認出兩位受害者的身分。 法官Yassmin Barrios最後反駁了被告的說詞,他表示,「在內戰期間,強暴一直被利用作戰爭的武器或工具,這是傷害國家的方式。」 當法庭對著受害婦女宣布,「這不是妳們的錯,這些軍方虐待妳們,是要摧毀妳們的社會」,那時候,三十多年來的隱忍和痛苦,似乎已早一步得到慰藉。 延伸閱讀:瓜地馬拉慰安婦獲正義!中南美司法轉型露曙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