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評) 固樁還是救急?

苗栗縣因前縣長劉政鴻「浮編歲入,增加舉債額度」導致縣庫破產,國民黨執政的中央政府姑息包庇,至今未追究劉的責任,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請假中的新北市長、國民黨主席兼總統候選人朱立倫竟然指示國民黨秘書長李四川、立委陳超明、徐志榮等人與行政院「協商」,調借給縣府20億元以解決燃眉之急。

這20億元除了救急,還讓苗栗縣府處理一些「不急」的事,例如撥付某些團體的補(捐)助款項,這些團體包括社區協會及社團、退休警察人員協會、守望相助隊、義交及民防人員等等;儘管行政院宣稱「沒有選舉考量」,但打過選戰的人看了這一長串名單,應該都有同樣的疑問,這筆錢究竟是救急、救窮?還是選舉固樁撥款?

姑且不論這筆錢是否為「執政固樁緊急撥款」,筆者質疑的是,請假中的新北市長兼國民黨黨主席指揮「行政院長」撥款20億人民納稅錢,這制度怎麼說都說不通吧?!

前總統府副秘書長羅智強日前出了新書,書中痛罵「正道衰退」,對照朱立倫這一路走來,驅了馬英九主席,逐了國民黨全代會通過的總統參選人洪秀柱,甚至「協商」、「指示」、「促使」行政院墊借鉅款,把國庫當成黨庫,把國家機器視同輔選的黨機器,這難道不是「正道衰退」?

2013年,馬英九為防範2014年「九合一」敗選被究責,增訂黨章第17條:「本黨黨員為總統時,自其就任總統之日起即兼任本黨主席,卸任總統時亦同免兼任之,…」,但即使修了黨章,馬主席還是被逼退,朱立倫以「國民黨救世主」的姿態同額競選,高票當選黨主席。

馬英九退位後,打死不退的洪秀柱也難逃被撤銷提名的命運,大選前三個月,朱立倫召開「臨時全代會」,活生生地把龍袍從洪秀柱身上剝了下來。

朱立倫既逐馬又換柱,口口聲聲「有黨無我」,所作所為卻盡是只要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的「有我無黨」,朱既然連黨章都可以無視,那麼,以(國民黨)黨國邏輯下的中華民國法律規章、國家制度對他來說又算什麼?

羅智強在書中對於馬英九一蹶不振的低迷民調十分不捨,他說馬英九選擇堅持「太硬的理念」,痛批台灣現在是「劣幣驅逐良幣」、「正道衰退」,羅智強真的說出很多忠貞國民黨員的心裡話。

(作者為資深政治工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