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始祖在這!美Stanford線上百科更早更權威 

在法蘭克福的國際書節,工人掀開布幕,展示一個由德國藝術家設計的巨大百科全書。

誰比維基百科還要權威、值得信賴?

在法蘭克福的國際書節,工人掀開布幕,展示一個由德國藝術家設計的巨大百科全書。

若要尋找康德或蘇格拉底的哲學理論,最專業的線上知識要到哪裡找?答案是比維基百科還早的「史丹佛哲學百科」!史丹佛哲學百科自1995年開始上線運作,至今已二十年,網羅各種哲學主題,準確性與學術參考價值遙遙領先維基。 「史丹佛哲學百科(Stanford Encyclopedia of Philosophy,以下簡稱SEP)」專業編輯群逾百人,內容遍及所有哲學主題。SEP官網指出,百科內容會經常更新,製作內容極為嚴謹,最重要的是免費。 始祖在這!美Stanford線上百科更早更權威  美媒Quartz近日報導了這個特別的線上百科全書。史丹佛大學語言與資訊研究中心哲學家Edward Zalta在1995年9月創立了SEP,當時只有兩則條目,而今日的SEP,內有近1,500則條目,而每天都有更新。 創辦人之一的Zalta指出,資訊時代網路資源廣泛而雜,內容摻雜不少錯誤資訊或偏頗的意見,當需要對某項重要議題進行研究時,要找到一個既具權威性、完整性、又即時性的網路參考資料,相當困難。 SEP的存在解決了這項難題。 「不可能的三頭馬車」 美國圖書館協會(The American Library Association)的書單評論讚美「SEP的規模、深度及權威性足以媲美世上最大的哲學印刷百科全書」,該評論指就是像Routledge和Macmillan這類的靜態百科全書。 John Perry是SEP創辦人之一,不過他原先的想法是建立一個哲學字彙庫,但共同創辦人Zalta有更大的願景,他希望建立一個「權威性、全面性、持續更新」的動態式百科全書,用經濟學的概念來比喻,這三個理想簡直就是「不可能的三頭馬車」─不可能同時達到。 其他百科全書漏了什麼? ✍ 印刷本的百科全書 印刷本百科全書的權威性極高,因為書本的內容都經過專家學者嚴謹撰寫和校對,不過一旦有新的發現,就來不及更新補充,內容往往顯得過時,而它也不可能在有限的篇幅內涵蓋所有內容。 ✍ 群眾集體創作 由群眾共同編輯的線上百科全書,唯一的優勢就是即時性,如同維基百科的運作模式,這種動態百科的編輯群眾可以在事件發生的第一時間就更新文章內容,但除了特定內容有部分專家關心其正確性,協助修正錯誤,不然許多維基百科提供的內容有不少謬誤。 Quartz報導就提到,一位數學教授檢查一些基礎的數學條目,發現內容有許多問題或模糊不清;同時維基百科也不完整,近五百萬筆文章只有英文版本,而內容達到「A級水準」的文章不到一萬筆。 舉例來說,當提到「洞 (holes)」,SEP在這個主題上有更細緻的內容,它解釋「holes」代表一個難解的哲學問題,由義大利哲學家Achille Varzi編輯的條目有很清楚的解釋。然而在維基百科裡,它只會指向青少年小說Holes或一個樂團的名稱。 換句話說,holes這個哲學概念對一般人來說太抽象,群眾智能傾向於編輯較簡單、具體的敘述如小說情節或樂團的唱片目錄,維基百科這種由下而上的模式永遠無法編輯出像SEP一樣的條目與專業內容。 ✍ 集體創作+投票 Quartz報導指出,由維基模式轉換來的問答網站如Quora或StackOverflow,讓使用者可以隨意發問和回答,這類網站的權威性只比維基百科稍強,用戶可以針對回答的好壞與否進行投票。另外,參與編輯者的專業能力也往往無從考證。 再者,這些問題和回覆並不會隨著新知識的出現而更新或刪除,也因此讓網站累積了許多雜而廣的資訊。 始祖在這!美Stanford線上百科更早更權威  史丹佛模式─動態參考文獻 共同創辦人Zalta克服了不可能的三頭馬車,創造出一個動態的參考文獻資料庫。 在SEP,逾百位學術編輯會進行分組,各自負責不同內容,如「古代哲學」或「形式認識論」,編輯根據每一主題邀請具資格的專家學者撰寫裡面的條目。 編輯和作者會共同撰寫出最合適的大綱,再由作者撰寫細節,而作者通常需要有哲學或相關領域的博士學位,內容完成後還需經曾編纂過相關主題的編輯嚴格審查後才能發佈,類似於期刊的同儕審查,在某些時候,溝通與審查往返耗時許久。 而由Zalta、Nodelman和Colin Allen組成的編委會則努力讓SEP內容變得更全面,他們會與作者溝通,盡量在同一個主題中就涵蓋所有讀者該知道的訊息和解釋。 SEP有固定的編輯和作者群讓讀者一旦發現錯誤就可以直接聯繫,編輯群會將這項錯誤交給原作者或其他專家進行修正,這些都是維基百科做不到的事。 無償付出時間心力的哲學家們 你可能以為SEP背後有大量經費支持運作,事實上,史丹佛大學負擔大部分SEP的運作費用,絕大部份學者型作者和編輯是無償配合編纂,但他們對哲學的熱愛支持他們繼續投入。Quartz訪問的一位編輯Siegel指出,許多文章耗時數月完成,有時甚至是數年之久,但編纂過程也幫助她不斷認識更多有興趣的議題。 儘管編纂過程長,這些作者與編輯仍然十分樂意為此付出心力。 SEP一名作者Peter Adamson,他曾經出過多本談論亞里斯多德的書,他本身就熱愛哲學,參與SEP編輯他不引以為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