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登輝:做日本奴隸悲哀 新書明日上架

李登輝:做日本奴隸悲哀 新書明日上架

〈綜合整理報導〉前總統李登輝昨(13)日表示,他在台灣出生、成長、工作,對台灣的感情是無法改變的。他並說,日本是外來政權,做日本人的奴隸,其實很悲哀。但他在明(15)日上架的新書中引用「狗去豬來」的民間說法,形容日本戰敗,被迫放棄對台灣的統治權,台灣因此成為中華民國的一省,「狗是指戰前統治台灣的日本人,豬則是指來自大陸的中國人」。 李登輝昨日應學運團體「民主鬥陣」的邀請進行專題演講。由於李登輝上個月的「日本是祖國」和「台灣抗戰非事實」等言論惹議,他在昨日的演講中說,最近很多人說要告他,說他是日本人。 但李登輝說,自己出生在台灣、成長在台灣,工作更在台灣,對台灣所產生的感情是無法改變的。他說,日本對台灣來說是外來政權,「說實在話,做日本人的奴隸,其實很悲哀!」 李登輝說,他過去曾和日本作家司馬遼太郎說過「身為台灣人的悲哀」,他對此感到很憤慨,所以總是期待有一天能建立台灣的主體性。 他也說,後來有機會參加政府工作,甚至做了12年總統,但這樣的機會不是他去爭取的,是偶然有機會讓他做總統。 李登輝新書:新台灣人要團結一致 前總統李登輝明天將發表新書「新.台灣的主張」。他在書中提到,不解決台灣的國家認同問題,台灣沒有未來。他因此提出「新台灣人」概念,並指出台灣人的共同體意識必須立基於民主,而非民族。 李登輝在書中提到,如果阻礙台灣民主化的外部因素是中國,內部因素就是國家認同。台灣人有對國家的認同問題,這個問題不解決,台灣絕對沒有未來。 李登輝認為,在台灣,阻礙共同國家意識的形成,是舊時代的歷史和政治結構所帶來的「族群問題」。也就是「本省人或外省人」的問題。這問題多年來藉由通婚、交友和工作關係,以及在民主改革的過程中,已經相當程度得到改善。但每當政局起變化或者選舉時,透過極端的政治操作及媒體報導,這些問題就浮現檯面。 因此李登輝提出了「新台灣人」這個概念,新台灣人要團結一致,跨越省籍、族群、出身的差異,合力鞏固台灣這個「生命(命運)共同體」的連帶關係。 書中有相當篇幅是李登輝自述的二戰回憶,並提到哥哥是日本海軍陸戰隊員,1944年在馬尼拉之役負責斷後,「不幸為國(日本)犧牲」。2007年6月7日,哥哥陣亡後的62年,他終於在靖國神社見到哥哥,「我由衷感激日本人將哥哥奉祀在靖國神社」。李登輝認為日本比台灣更重視這些英靈。 而在第二章節中,李登輝提及,戰後台灣被納入中華民國的一省,重要職位都被大陸來的外省人獨占,本省人只能從事基層職務,民間也出現「狗去豬來」這句話。「狗吠雖然令人覺得吵,但作為看門狗,還是可發揮作用,就像東京澀谷那隻忠犬八公銅像那樣。」他說,「相較於來自大陸的中國人,日本人還算誠實,好太多了,因此用狗的比喻表現台灣人的感慨」。 李登輝:當年為日本祖國而戰 前總統李登輝8月時投書日本雜誌「Voice」9月號特輯指出,沒有台灣抗日的事實,他當時是為祖國而戰的「日本人」,並認為總統馬英九主導抗戰勝利70年活動,是為討好中國。 李登輝受訪時表示,過去台灣讓日本人管,台灣沒有參加抗日戰爭,那時候台灣屬於日本,台灣人是日本籍,他講的是「古早的代誌,跟現在有什麼關係?」 李登輝23日出席台聯青年營,演講時重申,台灣對日抗戰的說法是「看到鬼」。他並指出,有人說釣魚台是台灣的,就好像年輕人看到漂亮女生就說那是老婆一樣,是「沒可能的事情」,請總統馬英九從國際法上拿出證據,若有辦法就派軍隊拿下來。 在新書發表之前,前總統李登輝前陣子也接連拋出受到外界熱議的話題,如「沒有台灣抗日事實」、「釣魚台歸屬」、「慰安婦問題獲解決」等。  李登輝:慰安婦問題已經解決 李前總統投書日本雜誌「Voice」9月號特輯指出「台灣慰安婦問題已經獲得解決」,更表示馬總統聲稱20年前便一直支持、關心慰安婦,20年前正是他擔任總統的時候,當時馬總統是他的英文秘書,他從未聽馬總統提起過支持慰安婦的隻字片語。 總統府發言人陳以信嚴正反駁李前總統言論並表示,馬總統民國86年時曾為婦女救援基金會拍廣告,與名歌手蔡琴共同主持拍賣會,拍賣李敖珍藏百件文物的義賣活動,所得新台幣3700多萬元用來義助台籍慰安婦。馬總統對台籍慰安婦阿嬤的幫忙與照顧,更是20年來從未間斷,從擔綱義賣籌款照顧阿嬤生活,協助阿嬤們組團到日本國會控訴,後續幫忙阿嬤們進行國際官司,參與婦女救援基金會舉辦各種慰安婦相關工作與活動。 陳以信表示,馬總統這些奉獻與貢獻,都不是從不關心台籍慰安婦的李登輝三言兩語所可以抹煞的。 至於李登輝指「台灣慰安婦問題已經獲得解決」,陳以信除重炮批評,並指如果李登輝真的以為慰安婦問題已獲解決,「就請他親自去電影院,看看『蘆葦之歌』這部電影」。 「蘆葦之歌」由導演吳秀菁花費3年時間拍攝的慰安婦紀錄片,這部電影詳細記錄阿嬤們,從控訴到療癒的艱辛心路歷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