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下交征利 希臘慘悽悽

(中央社記者曹宇帆台北特稿)希臘悲劇再度重演,只是這回的劇本不是文縐縐的史詩風,而是闡述經歷金融風暴重創的失敗國家,民生凋蔽千瘡百孔的始末。

希臘的沉淪,短視近利又不敢說真話的政界領袖難辭其咎。希臘的經濟規模只占歐元區的2%,歐洲經濟火車頭德國占比20%,兩者相差10倍。

匪夷所思的是,當初檯面上人物不知從哪裡得著的錯誤安全感,編織又鼓吹加入歐元即可解決,希臘自1947年軍事政變後,財政體質欠佳的難題,甚至勞工薪資與社會福利,都可與先進的德國並駕齊驅。

但是統計指出,希臘的國營企業如鐵路營運,每年營收僅1億歐元,赤字則高達約8億歐元,幾乎都是靠著舉債,維繫著天邊晚霞的美夢,希臘財政部官員自嘲,出錢給搭火車旅客改坐計程車,也好過維持鐵路公司。

更令人傻眼的,希臘為了達到加入歐元區的標準門檻,於是找上國際金融投顧機構作假帳「美化」國家財政,居然歐盟也不察,完全忽略魔鬼就藏在細節裡的常識,糊里糊塗就發給希臘進入歐元區的門票。

2008年美國雷曼兄弟(Lehman Brothers HoldingsInc)垮了,掀起金融海嘯,靠著舉債與作假帳的泡沫終於被戳破,這時歐盟才回頭檢驗希臘的帳本,一切都為時以晚。

當然,最可憐的還是受薪的市井小民。歐洲金融爆發金融危機前,希臘火車司機的年薪達10萬歐元,如今他們不是被裁員,或者屈從於非己所願的職缺,像是公立醫院地下室的洗衣間。

而國難當頭,大戶債留希臘布局海外,使情勢更積重難返。

2011年間,正值希臘金融體系危在旦夕之際,當地企業主透過子女的人頭戶轉帳至瑞士銀行的金額超過2000億歐元,當地媒體更報導,就連修女的行李箱也裝滿大筆現鈔,準備挾帶出國避險。

國家有難希臘人日頭赤炎炎隨人顧性命,說到逃漏稅那更是人人一把號各吹各的調。

2012年經濟學人(Economics)期刊報導,自2002年至2012年,希臘政府每年稅收約900億歐元,逃漏稅損失每年約300億歐元。

而歐盟(EU)、歐洲央行(ECB)與IMF,先前與希臘達成兩次紓困協議的金額是2420億歐元,也就是說,若過去10年希臘政府能嚴加防範逃漏稅,怎會淪落至手心向上的債務國?
算計私利卻汲汲營營,加上歐盟打迷糊仗,於是這個發明數學的南歐國家,如今債臺高築至3200億歐元,相當於新台幣10兆,大約是中華民國中央政府總預算10個年度的歲入額。

也就是說,就算1年1兆台幣給希臘還債,全國上下不吃不喝,也得10年才能還清,可能嗎?當然不可能,最後希臘的頹圮就像帕德嫩神殿遺跡,衰殘凋零。
10407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