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業展應協助學生「以小博大」

大學四年級的「畢業製作課」,旨在展現大學四年來學習成果,而能否作出成熟的作品?畢業後邁入職場的敲門磚,就看這一役。

有許多服裝設計系學生的畢業展,向來是選秀重地,服裝設計師沈勃宏當年就在實踐家專的畢展上,展現驚人的創意,並在亞洲新人獎中,獲得評審之一設計大師皮爾卡登的欽點,前往法國擔任助理設計師。

國際大導演李安在台藝大就讀期間,靠著一部又一部短片累積實力,逐漸嶄露頭角,他在紐約大學電影製作研究所的畢業製作,也引起了經紀公司的注意,終於成就如今的名導。

工商設計等需要「學中做、做中學」的科系,實作能力就如創新的想法一樣不可或缺,而學生在畢業前製作一件代表自己的作品,並公開發表,是學習歷程十分重要的一段,甚至可作為踏進職場的敲門磚。

不僅是設計系,各大學新聞系、外文系、廣告系、攝影系、戲劇系等,自五月以來都密集舉辦畢業展,以畢業戲作為例,有人登台,有人負責劇本、化妝、門票、拉贊助、找媒體報導,全班同學從無到有、完整學習及完成演出,是一輩子都難忘的經驗。

從五月初開始,各大學從北到南都有畢業展,踏進展場,五花八門的裝置飾品、重金設計的彩色文宣品,學生身著華服當起解說員,而更有不少系所灑錢租用一天要價數萬元的世貿、華山藝文中心等場地,甚至還要準備抽獎禮品,其拚場、拚人氣,無一不是錢堆出來的。

這是部分系所為求曝光,指導學生的路卻走歪了,如指定學生必得參加某一場地費高得嚇人的設計展,學生之間競爭的是誰肯下重本、外包廠商製作,卻忘了閃亮的該是學生還未受商業影響的創意,而非金錢堆砌出的場地、裝潢、燈光、音響。

從這一普遍現象,實在不樂見日益拉大的「貧富差距」,也出現在學生的畢業作品及展覽上,大學應提供經濟弱勢生基本的製作材料及費用,並免費提供校內場地供學生發展,而畢業門檻也不應明文「潛規則」限定應參加某一展覽,應主動提供學生更多元的選擇。

教學生該用什麼樣的心態,來製作畢業作品及參展,也是大學教育很重要的一部分,因錢買不到真愛,也砸不出創意,應鼓勵學生多方發想、嘗試,將腦中創意透過一張草圖、一件衣服、一組建築模型表達出來,讓徵才廠商能一眼看出,並賞識那絕妙的點子,才是真創意。

設計這幾年在台灣儼然成為一門顯學,台灣品牌及設計師雖屢獲國際設計獎項肯定,但由學生作品參展的「新一代設計展」引發爭議,凸顯台灣設計展場的困境,讓作品展成為以設計之名包裝的金錢遊戲。

台灣設計在過去幾年是得獎國,根據台灣創意設計中心統計,日本Good Design、美國IDEA、德國iF與紅點等四大國際設計獎項,台灣在二○○三年僅得到十六個獎項,至二○一二年四月,已經累積一千五百六十五件獲獎作品,學校與教師鼓勵學生花錢參展,但在得獎數字背後,作品大半是概念發想,無法生產與量產,台灣也並未因得獎無數,而出現更多國際設計品牌與新銳設計師。

台灣業者私下表示,參展或是參與設計競賽,其實和「買廣告」道理類似,除了買經驗也是買曝光,雖然參賽的要求及審查各有差異,但相同點就是
「都很花錢」,從報名費開始、到跨海寄件,獲獎後又必須支付活動專刊、獎座等相關費用,都是不小的支出,但學校依然樂此不疲,反映出台灣的「獎狀」心態。

誠然,創意需要有展現才華的舞台,學校畢業製作與畢業展不可輕廢,但教育當局及各級學校也應思考,協助學生「以小搏大」,辦一場更有效的展覽,從省下商業文宣,免費提供校內場地供學生使用開始,別讓這幾萬元扼殺了下一個李安。
2014/05/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