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主義羈絆 印度外交挑戰高

(中央社記者何宏儒新德里特稿)對中國大陸和巴基斯坦態度強硬的印度總理莫迪5月26日宣誓就職。一般預期,他不會採取極端立場,但受阿富汗情勢演變牽動的跨境恐怖主義,將使印度與鄰國的關係更具挑戰。

莫迪(Narendra Modi)2月間在阿魯納查省(Arunachal Pradesh)造勢時表示,「中國應收回擴張主義政策」;台下數千名支持者報以熱烈掌聲。阿省為兩國邊界東段爭議領土,中國大陸稱藏南。

戴著當地部落頭飾的他,以一貫堅定口吻說:「我以這塊土地之名發誓,絕不允許這個省消失、分裂或屈服。」
同樣在選戰期間,莫迪5月初受訪時表示:「這說法高度挑釁,近乎干涉我國內部事務。印度政府應對這項冒昧的干涉採取更強硬立場。」
去年11月上任的巴基斯坦陸軍參謀長夏立夫(Raheel Sharif)公開表示,克什米爾(Kashmir)是巴國的「頸靜脈」,應根據當地人的願望和聯合國安全理事會的決議解決問題。莫迪隔天作出上述回應。

印度新政府持續面臨衰弱不穩的巴基斯坦,以及自信和威嚇日增的中國大陸兩大威脅。

印度過去幾年與兩個鄰國解凍關係的努力雖有起色,但克什米爾印巴邊界「控制線」上的緊張情勢總是一觸即發。伊斯蘭馬巴德當局一方面保持核威懾,同時透過恐怖主義聖戰士攻擊印度打代理人戰爭。中國大陸和巴基斯坦的密切關係使問題更形複雜。

獨立後的印度和中國大陸打過1次戰爭,和巴基斯坦則3度開戰並發生1次衝突。在爭議領土議題上,右翼新總理莫迪對兩個鄰國態度強硬。不過他過去這段時間的表態,被認為「選舉語言」的成分居多。

尼赫魯大學國際問題研究院東亞研究中心主任謝鋼(Srikanth Kondapalli)指出,印中領土爭議、中國大陸插足巴基斯坦控制的克什米爾(Pakistan-occupied Kashmir, PoK)、達賴喇嘛與16萬藏人流亡印度、中巴的全天候夥伴關係等,在在牽動新政府的印中政策。

他告訴中央社記者:「莫迪很清楚中國有400枚核彈,美國中央情報局(CIA)說印度大約有90枚。彼此都會權衡這些因素,對對方有所節制,不會採取極端立場。領導人必須頭腦冷靜清醒,因為賭注很高。」
相形之下,印度和巴基斯坦之間的不確定性更高。
印度1998年核試之後,當時的印度人民黨(Bharatiya Janata Party)總理瓦巴依(Atal Bihari Vajpayee)跟時任巴國總理的夏立夫(Nawaz Sharif)嘗試以外交手段改善關係。

但就在兩人簽署「拉合爾宣言」(Lahore Declaration )的同時,時任巴國陸軍參謀長的穆夏拉夫(Pervez Musharraf)正計劃發動卡吉爾(Kargil)衝突。尋求改善關係的兩人被巴國軍方各甩1記耳光。

夏立夫去年再度執政,推動印巴和平進程猶如他的使命。當莫迪邀他參加宣誓就職總理儀式,心中巴不得立刻答應的夏立夫卻顧忌再三。

退役印度海軍准將、戰略專家巴斯卡(C.Uday Bhaskar)告訴中央社記者,瓦巴依和夏立夫15年前未酬的壯志,可望藉由莫迪和這個任期內的夏立夫而獲延續,但文人政府的意志向來有罩門。

他說:「在巴國,包括對印外交政策、克什米爾、應對恐怖主義和核武等關鍵議題,決策權在(陸軍總部所在的)拉瓦爾品第(Rawalpindi),而不是伊斯蘭馬巴德。若軍方不『上船』,文人政府在印巴關係上幾乎沒施展空間。」
演變中的喀布爾局勢更牽動區域安全的全貌。隨著國際安全援助部隊(International Security Assistance Force, ISAF)今年將完全撤離阿富汗,退役印度陸軍少將,國防、外交與戰略專家巴納吉(Dipankar Banerjee)直言:「跨境恐怖主義將使印巴關係的前景不樂觀。」
他對中央社記者說:「印度、中國和西歐將遭遇更頻繁恐怖活動襲擾。」
印度人民黨競選宣言揭示,將「修正並更新印度的核政策,使其符合當前挑戰」。莫迪可能修改「不率先使用核武」的政策,這給巴基斯坦傳達清楚訊息。若2008年孟買(Mumbai)恐怖攻擊重演,南亞區域安全將陷入嚴峻挑戰。

謝鋼認為:「印中會提升經濟、戰略和反恐合作,但邊界問題仍會『綁架』雙邊關係。」
他又說,「北京為確保新疆,會對阿富汗和巴基斯坦境內塔利班(Taliban)的外溢有所顧忌。但它也會繼續支持巴國的核計畫,透過巴國來平衡印度。中國大陸對印巴關係的回應將是二元的。莫迪政府的印中關係脆弱依舊。」10305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