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 En
  • Directory of Taiwan

捕鯨遭控違法 日本繼續捕鯨

捕鯨遭控違法  日本繼續捕鯨

(中央社記者楊明珠東京18日專電)國際法庭3月底下令日本停止在南極的年度捕鯨活動,駁回日本政府主張捕鯨以科學研究為目的的說法。日本人擔憂鯨魚文化將消失,也有人認為抬出「鯨魚愛國主義」是模糊焦點。

澳洲控違捕鯨公約 日敗訴安倍震怒
澳洲在2010年向國際法庭(ICJ)提起訴訟,指控日本的捕鯨活動是商業行為,並非基於科學研究,涉嫌違反國際捕鯨管制公約。今年3月底國際法院判決日本敗訴,下令日本改善捕鯨計畫,否則未來不能再捕鯨。

執政黨自民黨籍國會議員組成的捕鯨議員聯盟很錯愕,認為明明花了大錢僱用律師組成的包括英、法等法律顧問在內的最強陣容,最後卻敗訴。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則震怒,痛罵官員辦事不力。

被稱為「捕鯨先生」的國際東亞研究中心客座主席研究員小松正之曾擔任過農林水產省官員,也是國際捕鯨委員會(IWC)日本代表團的要角,4月10日受邀到日本外國人記者中心(FPCJ)演講。

小松分析,國際法院的這項判決有兩個重點,一是「日本沒按計畫進行調查捕鯨,沒真正在調查」,二是「日本說是進行調查捕鯨,其實是在進行鯨肉的庫存調整,是商業捕鯨」。

他說,日本調查捕鯨的目標原本計畫座頭鯨及長鬚鯨的捕獲目標是50頭,但幾乎沒捕。南極小鬚鯨也是實施調查捕鯨的第一年850頭、第二年505頭,第三年僅捕100至200頭,這被認為並非以科學研究為目的。

日本鯨文化 曾在台灣建鯨鳥居
小松認為國際法庭這樣的論點很奇怪,尤其這起官司,16名法官當中有10名是反捕鯨國出身的。他甚至認為澳洲只針對南極捕鯨打官司,其實意在南極的主權問題。

他認為,1982年做出暫禁商業捕鯨令之後,1990年IWC科學委員會實施調查後指出,只要能確實遵守南極小鬚鯨捕獲的頭數,就可捕捉。現在南極海有52萬5000頭南極小鬚鯨,長鬚鯨及座頭鯨也逾3萬頭,一年增15%。

南極海的鯨魚所吃的水產資源一年約2億5000萬噸,全球的漁業生產量是1億8000萬噸,剔除養殖的部分,天然資源是8000萬噸,鯨魚所吃的水產資源是人類所吃的3倍。

小松展示日本國家指定史蹟「真?遺址」照片說,日本列島9000年前就有利用鯨魚的情況。至少5500年前有鯨魚漂游到日本,日本就有捕鯨行為。他還秀出日本1808年的鯨史稿文獻圖說,看得出日本漁民積極捕鯨的情況。

網路資料顯示,日本不僅將捕鯨當成一種產業,隨著捕鯨活動繁盛,日本人也對大自然心生畏懼及感謝之心,所以衍生出有關捕鯨或鯨魚的各種信仰、傳統民俗活動、祭典,也有相關的繪畫、書籍等。最古老的鯨鳥居(由鯨骨搭建而成)是位於和歌山縣太地町的「惠比須宮」,在1688年就有鯨鳥居。日本統治台灣時,台灣最南端的鵝鑾鼻的鵝鑾鼻神社也有鯨鳥居。

鯨肉百分百利用 低脂營養價值高
日本的社會文化人類學家高橋順一曾在受訪時表示,日本人從繩文時代(西元前1萬4500年到西元前1世紀)就吃鯨肉,到了江戶時代也有所謂的「網取式捕鯨」法,有鯨肉的流通系統,包括解剖、搬運、採油等,很多地方設有約300至500人所組成的商業組織。

他認為,西方國家是採了鯨油之後,就將鯨魚丟棄,但日本是將鯨魚做完全的利用。除了鯨肉之外,皮脂、內臟等約70種部位都充分利用,包括可當藥品、工業用品等。鯨油可做為燈油、防蟲材料。鯨肉做為食品,營養價值高,高蛋白質、低脂肪,是很健康的食品。

日本一邊實施調查捕鯨,一邊期待早日能重啟商業捕鯨。日本山口縣下關市將鯨魚定為「下關市的動物」,每當以科學研究為目的的所謂「調查捕鯨」船團回航時,下關市會舉辦歡迎回航儀式。下關市努力推動鯨食文化,還將鯨肉納入學校營養午餐的菜色。 此外,北海道釧路市也推動鯨食文化,釧路市所消費的鯨肉當中的冷凍肉大多是南極海的鯨肉,也用於中小學營養午餐。

此外,北海道釧路市也推動鯨食文化,釧路市所消費的鯨肉當中的冷凍肉大多是南極海的鯨肉,也用於中小學營養午餐。

鯨肉入營養午餐 公立小學積極推廣
日本鯨肉生產量於1924年約1萬噸、1930年3萬噸、1939年4萬5000噸。1934年日本開始參與在南極海捕鯨,當時考慮到會影響日本沿海捕到的鯨肉的價格,沒能帶回國。隨著中日抗戰戰況激烈,日本缺食糧,於是放寬規定,在南極捕的鯨肉可帶回國。

二次大戰結束,歷經缺糧時期後,因鯨肉的流通保存技術進步,鯨餐推廣開來,煎煮炸鯨肉排或鯨肉塊、鯨魚咖哩等鯨餐菜色紛紛上桌,鯨肉一度被視為廉價肉。1958年鯨肉生產量大增為13萬8000噸,1962年達22萬6000噸。

二戰後,日本學校營養午餐當中,炸鯨肉塊成頗具代表性的餐色之一,但有調查顯示,小學生不愛吃鯨肉。1987年一切商業捕鯨被禁後,鯨肉入餐情形銳減,但近年因急速冷凍技術發達,又漸出現在營養午餐。日本的公立小學、中學約2萬9600間學校當中,2009年度曾供應有鯨肉營養午餐的學校約占18%。

經營了46年的鯨餐店「樽一」(東京新宿)是東京都少數的鯨餐店之一。3月底在得知國際法庭判決日本敗訴後,老闆佐藤慎太郎接受日媒採訪表示,對判決感到很錯愕,他說他父親告訴他,飲食是沒理由的,是人存在的根本、也是民族文化,現在鯨餐店銳減,他的使命就是延續有悠久歷史的鯨文化。

不過,記者在東京生活,很少看到鯨餐店,超市幾乎沒看到販售鯨肉。到書店翻翻魚料理食譜,鯨肉被列為「專門魚肉」,算是少數。資料顯示,每年約5000噸的鯨肉供應到市場,但沒被消費直接冷凍起來的庫存量增多,2012年冷凍庫存量4500噸,約是1999年的3倍。

東京少見鯨餐廳 樂天網站4/1起停賣
記者曾在東京的小商店看到鯨肉罐頭,但不敢買。2010年1月東京新宿京王百貨公司特賣鐵路便當的活動中,看到「長崎炸鯨魚塊便當」還附一個明治維新幕後英雄(土反)本龍馬愛用的「望龍碗」複刻版碗,於是花了新台幣約600元買下。品嘗之後,只覺裹粉外皮炸得酥脆,吃不出有什麼特殊口感。

在國際法庭判決下來後,日本最大購物網站樂天市場4月4日表示,已在4月1日向所有店家發布通知,要求月底前停止販售鯨肉。樂天此舉並未引起消費者抗議。

日本有海洋學者認為,應重視國際法庭的判決是否符合科學觀點,但媒體動不動就抬出「鯨魚愛國主義」,報導日本飲食文化瀕臨危機,反而模糊了焦點。日本如果真要維護鯨文化的話,大可學加拿大脫離IWC,或學挪威漠視暫禁商業捕鯨的禁令。

日本政府4月18日初步決定,將持續在北、西太平洋進行以科學研究為目的的「調查捕鯨」,並將原訂在4月22日的出海捕鯨行程,改為26日出海。但將捕鯨數量由原訂的380頭減半。

對此,曾說過自己每個月會吃幾次鯨肉餐的日本農林水產大臣林芳正說,在西太平洋進行調查捕鯨的計畫是考慮到ICJ的判決所做的規劃。

強調維護鯨文化 冒挨告險仍要捕鯨
執政黨自民黨捕鯨議員聯盟會長、前環境大臣鈴木俊一予以肯定地說:「鯨文化是日本傳統文化,不能輕易讓步。」
有日媒表示,原本預定西太平洋的捕鯨船之所以延到26日出航,主要是因23日到25日美國總統歐巴馬要訪日,日本不希望捕鯨問題掀風波。不過,日本今後可能還會面臨再被反捕鯨國提告,或被歐美媒體批判。1030518(詳細報導內容請見《全球中央》雜誌2014年5月號)


更新時間 : 2021-05-09 07:13 GMT+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