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四日沉默大眾勇敢站出來走上凱道

三一八學運退潮後,「占領」效應仍持續漫延,如反核四運動「占領」忠孝西路,引起民主政治是否失序的論戰。

在五四運動九十五周年時,新黨將走上凱達格蘭大道,發起「新五四運動」,重建新秩序,尊重法治,回歸民主。

新黨主席郁慕明說,新五四運動歡迎衣著任何顏色的國民「路過」,五月四日的活動不用顏色分立場,但希望大家能帶著國旗、高舉國旗,讓被倒的國旗重新扶正。

太陽花學運吸引大批學生參與,但占領立院、政院等手段,引發正反不同評價,新黨主席郁慕明批評,占領國會的學生聲明稱「為民主不服從、為台灣勇敢承擔」,但應訊時連破壞公物都不敢承認,還說看到別人進去才跟著進去,「那裡有什麼勇敢、什麼承擔?」

慕明主席直言,明明帶頭的學生都主張台獨,怎麼不勇敢一點為台獨犧牲,拋頭顱、灑熱血、坐穿牢底、橫屍法場才對;如果他們說的是「為革命不服從,為台獨勇敢犧牲」,社會大眾至少還看得起他們一點。

郁慕明並評價現今各黨的青年軍,認為國民黨現在的青年軍是「承平世代」,但國民黨現在面對嚴峻的挑戰,應該培養驍勇善戰的勤王世代來捍衛政權;民進黨青年軍則是「軟弱的鬥爭世代」,看似很會抗爭,但還是要靠立委當門神,靠律師世代撐腰,遇事仍要回頭靠老獨派幫忙。

反服貿學運後,國民黨的「青年軍」戰力引起外界質疑,國民黨第一任青年團副總團長徐弘庭建議,國民黨除了應該有更明確的青年政策,並讓年輕人扮演一定的角色,也應該把青年發展組織合而為一。

對此意見,國民黨黨內人士坦言,青年部、青年團分開有其實務功能,除了在學與否,兩者面對的年齡族群通常並不相同,因此假如要調整,恐怕有難度。

國民黨發言人,同時也是現任青年團執行長殷瑋表示,黨內目前正在整合各方檢討意見,每種意見黨內都會納入考量。至於先前國民黨公民論壇的引起爭議,殷瑋也表示,未來會針對不同對象、地區再辦理多場,也會有針對「非黨員」的場次。

目前國民黨的青年發展,分成「社會青年」和「學生青年」兩部分,前者隸屬組發會青年部,後者則隸屬文傳會的青年團,一般而言,青年部較偏向政治組織、動員,青年團則側重舉辦各種座談甚至辯論等活動。

目前正爭取國民黨台北市議員提名的徐弘庭,也曾是國民黨第一任的青年團副總團長,他表示國民黨將學青、社青分開的做法不聰明,顯然就是把學青當樣版,但國民黨「不需要樣版,需要有能力、瞭解青年的人」,來制訂青年政策。

徐弘庭認為,要增強國民黨的青年戰力,必須先讓青年扮演一定的角色,「先有青年政策,再討論組織分工」,不過把青年部、青年團合而為一,是不可避免的方向。

在政黨培養方面,新黨反反服貿爆紅的青年軍王炳忠,新黨主席郁慕明透露,黨培訓至少已一、二年,他強調青年軍培養應當重質勝於重量,新黨的目標就是培養「中道的穩健世代」。

王炳忠因挺身對反服貿群眾嗆聲一炮而紅,事實上,新黨青年軍都由郁慕明親自培訓,從看聽寫說做五方面著手,只要他在台北,從最基本的讀報簡報,配合討論,幫大家釐清歷史脈絡與邏輯思維,並讓青年軍嘗試幫他寫演講初稿,再到新黨活動演說、參加政論節目,而這些訓練都為了最後的執行,也就是貫徹政治理想,培養堅定的意志力。

五月四日「新五四運動」,反映新黨的政治主張「捍衛中華民國」,郁慕明認為「這個社會,不是壞人太囂張,只是好人太沉默」,沉默的大眾當天要勇敢站出來,手拿國旗大聲說「我是中國人」!
2014/05/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