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 En
  • Directory of Taiwan

薛琦: 引領證交所 邁向國際化

專訪台灣證券交易所董事長薛琦

證交所董事長薛琦

薛琦

證交所董事長薛琦

自2008年9月上任至今,證券交易所董事長薛琦已成為九零代以來,僅次於李仲英,任期第二長的證交所董座。雖然出身學界,但早在1993年,薛琦即被當時經建會主委蕭萬長延攬入閣,從台大經濟系教授轉換跑道擔任經建會副主委一職,這一轉換踏進實務界,至今轉眼已快20年的時光。
經建會服務的七年期間,他曾一手負責台灣加入WTO的GATS(服務貿易總協定)談判主談任務,也曾擔任亞太經合會議(APEC)經濟委員會副主席等國際經貿要職。政黨輪替後轉任金融研訓院院長一職,二次政黨輪替後,再度獲馬政府重用,出任掌管台灣金融資本市場龍頭的證交所董座一職。
正因過去其豐富的國際經貿談判,讓薛琦接任證交所董座後,對於身處競爭激烈的國際經貿環境下,台灣金融與資本市場的優勢與劣勢,能有更貼近市場的思維。在薛琦看來,「自由化」與「市場開放」,將是台灣資本市場能夠走出台灣、邁向國際化最關鍵的因素。也因此,思考如何讓台灣資本市場與國際接軌,朝向發展「亞太籌資中心」道路邁進,成了薛琦任內每天念茲在茲的目標。

想做的事永遠多過能做的事
被問到過去幾年的努力與成果時,薛琦話匣子大開、侃侃而談。只是,他也坦承,證交所雖然身為台灣資本市場龍頭,卻與其他產業或國家不盡相同,最大差別在於,在台灣,它仍舊是一個高度規管的市場。薛琦笑著說:「來證交所後才發現,想做的事,一半以上都不能做。」
即便如此,回顧四年來繳出的成績單時,薛琦還是有條有理一一檢視了當初接任時所提出的四大願景。
薛琦口中的四大願景,包括了吸引台(外)商來台上市;開發權證、股票指數型基金等新商品市場規模;推動證券交易、期貨交易等四個周邊單位整合工作;另外,則是期望推動台灣在英國金融時報旗下所編列的富時指數(FTSE)中,從「先進新興市場(advanced emerging market)」升等為「已開發市場」。
薛琦直言,願景中後兩項,即便證交所同仁多所努力,但仍非操之在己。例如推動四合一整合工作,主導的主管機關最終因故停了下來;而台灣從富時指數市場升等的計畫,最後也卡在央行對於開放外國資金提前到位(pre-funding)的相關規範的堅持上,亦未能成功達陣。不過話鋒一轉,聊到前兩項證交所可以主導與掌握的願景時,薛琦言談中則是明顯充滿了自信。

來台募資企業大幅成長
談到了推動外企與台商回台上市的成果,薛琦舉幾乎可說是他上任以來才大力推動的TDR(台灣存託憑證)為例:2008年至今,已有31家外企來台發行TDR,至於第一上市F股,過去三年同樣有顯著成長,至去年底為止,已有26家海外台商與外企前來證交所掛牌交易。
進一步分析,外企在證交所掛牌的總家數至去年底為止,已達57家,數目約佔台灣總上市企業的6.87%,而這個數字,在薛琦接任之初僅有5家,不到1%比重,足以顯見這些年來已有明顯成長。
薛琦進一步補充,光去年最後兩個月,向證交所申報輔導第一上市,而有機會在2013年正式掛牌的外國公司中,資金背景來源除了有來自香港、菲律賓與新加坡等地,還包含美、日企業,其中日商KST World更是家純日資的半導體科技公司。
薛琦解釋,台灣資本市場條件原本就不錯;市場流動性高,在亞洲僅次於南韓。再者,台股中資訊與科技產業占市值比重,自90年以來不斷成長,目前約維持五成左右,說台股是亞洲的NASDAQ亦不為過,正因如此,科技產業在台灣資本市場上具明顯群聚效應,更是吸引外國科技業前來募資一大誘因,這也是薛琦上任前幾年之所以不斷走訪海外,積極向海外企業與市場說明的原因。如今看來,當初的努力似乎正在漸漸看出成效。

多元化金融商品 還需制度配合
而聊到權證與ETF等多元化商品的開發推展上,薛琦則是拿出數據說明,這幾年,無論是權證交易金額占市場比重,或是ETF檔數與成交值,都有一定幅度成長。不過,薛琦也坦承,這一塊雖然有所進展,但還有著極大成長空間。
薛琦接著分析,以權證為例,總成交比重約占香港股市成交量26%,但台灣發展至今,雖已成長至超過兩千億規模,但大約也才占整體成交量比重1%左右。
薛琦嚴肅地說,這其實和台灣目前許多制度法規無法配套有關。拿權證來說,香港權證交易中約八成來自當沖(day trading)交易,而台灣權證交易量無法大幅成長的原因,也正出自當沖交易成本過高。
薛琦解釋,國內券商從事權證造市,為避險而進行的交易所衍生出的交易稅,根據現行法規,與以投資為目的而買賣股票所課徵的交易稅同為千分之三,薛琦說,這部分交易在香港根本無須課稅,因此,在交易成本過高的影響下,券商造市意願不高,進而壓縮整體權證市場的規模與交易量;類似的情況其實也發生在ETF的造市上。
薛琦指出,若政府能將這部分交易的證交稅,由千分之三降為千分之一,預計交易量將可提高3倍。據證交所估算,只要成交量提高2.5倍,國庫稅收非但不會漸少更能增加,堪稱政府、證交所、券商與投資人四贏的策略。
所幸,在證交所不斷積極的說明與爭取下,金管會去年底已正式向財政部表達希望調降券商造市時因避險所衍生的交易稅,目前看來頗有機會說服財政部。若順利,薛琦樂觀地認為,今年權證與ETF將會有更寬廣的成長空間。

讓開放腳步趕上國際競爭
雖然對過去四年的努力與成績,充滿著低調的自豪,但訪談中還能感受到薛琦並不以此自滿。
談到台灣整體金融市場發展時,薛琦闡述了他對金融與產業間的關係所提出的一個特別見解。過去,曾有學者以「產業是根,金融是葉」來譬喻二者間關係,然而,經濟學者出身的薛琦卻認為,在目前的經濟環境下,兩者間關係恰恰相反。
『經濟像是一棵樹,金融是根,產業是葉,而制度就像是土壤,在肥沃土壤的健全制度下,才能有一個紮實、健康的根,而產業也才能在上面吸收養分、繼續成長』。薛琦進一步解釋。
正是基於這番見解,訪談中薛琦多次流露出對台灣金融產業發展的憂慮,他數度拿出圖表來說明,2000年以來,台灣金融業占GDP比重呈現逐年下降趨勢,但反觀香港與新加坡卻持續攀升,這一來一往,對長久以來一直希望台灣能發展成為亞太資產管理中心或亞太籌資中心的薛琦而言更是憂心忡忡。
被問到台灣金融產業根本癥結時,薛琦直接點出,雖然2008年以來,政府已調整過去在經濟上,特別是對中國大陸的鎖國封閉政策,改以穩健開放取代之,但在行政機關服務過多年的薛琦不諱言地指出,多年來主管機關對於金融市場的管理,管制的慾望還是遠勝過於開放與競爭的心態。而在薛琦眼中,過多的管制與保護在變動的競爭環境下反而不利,經濟只有在開放的市場底下才會產生出新的機會。
當年以一介學者之姿,踏入實務界的薛琦,即將邁入投身實務界的第二十個年頭。只是,聽著他滔滔不絕、擘畫著一項又一項計畫,很難感受出一絲放慢腳步甚至停歇的跡象,看來,只要這位金融老將還在沙場上的一天,證交所將繼續在他的帶領下,積極地扮演著他口中促進台灣經濟發展『紮實而健康的根』!
2013/01/19


更新時間 : 2021-05-13 03:10 GMT+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