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烏坎事件與廣東管治思維變化

烏坎事件與廣東管治思維變化

(中央社記者張謙烏坎特稿)中國大陸廣東省「烏坎事件」的平和落幕,有人認為這是村民的勝利,有人認為這顯示大陸領導人走向開放、開明。

也有人認為,大陸領導人是否更趨開放和開明,外界可能有不同看法,但廣東高層試圖改變現有由「由上而下」家長管治模式,卻是有跡可尋。

幾天前,中共廣東省委副書記朱明國就傳達了類似訊息。

大陸媒體報導,在一項全省社會工作會議上,身兼省社會工作委員會主任的朱明國就提到「由下而上」的管治理念。

他說,2011年廣東社會建設體制機制有新突破,湧現一批社會創新典型,但各級政府還要繼續轉變傳統觀念,不再大包大攬。

他比喻說,「政府沒有轉變觀念,老百姓想買杯,偏要給他配個茶壺,想買茶壺偏要給他一口鍋。最後就是你幹你的,老百姓根本不買帳。」
朱明國表示,要充分發揮政府、市場、社會和群眾的多方作用,形成「自上而下」的行政管理與「自下而上」的社會自治相結合的新的社會治理結構。

曾親赴烏坎調解的朱明國還以「烏坎事件」為例,強調以平等、對話、協商的方式回應村民訴求,變「為民做主」為「由民做主」。

一位不願具名的分析家指出,印證近年廣東的施政,朱明國並非無的放矢。

一個明顯的例子是,今年1月1日起,廣東率先在大陸放寬對社會組織成立的限制,所採取的措施包括簡化登記程序,以及直接向登記管理機關申請登記即可。

扼言之,上述措施最重要的地方,是免除申請成立的社會組織必須找到一個官方單位掛名,令社會組織更容易成立。

分析家說,儘管外界並未給予這項措施太多關注,但在廣東,這是管理社會組織的一個突破,且是走在大陸前端。

分析家指出,中共廣東省委書記汪洋上任之初,一再強調廣東必須「解放思想」、「敢為先」,在放寬對社會組織的箝制上,廣東的先行先試,確實比大陸各地「敢為先」。

在同一項社會工作會議上,朱明國還要求在廣東、香港、澳門達成社工專業資格互認共識的前提下,廣東率先承認港澳兩地的社工專業資格。

相關報導沒有說明大陸承認港澳社工專業資格的目的,但令人聯想到,廣東是否有意引進港澳社工的先進經驗,以促進社會更完善的發展。

去年9月底,烏坎村民因不滿地方官員佔有和私賣土地損害他們的利益,發起龐大示威遊行,其後演變成衝突,事件受到國際媒體關注。

同年底,朱明國親赴當地處理事件,認為村民的訴求合理,並同意烏坎重選村民委員會,事件獲得圓滿解決,這顯然是村民冒著生命危險來維權的一次勝利。

香港一些學者認為,「烏坎事件」只是個案,且只能說是一次維權事件,暫不能說是大陸走向民主的轉折,因為未來還要看新選出的村委會,能否促進村民參與管治,達到民主的真正目的。

儘管香港學者有疑慮,但從近年廣東高層的言行來看,迄今為止,「烏坎模式」未嘗不是廣東高層試圖解決社會矛盾、在可控制的範圍內應對群眾非政治訴求的縮影。

再說,廣東村級的村委會直選已實行多時,只因貪腐問題令其效果打折。1月初國務院總理溫家寶到廣東考察時,就曾要求廣東堅決做好村委會直選工作。

因此,在廣東試圖找尋解決社會矛盾的新管治模式下,由「壞事」變為「好事」的「烏坎事件」,未嘗不是今後廣東在可控制範圍下積極推行的「模範村」。
10103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