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育民宇昌回憶錄 -鐘鼎山林都是夢 人間寵辱休驚

第一次見到中央研究院翁啟惠院長是2006年11月21日。我本來並不認識啟惠,但當然知道他是個知名的科學家。在當年10月中就任中央研究院院長之後的第二個禮拜, 他打了個越洋電話給我。提議要和我見面討論台灣生技產業發展。 就這樣,我們在11月底 終於見了面 。 我們在舊金山南邊的小鎮 Burlingame 的 Kincaid’s Bayhouse 晚餐。Kincaid’s Bayhouse就在海灣邊,很清靜。啟惠院長給我的第一印象是誠懇,謙虛,有點安靜, 很溫文儒雅。我們一見如故,暢談生技產業發展直談到半夜。隔天一整天他在Genentech參觀, 研討,及演講。以啟惠在生物科學界的聲望,他來Genentech訪問, 是我很大的光榮。 啟惠訪問Genentech之後, 我們繼續用電話或E-Mail連絡。 他的熱心,很讓我感動。我也同意啟惠的看法: 台灣是有發展生技產業的潛力。啟惠開門見山的要我加入台灣發展生技產業的團隊。一開始 我猶疑不決。我說:“台灣發展生技產業,的確有潛力。但是發展生技產業是長期的,政府人事是短期的。也就是說學術是長期的, 政府是一時的。這個斷層是發展生技產業最大的障礙。政黨可輪替, 但科技發展得永續。” 還有,我問:“台灣是那一位掌有生技產業計劃的決策權? 這個決策者會在位多久?” 啟惠說, 我們大家一起來為台灣奮鬥,他會以中研院院長身分,領導台灣生技產業發展十年。生技產業的決策權在行政院。他有行政院的全力支持, 我們會有十年的時間。我就這樣被說服了。我想,好吧,大家全力以赴,應該十年內可以為家鄉創造出一片天。我的角色很清楚,就是以生技專業身分,和翁院長及台灣產、學、官、商各界精英大老合作,專注台灣生技產業發展的策略判斷和規劃,提供策略的支持和生技實業營運經驗的參考。 透過翁啟惠院長的推薦,國科會主委陳建仁博士也馬上來函聘我為國科會竹北生醫指導委員會委員。 接下來2007年1月20日星期天,我們在舊金山開了竹北生醫園區指導委員會,我負責招待委員會會員到Genentech參觀。這場會議集合了台灣生技業二十幾位重要大老,包括翁啟惠院長、國科會主委陳建仁、衛生署署長侯盛茂、愛滋病世界權威何大一博士、張有德博士、 蘇懷仁博士、 陳良博博士、中央研究院王惠鈞副院長、國科會副主任委員戴謙博士、美國FDA 林秋雄主任、陳紹琛博士、中研院生醫所陳垣崇博士、國科會駐舊金山楊啟航博士、 上騰生技公司董事長Dr.張鴻仁、科學工業園區顏宗明副局長、 行政院科技組李主任宗洲博士。 工研院李鍾熙院長由吳副主任怡靜代表。科技大家長李遠哲前院長也參加了我們的晚餐。 這個會議,名稱雖然只是竹北生醫園區指導委員會,實際上卻是台灣生物科技發展產業萌芽關鍵的一個重要里程碑。和國科會陳建仁主委都提到2006年12月底行政院院會討論生技產業發展,從行政院院長,到各部會首長都有共識支持並加速台灣的生技發展。我們與會人士在此會議中,會議外,還有會議後,熱情無私的討論,推敲,為國家發展生技產業的遠程願景畫出了很令人雀躍的輪廓。有夢最美! 這個願景包括新藥開發,生技創投,研發育成,生技生產,及藥材開發製造。我們也共同達到了由國家發展基金來投資支持生技新藥開發,建立育成中心,還有樹立醫材產業製藥產業創業投資環境和誘因的共識。 我們也同意由陳良博、林秋雄、陳紹琛、蘇懷仁、張有德,戴謙,和我七人來訂定竹北生醫園區發展目標與策略、協調整合跨部會生物醫學相關資源。我那時感觸良多:驀然回首,我已去國三十七年,有點感傷的想:“總算能替家鄉盡點心力。” 誠如余光中所寫的:「掉頭一去是風吹黑髮,回首再來已雪滿白頭。」 同年2月,陳良博、何大一,翁啟惠和我 開始討論成立一新藥開發公司及如何讓其擁有足夠的資本額、經營團隊及信用,以便能從Genentech爭取到TMB-355(當時叫TNX-355)的授權。在台灣方面,國科會陳建仁主委和經建會何美玥主委也正式得到當時行政院蘇貞昌院長的核准,讓國發基金參與投資此一新公司。2007年2月16日, 陳建仁主委寫了一個電子信箋給陳良博:“經建會何美玥主委和我週三會見了蘇院長。他同意經建會準備意向書(LOI)給翁啟惠院長與 Genentech的3月1日談判。希望Genentech談判成功。”這真是好消息。 在其後的數個月裡 (2007年2-5月),宇昌的幾位創辦人分工合作,陳良博及張鴻仁負責民間籌資;何大一和我則致力於取得TMB-355的授權。工研院吳副主任怡靜也加入了。她負責整理創業計劃和分析創業資料。翁啟惠當時是我們的精神領袖。因為公司尚未正式成立,但是又要馬上跟Genentech談授權合作。所以我們就由何大一提議用TaiMed Group(TMG) 為我們的稱呼, 沒有中文名字。 當時我是Genentech 的執行副總裁及七人執行委員(Executive Committee)之一. Genentech 在 2006年初就已內定要收購Tanox. 之後在2006年4-5月間開始和Tanox祕密談判收購條件。2006年11月Genentech 和Tanox 同意收購條件,正式對外宣布Genentech 將開始以九億多美元收購Tanox,預計2007年中完成併購程序。 Genentech早在2006年的Tanox併購計劃中, 就已定案要將TNX355賣出。 我在2006年11月啟惠來Genentech訪問後,就已向我的老闆, 也就是Genentech的首席執行長亞瑟李文森博士 (Dr. ArtLevinson)報告並獲得核准參加國科會生醫指導委員會。 接下來TaiMed Group的進展,都有他的瞭解和支持。我的老長官李文森博士 現在是蘋果電腦的董事長(接任蘋果電腦創辦人賈伯斯Steve Jobs)兼Genentech的董事長。 我當他的直屬執行副總裁有六年之久。他是我一輩子最敬佩的人,我也在這六年內替他建立了不少的業績。2007年2月, 我向他報告TaiMed Group當時的成員和願景以及我的角色。他一聽到翁啟惠,何大一,和陳良博這三個名字,當場稱贊這是難得的世界級團隊。TNX355這個授權案在Genentech是屬於我卓越的同事蘇赫爾曼醫生(Dr. Sue Hellmann)所管,不屬於我的技術營運部門。 赫爾曼醫生當時是我們的研究開發部門總裁,她今天是美國加州大學舊金山分校校長 。 也因TNX355不屬於我管,使我可能的利益衝突減到最低。 但可能的利益衝突減到最低並不代表完全沒有利益衝突。 我還是得步步為營,小心折衝,迴避任何可能的利益衝突。 我最大的貢獻,大概是為台灣的科學家團隊TaiMed Group背書。這一點我是絕對無怨無悔,也絕無任何利益衝突。事實上我覺得很光榮也很驕傲能把台灣的能力介紹給我的公司。之後有將近三年時間,我替TaiMed既熱心也傻勁的效力,以奉獻的心情,義工的精神,無私無我,竭盡所能,付出千日,不取分文。 在2007年3-5月間TaiMed Group籌資方面進行的相當不順利,畢竟生技新藥是一個高風險及長期的投資,對於已習慣於快來快去的高科技電子產業的台灣投資者,吸引力有限,所以宇昌的第一期籌款乏人問津。和Genentech 談授權合作也不順利。談判更一度瀕臨破局。但我們創辦團隊沒有放棄,我居中奔走才將局勢穩定下來。可是,問題還沒 結束。合作案談判到6月,好不容易Genentech讓步,可是TaiMed Group卻找不到合適的董事長人選。 正好2007年5月蔡英文教授卸任行政院副院長。 2007年6月我們以良博帶頭想到聘請當時已離開行政院的她來擔任董事長。這個異想天開的提議馬上獲得整個團隊的贊成。於是我們嘗試性的問蔡英文教授,要不要考慮投入生技產業。我們推舉她是因她具有國際觀及公正聲譽,她還是出色的談判專家和傑出的領導人。 我們也想藉由她的社會聲望來協助募集資金及整合投資人. 蔡英文她本來並沒有一點興趣。但我們努力說服她。所以最後她同意了。 我在2007年6月29日第一次由翁啟惠介紹在台北見到蔡英文。我想對她最好的形容就是“教授。”她侃侃而談,很深入淺出的討論台灣產業的優勢, 弱點和機會。 我可以感覺到她是非常關切生技產業和台灣競爭力的發展。我們說服蔡英文加入我們團隊是以替國家發展生技產業的願景來感動她。就像何大一說的: 我們做的事是不能以金錢收益來衡量的成功。 我們做的這個願景是包括新藥開發,但不自限於新藥。 我們也開始規劃生技創投,研發育成,生技生產,及藥材開發製造的一系列綜合性企業。 2007年8月初,原本蔡英文計畫要到摩洛哥旅遊,但是在良博和啟惠的建議下,蔡英文把旅程改為去美國考察瞭解生技, 當時蔡英文到了波士頓,經良博介紹,訪問了好幾家生技公司,還到紐約華爾街考察生技創投。 接著她到聖地牙哥和舊金山仔細用心的觀察生物技術產業,包括深入訪問Genentech在Oceanside 和Vacaville的兩大生技工廠。之後蔡英文開始加入我們的團隊。 翁啟惠,何美玥 和蔡英文也在8月和國發基金會正式洽談。國發基金會在8月中同意投資此一新公司,並邀請翁啟惠,何大一和陳良博為官派董事。這是2007年8月的事。 2007年8月底,在蔡英文的領導下, 跟據TaiMed Group的藍圖,打算成立TaiMed, Inc. -簡稱TMI 和台懋蛋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TaiMed Biologics, Inc.)。這是我們第一次有中文名稱。環球高蓋茨法律事務所接著進行註冊手續。但良博認為“蛋白科技”名稱不妥。才在8月31日匆匆改名為
宇昌生技股份有限公司(英文名TaiMed Biologics, Inc. 稱TMB) 。 並於2007年9月初正式登記成立。 9月中宇昌從Genentech取得TMB-355 ibalizumab 單株抗體的全球獨家授權,開始宇昌生技的新藥 開發工作。 在2007-2008年,TMI和 TMB為母子公司關係。當時規劃的是台懋會繼續建立生物科技的產業鏈,包括創投,製藥,藥材,和研發育成。 這些都是風險很大的投資案件。但如想創造生物科技產業,這些都是必要的重點投資。2007年9月蔡英文被推舉為宇昌生技董事長。當時蔡英文主席擔任宇昌生技董事長是眾望所歸: 所有宇昌董監事皆百分之百同意, 包括代表政府的翁啟惠院長,前經建會主委何美玥,董事何大一和陳良博。很可惜她因在危急存亡之秋接掌民進黨主席而在2008年6月退出公司經營 。這是我們台灣生技產業的一大損失。 過去這一個月 (2011年12月),吵得沸沸騰騰的宇昌案給我很深的感觸。當選舉政治撞擊生技幼苗的那一刻,更讓我想到 “政府是一時的,學術才是長期的。” 醫療應無疆界。生技本無色。可是眾聲喧譁 ,指 鹿 為 馬 ,不辨是非. 真 理 恐 怕 也 被 喧 譁 聲 淹 沒 了 。 宇昌和TMB355本來是個很好的成功模範,卻難逃政治抹黑。正是“悲虛言之無實兮,苦眾口之鑠金”(屈原) 。就像漢朝的王昭君,雖然是有史以來四大美女之一,但是畫工毛延壽因得不到賄賂,故意醜化她。使漢元帝看不到美麗王昭君的真實面目。等昭君出塞多年以後,“愁苦辛勤憔悴盡,如今卻似畫圖中”,遺恨千古,令人唏噓。 台灣絕對是有發展生技產業的潛力。 可是如果我們敢夢卻不敢做,楊育民:宇昌回憶錄 -鐘鼎山林都是夢,遇事不敢擔當,黑白不分。那發展生技產業就只是一場夢了。今天擺在眼前不可磨滅的事實是:宇昌生技TMB-355的發展,已成功的完成了第二期臨床試驗。中裕新藥(宇昌生技改名)也在優秀的執行長張念原博士成功的領導下,成長茁壯。國發基金會投資也就是人民的投資已獲利2.5倍以上,大約8-10億元新台幣。 我有幸近距離觀察蔡英文的作為和操守典範,深深的感覺到她正直、有能力、冷靜、穩健、很理性,一直都是把國家和團隊利益放在第一位,是值得信賴的領導人。我也給宇昌創業團隊高度評價。 宇昌創業團隊所有隊員都是頂尖、專業務實、正直作人、勤懇做事。他們都會是我一輩子的好朋友。 辛棄疾的臨江仙:“鐘鼎山林都是夢,人間寵辱休驚。”可以說是我今天的心情。所以用來作為本文的題目。我認為台灣目前已有很好的品牌形象。加上科技產業長期耕耘,已架構良好的製程管理能力和一流的產業供應鏈。加上台灣人刻苦勤勉,台灣人聰明靈活,所以台灣生技產業很有競爭潛力。 展望世界,我認為瑞士是一個很好的學習範本。瑞士不大,卻是全球藥廠最集中的地方。它以全球的市場為幅員。瑞士的特色是地方政府權力大,中央政府權力較小,因此,縣市政府可以創造出公正的、透明的、 無官僚的投資環境, 注重商業倫理道德,遵守商業規則,確保良好而有效率的基礎設施,努力讓生技製藥業順利的、有效益的發展。 而台灣目前消耗太多的能量在政治角力上,我深深希望大家能將所有的能量放在發展未來的高科技、生物科技或者綠能科技上,使台灣比現在更美好,更完善,也更有創新和競爭力。 告別了,台灣生技! 我已筋疲力盡。鐘鼎山林都是夢,人間寵辱休驚! -- 楊育民 2012.1.9 寫-- ■ 您可能有興趣的新聞: 告別台灣生技產業!楊育民「宇昌」細說從頭「愁苦辛勤憔悴盡」 公選會籲公正調查情蒐案、宇昌案 還台灣總統侯選人清白 台灣特偵組辦宇昌辦富邦 不偏不倚、不畏不懼、不分藍綠 經濟指標惡化擺一邊 台灣經建會主委忙著「宇昌案」 宇昌扯出案外案?劉憶如前夫涉「自肥」民進黨直指李鍾熙違反行政程序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