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從眾情?從法理?法律路崎嶇難行。

從眾情?從法理?法律路崎嶇難行。

中正大學昨公布上半年國人對治安及司法滿意度調查,結果高達八成一民眾認為台灣法官審理案件時不公正,不僅較前次調查提高三點一個百分點,更創下歷史新高,同時認為檢察官不公正的比率也近七成三。中正大學犯罪研究中心主任楊士隆說,這凸顯民眾對司法體系高度不信任。

向一個對愛情充滿美好憧憬的女孩來說,你告訴他麵包真的很重要,他對你的信任度也不會高到哪去。

民眾對於司法體系的高度不信任,不外乎來自幾個著名的合理卻不合情的判決,一個是把人家晉升大法官機會搞掉的七歲女童案,另一個則是疑似性侵日本留學生的計程車司機被裁定交保案。這裡不禁要去思考,沒有理的情該不該成為影響法律路線的因素?

這兩個案子其實關心的人都知道,已經被討論到爛掉,但由於媒體並沒有採平衡報導,所以不懂兩個案子合理的因素在哪的民眾還是比比皆是,畢竟現在的媒體講究的是聳動性的標題,為了效果而曲解真相的簡短內容,在這兩個指導原則下,真正的道理再再都難以被選擇呈現出來,畢竟指責或是提出疑問容易,解釋卻是相對很困難的。就像一個女孩可以很輕易的說出他多愛一個人,你要讓他真的了解到麵包的重要性卻是要花上更多的力氣,設計出一個讓人有結婚衝動的廣告容易,去討論婚後生活的衝突跟包容,卻可能要用大家都懶得看的形式,例如書、研討會,才能解釋。

那麼,還是簡單的說明一下那兩個案子到底哪裡合理(雖然本報已經解釋過許多次了...):

1.七歲女童案:不被接受的原因是,法官認為女童沒有明顯抗拒或是拒絕的跡象,所以強制性交並不成立,民眾認為,一個女孩懂什麼?他怎麼可能了解即將發生什麼?他怎麼同意?當然應該要算強制!
a.就算是成年人,也要有證據證明你有拒絕或是反抗才能證明你不同意!阿就沒有證據證明女童有反對啊!法官發回要求補充證據哪裡有問題?
b.強制之所以被罰,是因為行為人讓受害人受到了意志被強迫不能自由的傷害,但這女童既然不懂行為人要做什麼,他的意志哪裡受到了「強迫不能自由」的傷害?
c.很多人都誤解,其實那個行為人並沒有逃過法律的制裁,因為就算強制性交沒有成立,仍然成立了「與幼童性交罪」,該罪是不管該幼童有沒有同意,都可以罰,其目的難道不就是因為我們國家認為小孩其實並沒有同意與否的能力,所以給予全面保護?

2.計程車司機性侵日本留學生案:案發後,法官裁定五萬元交保,民眾覺得縱放性侵犯太可惡!
a.刑事訴訟法裡面有規定,為了抑制國家隨便發動刑罰權,刑事案件乃是採不告不理原則,換言之,你不告的部分,國家是不能主動審理的,以免國家濫用刑罰權。該案的起訴檢察官的聲請羈押理由,僅用了「重罪羈押」一項,問題是大法官於前幾年才做了解釋,重罪羈押不能成為羈押的唯一理由,即便法官覺得不妥,也是愛莫能助。
b.五萬元是否太少?刑事訴訟法最大的目的,就是保證訴訟可以持續進行,所以只要認定被告不會亂跑按時出庭就好,因為在判決有罪前,被告都只是有嫌疑,也就是無罪,國家不能任意限制他的自由。而對一個計程車司機來說,衡量他的經濟狀況,認為他不會輕易的放棄這五萬,況且又不是個有組織的犯罪集團,一般人想要逃過搜捕根本天方夜譚,所以最後裁定五萬,認為他不會為了企圖逃過逃不掉的搜捕而放棄五萬,也是合情合理。
c.本案根本上最大的問題在於,太多民眾根本不考慮有仙人跳的可能,然而仙人跳的案例在我國卻是屢見不鮮,法官也看過很多,只是一般民眾覺得沒可能,便一開始就認定該名計程車司機一定有罪,完全違反法治國精神。

講到這裡,不禁讓筆者心酸很多,縱使在這些案件出現的時候,除了筆者,也有很多了解的人不斷的在進行解釋,然而民怒難平,願意聽進去的民眾實在少之又少,解釋的人確實多為有法律背景的人,大多都被冠上「法律人的象牙塔」的汙名,但事實上,許許多多在解釋的法律人,都是真心的希望這社會能變得更好,而不是在賣弄知識,只是因為有許多人,都把許多已經擁有的,包括被他們所撻伐的法律所保護的部分,都當作了理所當然,甚至還有聲音在質疑無罪推定是不是對的,殊不知,無罪推定這個概念,是千百年來,用無數的生命、鮮血還有冤屈所換來的進步法治概念。

然而,貼近人民需求,不可諱言,也是法律很重要的一環,這其中的取捨真的不容易,當民眾都跟不上法律的水準的時候,我們到底該做什麼?我們希望我們的社會呈現怎樣的狀況?

在計程車司機性侵交保案出現的時候,臉書上面出現了兩個打對台的聯署,一邊是斥責法官恐龍,另一邊的訴求則是指責媒體引導人民不經查證便直指法官恐龍的聯署,細細觀察那幾個禮拜兩邊的發言內容,不難發現,問候人家媽媽甚是意圖性侵人家母親跟妹子的話語,在前者出現的頻率高很多,其他諸如循環論證、情緒化發言、老是說「如果今天是你女兒、女朋友」的情形滿天飛;反觀另一邊,口乾舌燥的不斷解釋同樣的事情給不同的人聽,很認真的找法條的討論,並且很注重發言的語氣,只希望不要因為口氣而失去了討論的焦點。究竟,我們需要的是哪種民眾?

在兩邊交戰的過程,有一些支持法官是恐龍的想要到另一邊亂,或是討論時,反而轉而支持認為法官並沒錯,但沒有任何一個原本認為法官沒錯的,轉而被另一邊的人所吸引。只是很可惜,最後的人數,仍是二三十萬比七千,提供不出有力說法,僅有情緒的那方竟然大獲全勝。我們到底希望我們的人民水準在哪?

如果台灣人民的情是長這樣,法律到底應該合理,還是合情?


本報相關連結:
粉絲團:http://www.facebook.com/taiwannews.ch
部落閣:http://www.wretch.cc/blog/tnchinese
MSN:tnchinese2011@hotmail.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