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財政統合 步向歐羅巴合眾國?

財政統合  步向歐羅巴合眾國?

(中央社布魯塞爾6日綜合外電報導)歐洲領袖在處理日益嚴重的金融危機時,也在討論17國歐元區的運作方式是否該進行根本的改變。

構想是創立一個歐洲中央財政機構,行使包括徵稅、發行債券、通過預算等權力,最終可能將歐元區轉變為一個歐羅巴合眾國(United States of Europe)。

「紐約時報」報導,歐洲官員對公開支持這樣大幅的變革,心存猶豫。但是私底下他們表示,這項議題在近幾個月愈來愈緊急。因為歐洲現行要求在重要舉措上無異議通過的作法,既難管理,又沒效率。

美國和歐洲官員最近回頭思考1781年美國邦聯條例(Articles of Confederation)和後來美國憲法的差別。前者的鬆散,對照後者賦予聯邦政府更大的權力,似乎對今日的歐洲有現實的意義。

這是為什麼,雖然政治上有重重阻礙,歐洲似乎一步步邁向一個更集中化制度,而且某些官員公開支持這條路線。

國際貨幣基金(IMF)歐洲部門負責人波傑斯(Antonio Borges)在最近一場演講中說:「如果今日的決策者想成功地走這條路,他們就必須致力推動結構改革與深化經濟統合。想度過眼前的危機,我們需要的是更歐洲,而非更不歐洲。而且我們馬上就需要。」
然而,在歐洲什麼事都快不了。大體來說,這些努力仍然僅在幕後進行。但是,幾位長任財政部和中央銀行官員和公務員說,為配合在歐元區已經運行超過十年的統合貨幣聯盟,關於歐洲更緊密財政關係的計畫已顯著加強籌劃。

許多經濟學家說,始於2010年初希臘貸款可能違約的歐洲債務危機,如果有一個類似美國財政部的中央財政機關,那這個危機可能已經很快就解決了。

國際貨幣基金前任官員辛納西(Garry J. Schinasi)說:「如果歐洲擁有相當於美國的財政部,那這個財政部可以集體目標擬定建議,而不是17個國家不同的目標互相衝撞。現在的情況是,他們就像嬰兒學步似的跌跌撞撞,進兩步,退三步。」
歐洲貨幣聯盟源自1992年簽署的馬斯垂克條約(Maastricht Treaty),條約啟動創建歐元和加入歐元區的相關規定。之後一項協定建立歐洲中央銀行(ECB),歐洲央行管控利率的方式非常類似美國聯邦準備理事會(Federal Reserve)。

然而馬斯垂克條約並未告訴歐洲國家怎麼處理開支或稅收,使其只有對預算赤字寬鬆的規定去遵循、或打破。就像德國和法國在歐元剛問世時所做的一樣。

當然,美國國會和白宮可能很難就預算措施達成協議。但是,歐洲的程序更是艱辛。歐洲的問題在2日顯得很清楚,當歐盟、國際貨幣基金和希臘的會談被延期,因為雅典無法照計畫達成預算目標。股市因這項消息下跌。

本週還有更多挑戰等著克服。德國憲法法庭預計明天裁決,德國領袖簽署這種紓困協議是否合憲。雖然眾人期待德國參與紓困計畫,憲法法庭可能會讓專家大吃一驚。

芬蘭官員8日預定發布一項聲明,概括說明他們同意紓困協議的條件。這些條件可能會為其他希望希臘保證會償還貸款的國家,立下範例。

歐盟執行委員會(European Commission)今天說,它認為啟動跨越國境更緊密的經濟治理,並不需要更改歐洲聯盟(EU)的條約。

歐盟執委會發言人貝里(Olivier Bailly)明白宣示歐盟行政高層的想法,那就是歐洲領袖認為必須採行的步驟,目前的里斯本條約已經足夠。

貝里說:「現行條約已經提供了,深化經濟統合與強化會員國間經濟協同的可能性。」
貝里強調,現在的協議和磋商,一旦付諸實施,足以應付危機。

他說:「當務之急是落實7月21日的協議。」歐元區高峰會當日在里斯本召開,同意密切合作以協調經濟決策。

貝里說,第二項要務是通過一系列法律,協助管理一些聯合的經濟目標。這些目標於去年的協商中討論。

通過新的希臘紓困計畫必須突破的重重關卡,顯示了想創建一個歐洲財政部是如何的困難。

然而,這些困難並未阻止某些官員要求往這個方向前進。德國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和法國總統沙柯吉(Nicolas Sarkozy)8月會談後已經提出數項建議。德國財政部長蕭伯樂(Wolfgang Schaeuble)1日告訴德國「圖畫報」(Bild),他希望看到歐盟的條約修改,讓歐盟能採取共同的財政政策。修改條約是項艱難的過程。

德國財政部一位官員說,該部試著不用財政聯盟這樣的詞彙,因為這在選民間不受歡迎。但是他認知到,財政聯盟是必要而且勢所必然。

這位官員說:「你可以把它稱作財政聯盟,但是部長不會這麼做。我們現在談的是把各國的財政政策通通放在一起考慮,然後對財政政策採取就像我們對貨幣政策做的那些作法。」
歐元區現在正加強對會員國預算案的更早階段監督,也賦予歐盟執行委員會對違反規範國家建議祭出金融懲罰的更大權力。

曾經為英國國會和歐洲議會提供建言的獨立金融分析師畢紹普(Graham Bishop)說,如果事態確實發展到那種程度時,那「就會是對一個不聽話國家的集體控制,也就是步向事實上政治聯盟的最後一步」。(譯者:中央社郭中翰)1000906


更新時間 : 2021-04-15 17:01 GMT+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