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憤怒日示威 埃及大城市動蕩

憤怒日示威 埃及大城市動蕩

(中央社開羅28日綜合外電報導)埃及數以萬計抗議群眾在今天祈禱時間過後湧上開羅、蘇伊士(Suez)和亞力山卓(Alexandria)等大城市街頭,展開要求總統穆巴拉克(Hosni Mubarak)結束30年統治的第4天示威。

規模最大的抗議活動發生在首都開羅市中心,安全部隊朝抗議群眾發射催淚瓦斯和橡膠子彈。政府部隊試圖驅散群眾的同時,搭乘卡車前來的警察以鎮暴水柱為武器,在街頭和民眾發生激烈衝突。

親民主派領袖艾巴拉迪(Mohamed ElBaradei)及其支持者在中午禱告結束後,參加最新一波的抗議活動,警方利用鎮暴水柱對付他們,還以警棍毆打艾巴拉迪的部分支持者。支持者團團圍在艾巴拉迪週遭,保護他的安全。

全身溼透的艾巴拉迪被困在1座清真寺內將近1小時。數以百計的鎮暴警察包圍清真寺,在週遭街道發射催淚瓦斯,阻止任何人離開寺內。

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今天呼籲埃及領導人和人民不要讓暴力擴大。他表示,全球領袖應將示威視為聆聽人民「正當關切」的機會。

反政府人士數日前即呼籲今天發動「憤怒之日」(Day of Wrath)大示威,並號召民眾參加抗議活動。

被當局列為非法組織的埃及最大在野團體「穆斯林兄弟會」(Muslim Brotherhood)也呼籲支持者參加抗議。該組織稍早表示,至少已經有5名高層領袖和5名前國會議員在遭遇突襲時被捕。

目前至少已有6人喪生。當局表示,自動亂25日爆發以來,已羈押800人。但人權團體表示,被捕者超過2000人。

數以萬計的民眾自25日起在開羅等城市發動遊行、展開抗議活動以來,現年82歲的穆巴拉克即未公開露面,也未聽到他的消息。

參加示威的群眾多半是不滿穆巴拉克統治下的失業、貪污、貧窮及缺乏自由的青年人,他們似乎組織鬆散,沒有名義上的領導人。

但運動人士使用臉書(Facebook)、推特(Twitter )與其他社群媒體,在線上召集支持者、協調抗議活動,並分享如何躲避逮捕與因應催淚瓦斯的訣竅。他們譴責政府阻撓他們連結到這些網站。

埃及網路運動人士對總統穆巴拉克一向肆無忌憚的予以抨擊。埃及各地本週發生的空前示威,顯示他們在下線後也是可怕對手。一名匿名網友在推特上說:「穆巴拉克接管推特,我們接管街道,好辦法。」
埃及7900萬人口中有2/3的人年紀不到30歲,許多人對大體上起不了作用的反對黨感到失望,許多年輕人轉而投入數位空間,作為他們能夠表達憤怒的少數管道之一。

政治分析家法塔(Nabil Abdel Fattah)說:「體制尚未回應不斷出現的改革聲浪。但新的一代設法透過虛擬空間打破沉默,並移師街頭。」
但埃及網路服務今天凌晨突然中斷,行動電話簡訊似乎也無法傳送。這些都在民運人士組織大型反政府抗議之前數小時發生。他們主要利用網路與手機簡訊聯絡。開羅的網友說,他們無法連上網路,部分網友說,連線很慢且會中斷,這種現象昨晚才開始。簡訊也沒辦法傳。

激烈的街頭抗爭導致昨天股市重挫,投資人恐慌不安,同時政府自稱的首要政績也蒙上了陰影;那就是國內生產毛額(GDP)不斷擴大,以及因建築業繁榮和銀行業欣欣向榮而不受衰退影響所帶動的民營部門大幅成長。

許多人表示,經濟成長的果實幾乎全被政治關係良好的菁英份子竊占,使得一般埃及人民觸目所及盡是豪宅和高價電子產品等無法享有的財富象徵,但自己卻必須辛苦謀職、應付日常開銷並尋找力所能及的住宅。

埃及政府重大的外來歲入源能否保有,將視投資人對這個8000萬人口國家穩定與否的看法而定。這些歲入來源包括觀光、蘇伊士運河以及外資。而民眾不滿經濟惡化而引發的這場動亂,有破壞埃及經濟成長並進一步削弱政府地位之虞。

同時,埃及的政治動盪,讓華府夾在尋求自由的示威群眾與身為美國重要盟友的政府之間左右為難─這個兩難會對美國早已問題重重的中東政策造成深遠衝擊。

穆巴拉克數十年來一直是美國中東地區政策的重要支柱,不但確保他的國家和美國盟友以色列和平共處,還在美國接連受挫的和平計畫中扮演主要角色。

不過他長達30年的執政現在似乎受到威脅。面對可能出現對抗威權統治者的「阿拉伯之春」抗爭行動的聲浪,美國決策者必須挑選能安然穿越政治地雷區的道路。

美國佛蒙特大學(University of Vermont)政治學教授高斯(Gregory Gause)表示:「他們(美國決策者)正陷入艱難處境,因為埃及充滿各種動能,華府的人認為骨牌就快要倒了。」
龐大的政治壓力正逐漸壓在歐巴馬身上。儘管美國在這場危機中的影響力有限,但若出現任何不利美國利益的結果,評論家都可能歸咎於歐巴馬。

繼美國國務卿希拉蕊.柯林頓(Hillary Clinton)和白宮發言人吉布茲(Robert Gibbs)發表談話後,歐巴馬昨天首度在鏡頭前介入這場危機。

他在影音分享網站YouTube接受提問時表示:「暴力不是解決埃及這些問題的答案。」
埃及是美國在阿拉伯世界中最重要的盟邦之一,但是在這個中東國家受到突尼西亞人民揭竿起義的鼓舞,出現近年來規模最大的反政府抗爭後,美國對埃及的公開支持變得較不明確。

部分人士認為,華府的立場隱約轉向示威者,遠離穆巴拉克。曾擔任美國國防和外交政策高級官員的蓋爾伯(Leslie Gelb)昨天在新聞網站Daily Beast發表部落格文章指出,即使美國目前採取的微妙立場,也充滿危險。

他寫道:「光是『不選邊站』的主張,本身就偏離華盛頓最近數十年來毫無保留支持這位埃及強人的立場。」
1名美國高層官員對法新社表示,歐巴馬政府並未選擇支持任何一邊,但他又說,歐巴馬不斷施壓穆巴拉克,希望放鬆政治管控。

不過,即使這場危機落幕,華府仍面臨龐大的風險。高斯表示:「若埃及的政權輪替朝向減少和美國合作的方向發展,對美國在中東的利益會造成重大衝擊。」(譯者:中央社陳宜君)1000128


更新時間 : 2021-01-28 11:32 GMT+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