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 Directory of Taiwan

遣返起頭難 金馬走過艱辛歲月

  148
遣返起頭難  金馬走過艱辛歲月

金門協議20週年系列專題4(中央社記者倪國炎金門10日電)1990年9月12日,兩岸紅十字會代表在金門簽署「金門協議」,解決兩岸刑事嫌犯及偷渡客遣返的問題,然而,兩岸當時已分治約40年,遣返的起步可以說是「創業艱難」。

「金門協議」商定以馬祖和大陸馬尾為遣返交接地點,並得協議另擇金門和廈門,「兩馬」和「兩門」成為當年兩岸在長時間隔絕下,唯二的交流熱點。

其中由於大陸偷渡客大多來自閩北,多數偷渡客都從馬祖遣返回福州馬尾。1990年11月21日首次遣返,時任馬祖連江縣警察局局長的現任立委曹爾忠,正是參與者之一。

曹爾忠回憶說,當年前後發生過兩次閩平漁船的爭議,造成6人死亡。為解決大陸偷渡人士問題,兩岸因此協商簽署金門協議,開始執行馬祖到馬尾遣返工作,第1次遣返了65人。

由於馬祖當時仍是戰地政務,曹爾忠說,「當時警備森嚴,一開始對於大陸來接回偷渡客的人都嚴厲防範;但是接觸後,大家為了做好兩岸平台,雙方都熱絡起來,後來我方甚至安排大陸人員參觀馬祖。」
「金門協議」主要內容雖然是處理大陸偷渡客的遣返,但也加入了「刑事嫌疑犯或刑事犯」為對象。金門雖然偷渡客遣返案件少,但卻是兩岸刑事嫌犯遣返的主要管道,動見觀瞻。

金門縣警察局交通隊長許怡仁,在「金門協議」簽署時為刑警隊長,當年12月10日即奉命協助紅十字會執行遣返戒護任務,從廈門接回6名台灣刑事嫌犯,寫下台灣警察「直航」對岸的記錄。

不過,由於當時公務員還不准登陸,因此,為避免成為話題,當時許怡仁是以「民防隊長」身分,帶著3名警官的「民防隊員」到廈門東渡碼頭接人。
許怡仁說,其實對岸也知道他有警官身分,只是大家「心知肚明、心照不宣」。他回憶,當年他搭乘紅十字會的CT5台安號漁船,從料羅港出發,直航廈門接人。

由於船隻老舊,東北季風又大,回程時還發生引擎故障,領航員金門老船長陳清海緊急呼叫其所有的「海燕號」交通船趕來換船,一路顛顛簸簸,就近回到水頭碼頭上岸。

通緝嫌犯接回金門,立即由警車送到尚義機場,由待命的空軍C-119型運輸機載回台北歸案。許怡仁說,軍機載運刑事嫌犯,為兩岸遣返行動的創舉,是現在難以想像的事。

然而,並非接回刑事嫌犯都能直航。1992年2月28日接回螢橋幫張姓老大父子,原本也要直航廈門接人,但是對岸臨時變掛,將人以船送到金廈中線的浯嶼海面,就在海上交接,讓遣返作業人員吃足苦頭,還差點鬧出海難事件。

時任金門漁會總幹事的許乃榮,多次以紅十字會人員身分隨行協助遣返。他回憶說,當時併船交接,但是海象風強浪大,船隻晃來晃去,張姓父子手鐐腳銬被抬著過船,一不留神恐怕會葬身海底,當時真是膽戰心驚。

不過,張氏父子到了金門後,不坐空軍「老母雞」C-119運輸機,而是以空軍波音727型噴射客機載運返台。許乃榮說,當時金門還在實施戰地政務,遣返是由軍方幕後主導,才有這種特殊情形。

不但接運刑事嫌犯動用軍機,連「軍船」也曾派上用場,化身為「民船」,直航廈門港,更讓人難以置信。

1991年8月24日海峽交流基金會將大陸「閩獅漁」漁船案未涉案的11名大陸漁民送回廈門,載人的「忠誠號」交通船正是軍方所有。

當時海基會還對外公開宣稱是向金門縣政府簽約租用行駛大、小金門「民船」。其實,金門在地人大多知情,「忠誠號」是金防部行駛離島的交通船,名副其實的「軍船」。

翌年9月17日,時任海基會秘書長的陳榮傑利用送回大陸「霞工緝二號」人船機會,前往廈門與當時的大陸海峽兩岸關係協會秘書長鄒哲開會面,回來後與行政院大陸委員會鬧出的「海陸大戰」,當時陳榮傑就是搭「忠誠號」上「陸」。

金門遣返作業,隨著1992年11月7日戰地政務終止,改由警方接手。後來兩岸遣返劫機犯也是從金門開始,1997年5月14日大陸遣返台灣劫機犯劉善忠,同年7月16 日台灣遣返大陸劫機犯黃樹剛、韓鳳英。

劫機犯遣返作業,是由雙方派船派人上岸交接,沒有再出現海上交接的驚險情形,許怡仁說,這是比較安全、人道和務實的作法,遣返作業逐漸上軌道。

海基會和海協會去年簽署「海峽兩岸共同打擊犯罪及司法互助協議」,兩岸共同打擊進入新里程碑,連同早在2001年啟動的兩岸小三通,以小三通客船遣返兩岸刑事嫌疑人,已經成為安全通路之一。9909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