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 En
  • Directory of Taiwan

愛滋更生人農場 種出希望尊嚴

愛滋更生人農場  種出希望尊嚴

(中央社記者陳清芳台北4日電)阿凱(化名)曾經沾染毒癮,也是愛滋感染者,他種出的芒果和洋蔥都帶著夢想的滋味,他在南部打造愛滋更生人的希望農場,要證明感染者也能盡到社會責任。

「My name is O’Kai」,阿凱這樣自我介紹,昔日的他是親友口中的「呷藥囝仔」,坐牢5年。他在3年前從零開始,如今承租17塊果園和田地,有自己的產銷門道,成為鄉里口中的「董仔」。阿凱又黑又壯,講到往事種種,他說,「個人造業個人擔」,少年不知天高地厚,如果不是自願,誰能強迫他打海洛因?他不怪別人害他,但在入獄時驗出愛滋,他卻怕了。

阿凱怕到出獄後過著行屍走肉的生活,還自我放逐到大陸1年,準備「等死」。有天醉倒路邊被流浪狗舔醒,這一舔也讓阿凱開始自省,家人也在旁拉一把。現在他心情低落時,會靜靜看海喝咖啡,不像以前常常躲起來獨自痛哭。

阿凱的老婆一度氣到離家出走,兒子又還小,阿凱很慶幸,他生兒子後才沾毒,也都用保險套,兒子沒變壞,老婆也未被他傳染。以前他不跟兒子講性,染上愛滋後,他暗示放保險套的放置,勇敢跟兒子說:「有需要的話,一定要戴保險套」,兒子笑得很害羞。

衛生署疾病管制局第五分局長林立人說,毒品是心魔,毒癮者為了毒品,作奸犯科,在所不惜。阿凱和魔鬼打交道,卻說戒就戒,他說:「戒毒痛苦?還是被毒品綁架痛苦?」,只要和「道友」斷光光,毒品就不會找上門。

阿凱一句話就說完他戒毒經過,其實,過程卻有許多「化學變化」。他說,他看到素昧平生的衛生人員、NGO(非政府組織),向法務部和警政署據理力爭,努力推動愛滋減害計劃,為他爭取合理社會資源,打動了他,讓他清醒過來。

他說,很多人都說毒蟲就該關起來,一旦放出來,要找警察看著,這樣的「社會資源」不如不給,為什麼不想想怎麼給毒癮者一條生路,也給愛滋感染者養活自己的空間,「難道都要消費愛滋寶寶,靠大家捐錢來養?」
阿凱表示,堂堂一個大男人,好手好腳,再怎麼樣都不能賴著別人。3年前,他回到老家,求助廟寺住持租他一塊荒廢的芒果園,每天透早4點起床巡園,整天幹活,腳踏實地過日子。

今年芒果賣得好價錢,阿凱打算再租幾塊休耕地。
身為毒癮「畢業學長」的他,考慮到監所裡分享自身經驗,要「學弟們」趕快畢業,種出甜蜜好滋味,肯定是不錯的畢業出路。

根據法務部統計毒品案件,台灣40萬個毒癮者,其中6萬人屬於靜脈注射成癮,其中因共用注射針具而染上愛滋者,衛生署疾病管制局累計統計至今年5月底為止,共有6372人,佔所有愛滋感染人數1/3。

阿凱說,以前有個愛滋更生人朋友和他一起打拚農業,朋友因別的疾病往生了,後來他面談過2人,結果1個毒癮沒斷乾淨,1個志趣不合,他要繼續尋找志同道合的夥伴,扶助1個算1個。

他說,他免疫力指標CD4數值大約600,還不需要愛滋病雞尾酒療法,但總有一天愛滋病會發作,他要爭取時間做很多事,希望農場能庇護愛滋更生人,自食其力,拚出尊嚴與價值。990704


更新時間 : 2021-10-19 23:31 GMT+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