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富士康員工跳樓 中國社會底層吶喊

富士康員工跳樓  中國社會底層吶喊

--躁動中國系列報導 (三)(中央社記者黃季寬北京特稿)富士康員工連續跳樓事件,既是企業管理問題,也是中國社會不安現狀反應,中國要走向現代化,不能再呼視底層人民吶喊。

嚴格說起來,中國人並不善於因應社會變遷。遙遠的歷代農民革命不說,近百年來,先有滿清失敗的維新,繼有後五四時期的赤化,再有各種瘋狂的政治鬥爭,然後是改革開放的物慾橫流,異議鎮制,一直無法走上正常舒暢平和的道路。在時代滾滾洪流中,精英分子、執政當局,尋覓不著前行方向,回應不了人民呼聲,只能坐視華夏大地躁動起伏。

美國學者阿蒙早在「共產主義的吸引力」一書中即指出,經濟成長並不必然能消解人類的精神壓力。如同汕尾農民抗議、新疆西藏騷亂,富士康的跳樓員工以死宣告他們對生活壓力的無法承受,生命悲歌絕沒有因為多拿了幾千元工資而停止。

各種報導都指證,富士康早已脫離傳統意義的「血汗工廠」,各項硬體設備和制度具有一定水準,然而半軍事化管理,不斷的加班,卻違逆了人類最基本的尊嚴需求,再加上當前大陸社會嚴重的貧富不均、城鄉差距,底層勞工內外煎熬的挫折感不斷積聚,在走投無路的絕望下,最終選擇結束自己的生命。

  世界銀行一份報告指出,中國1%的家庭掌握全國41.4%的財富,財富集中度遠遠超過美國,成為全球兩極分化最嚴重的國家。國際通常認為,一個國家基尼系數 (貧富比)超過0.4就可能發生動亂,然而中國基尼系數目前已超過0.5,惡化的大環境顯然會加劇人們心理沮喪。

目前大陸一般職工的月薪大多介於人民幣1千元至2千元間,比起以前固然提高很多,但是不同行業差距太大,例如中層金融業、公務員月薪,可達普通工人5、6倍,更遑論高階白領和官員老闆,這成為不平心理的主要來源,也造就勞工拼命加班的氛圍。

而且中國為加速經濟發展,非常重視GDP成長速度,為增加、延長競爭力一直採取低薪政策,以致號稱全球最龐大的世界工廠,竟是建築在億萬勞工農民廉價的汗水之上。

  誠如深圳市府發言人李平指出,富士康發生員工連續墜樓事件,「是快速工業化、城市化、現代化轉型期出現的特殊問題」,有深層原因,涉及員工個體、企業和社會多方面因素,情況複雜。

因而,把跳樓事件簡單歸咎於個人或企業或政府等單一因素,無助於了解事情的全貌。也因為如此,今後採取的應對措施,必須是整體性的,如果認為隨著總體經濟發展,矛盾會自動消弭於無形,那將是癡人夢囈。

提高最低工資標準,縮小貧富差距,廣開言路,建立權力平衡體制,規範企業管理行為,提倡富而好禮精神等等,都是中國急需之務,若是不此之圖,依舊迷失於政黨資本主義權錢遊戲中,那就只能坐視全社會躁動情緒繼續蔓延,不知最終伊於胡底。9905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