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 En
  • Directory of Taiwan

愛與罰一線間 體罰難根絕

愛與罰一線間  體罰難根絕

零體罰專題報導(1) (中央社記者林思宇台北4日電)教育部宣示零體罰,但歷年調查體罰率仍逾3成,且不時發生體罰過當事件,將老師記過、調職,事情仍無解。教育部門不能只喊口號,無視體罰難根絕的現實,應深入檢討問題癥結。

教育基本法規定,學生有學習權、受教育權、身體自主權及人格發展權等,「並使學生不受任何體罰,造成身心之侵害」,將禁止體罰明訂入法。教育部在體罰部分畫紅線,希望所有老師不要執行體罰。

不過,根據人本教育基金會歷年調查,體罰率最低的是2008年31.3%,最高為1999年83.4%,2007年則為52.8%、2009年為45.1%,顯示體罰仍存在。不少隔代教養家庭,還有爺爺、奶奶帶著棍子到學校,請老師幫忙打孫子。

至於體罰方式,2009年的人本調查顯示,體罰案件有20%是打耳光;71%打手心或屁股;24.9%叫學生自己打自己,或叫學生打學生;91%以上則是罰寫罰抄,超過1小時以上;82.9%要學生交互蹲跳、跑操場、青蛙跳;46.9%是言語羞辱。

「零體罰」是很好的教育理念,家長、老師都希望孩子在愛與包容的環境下長大。但不少基層教師認為,把孩子留下來寫功課,自己還不能下班,最後被誤認為虐待孩子,實在很冤枉。

此外,也有不少老師認為,既然家長基於愛孩子,可以打小孩,老師為了管教小孩,使孩子不要誤入歧途,為何不能執行體罰?
台北市龍安國小教師廖丁民就說,為了孩子好,支持適度體罰。他也坦言,不能體罰的情況下,很多老師乾脆就什麼都不管。

英國、日本等少數國家允許體罰,但體罰不是由第一線老師執行,而是經過一定程序,由校長或副校長與學生溝通講清楚後才執行。

主張零體罰的全國教師會理事長劉欽旭說,全教會反對體罰,呼籲全國教師不要跟自己的工作過不去。但他認為,體罰議題是可以辯論的嚴肅課題。

台灣師範大學名譽教授吳武典表示,「我反對體罰,但我知道體罰一定存在,無法根絕,而且絕大多數沒出事」,教育部應找出體罰原因,才能徹底解決問題。

然而,現行法令明文規定不可以體罰,教師就不應該踩紅線;體罰被檢舉後,有關單位不可以「師師相護」,該辦就辦;不是把事情壓著,等到媒體報導後才積極處理。

教育部則不能「自我感覺良好」,無視體罰仍存在的事實,應深入研究問題根源,全面檢討「零體罰」政策。9904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