婉曲佩服資深藝人復出 未來交給上帝

  7473

(中央社記者黃慧敏台北 1日電)資深藝人相繼復出,讓民國50年代當紅的歌手婉曲深表佩服。至於是否也願意重回水銀燈下?身為虔誠基督徒的婉曲說,「我的未來交在上帝手中」。她現在的生活重心全在教會。

40多年前,婉曲是當年全台灣最夯的歌唱節目─台視「群星會」的常客,並與青山組成「歌壇情侶」。「南來北往只有一條橋…」是兩人當年最膾炙人口的歌曲之一。資深歌迷到現在哼唱起來,浮現腦海的就是這對儷人的倩影。

不過,兩人並沒有擦出愛的火花。婉曲因為在家中得不到父母關愛,早早結婚,但夫婿不堪她的盛名, 1年半後兩人分道揚鑣。婉曲再嫁,先生大她20多歲,兩人最後仍是以離婚收場,先生還不准兒子與她相見,把兒子送到美國,當年兒子才7歲。

婚姻再次失敗,婉曲說,「我尋找愛,得到的卻是傷害」。她其實原來要的不是一個丈夫,要的是爸爸。
「我一直把丈夫當作爸爸在用,都不知道。」
原來,婉曲的父親期待的第二個孩子是兒子,因此婉曲的出生不受祝福。而且她曾多次目睹媽媽被爸爸毆打,後來只要看到爸爸出現在眼前,立刻躲到黑暗角落,而且會很「識相」地主動作家事,不讓父親和外婆找到打罵她的藉口。

在婉曲的記憶中,童年的家中沒有片刻安寧。她回憶說,「爸媽吵架、外婆破口大罵,加上兩個弟弟尖叫打鬧,我快瘋了」。所以她打定主意要快點長大,離開這個家。只是沒想到離開了原生家庭,另組的家庭卻又帶給她更大的痛苦。

婉曲把所有的苦往肚裡吞,人前仍是亮麗的模樣。
生活的不順遂,她藉著菸酒消愁,加上演藝圈不正常的作息,她又什麼都不忌口。最後她嗓子破了,漸漸地離開了演藝圈。

婉曲不諱言自己其實不那麼愛唱歌,她只是把自己視為「歌唱機器」。不唱歌後,婉曲改開餐廳,當時的「溫莎小鎮」小有名氣。但開了10多年,餐廳成天鬧鬨鬨,婉曲心也倦了。

餐廳結束營業後,婉曲頓失生活重心,凡事都提不起勁。她說,「當時我覺得自己是個很沒用的人」。

婉曲表示,「以前的我,充滿自憐、自怨和自艾;現在的我健康又活潑。」她還說,「現在麻將不打了,酒也不喝了,只是偶爾向上帝撒嬌抽支菸。」
婉曲心中最大的痛是未能陪伴兒子Peter長大。如今Peter已32歲,已有自己的天地。婉曲不願給兒子壓力,母子兩人現在都是靠週末時利用skype溝通感情。

看著潘迎紫、陳今珮等資深藝人相繼曝光或復出,婉曲說,「我佩服她們的勇氣,她們是這麼地有自信,看到她們好親切,我很欣賞她們。」
  但對陳今珮動刀整形,正值花甲之年的婉曲說,「到了這年紀,再整也差不多,尤其信主之後,我更不在乎外表了。」981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