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 En
  • Directory of Taiwan

貢獻至鉅 愛德華甘迺迪值得台灣人民致敬

貢獻至鉅  愛德華甘迺迪值得台灣人民致敬

(中央社記者劉坤原華盛頓特稿)美國麻薩諸塞州聯邦參議員愛德華.甘迺迪去世,台灣失去了一位摯友。他早年對台灣民主與人權的關切,以及美台斷交時,對台灣和平、安全與繁榮的維護,值得台灣人民向他致敬。

80年代,美國國會有所謂的關切台灣民主人權「四人幫」,愛德華.甘迺迪就是其中之一。另外三位是曾經做過「台灣總督」夢的羅德島州民主黨聯邦參議員派爾(Claiborne Pell)、紐約州民主黨聯邦眾議員索拉茲(Steve Solarz)及愛阿華州共和黨聯邦眾議員李契(Jim Leach)。

這個四人幫當年經常嚴厲批評台灣違反人權,尤其對台灣發生陳文成、劉宜良(江南)等命案,更嚴加撻伐。

這四人中只有派爾支持台獨,他被台獨人士暱稱為「爹地」(daddy), 有「台獨之父」的意思。第二次世界大戰後期,美國一度計劃攻佔台灣,派爾積極爭取成為台灣首任總督。不過,後來開羅會議決定台灣歸還中國,美國放棄佔領台灣計畫,派爾的「總督夢」為之破碎。

四人幫的其他三人雖然也聲援台灣黨外活動,並嚴厲批評當時的台灣政府壓制民主與人權,但都僅及於關切台灣的民主化,並不支持台灣獨立。

愛德華.甘迺迪在台灣解除黨禁、報禁,進行國會全面改選及實施總統直選後,即未再批評台灣,反而經常在國會為台灣仗義執言,成為台灣的好朋友。

1979年,美國與中華民國斷交時,愛德華.甘迺迪與時任參議院外交委員會主席的加州民主黨聯邦參議員克蘭斯頓(Allan Cranston),共同領銜提出SJ-RES-31號聯合決議案,強調美國應該繼續關切台灣問題的和平解決,以及台灣的和平、繁榮與人民福祉,並應繼續提供台灣防禦性武器,以保障台海地區的和平、穩定與安全。

這項提案順利獲得參、眾兩院的通過,成為具有法律效力的決議案,後來變成台灣關係法的最重要條款。

在台灣關係法的制訂過程中,甘迺迪也數度發言,強調確保台灣海峽安全與維護台灣人民福祉的重要性,對台灣關係法內容的加強與法案的順利通過,貢獻至鉅。

這也正是在愛德華.甘迺迪家屬宣佈甘迺迪去世的當天,為什麼馬英九總統即致電慰問家屬,並代表中華民國人民表達對他感念的原因。

值得一提的是,愛德華.甘迺迪與現任中華民國駐美代表袁健生,有非常深厚的友誼。袁健生可能是台灣駐美官員中,唯一曾被邀請到愛德華.甘迺迪家裡作客的人。

袁健生在接受中央社訪問時,回憶起與愛德華.甘迺迪交往的經過。

80年代後期,袁健生擔任中華民國駐美代表處國會組長,與國會議員交往是他的主要工作。他先經營與愛德華.甘迺迪助理的關係,幾乎所有的助理都曾由他陪同訪台。慢慢地,他與愛德華.甘迺迪有了接觸,兩人談話越來越投機,進他的辦公室不再是困難的事情,最後變成好朋友。

有一次,愛爾蘭總理訪美,愛爾蘭裔的愛德華.甘迺迪邀請這位總理到家裡作客,並邀請愛爾蘭裔各界有頭有臉的社團領袖作陪。愛德華.甘迺迪剛好在國會遇到袁健生,問他有沒有空到他家一聚,袁健生欣然接受邀請。

當晚來到愛德華.甘迺迪家,一進門就看到一幅愛爾蘭地圖,接待人員給他一枚紅色大頭釘,要他把大頭釘插在他的祖籍地上,以便接待人員依各人祖籍安排座位。袁健生這時才知道,他是當晚唯一一位非愛爾蘭裔的賓客。

袁健生說,他一時傻了,不知要插在那裡。這時愛德華.甘迺迪看到他,親切地過來招呼,從他手中接過紅色大頭釘,往他自己的祖籍地都柏林插下去,然後向在身邊的愛爾蘭總理說:「這是我來自台灣的愛爾蘭表弟。」於是那一晚他就被安排與愛德華.甘迺迪同桌。

1991年,袁健生奉調回國,出任外交部北美司長。
代表處在國會舉行惜別酒會。愛德華.甘迺迪親自來到酒會現場,向袁健生道別,並祝賀他升官。

袁健生與愛德華.甘迺迪的兒子、現任德拉瓦州民主黨聯邦眾議員派崔克.甘迺迪(Patrick Kennedy)也私交甚篤。袁健生擔任駐美代表一年來,每次在國會舉辦活動,他一定到場致意,並代表他父親致上問候。

派崔克.甘迺迪也是眾院台灣連線的主力成員之一。

袁健生對愛德華.甘迺迪的去世十分不捨。他說,他自己和中華民國都失去了一位摯友。

他說,愛德華.甘迺迪對台灣的民主發展,人權的促進、以及對台灣和平、繁榮與安全的維護,貢獻至鉅。台灣人民應向這位友人致敬。980827


更新時間 : 2021-10-18 04:17 GMT+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