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大運泳隊黑箱 國民體育法應盡速八月排三讀

「蠢羊與奇怪生物」粉專發出一篇製圖諷刺泳協根本是家族企業。(圖片來源:蠢羊與奇怪生物粉專)

(台灣英文新聞/政治組 綜合報導)2017台北世大運即將在8月19日盛大登場,而體育署也在13日公布了代表台灣出賽的游泳隊選手名單,卻遭「丁妹」丁聖祐痛批台灣體育選拔根本就是黑箱作業,對此立委和台大教授紛紛呼籲執政黨將「國民體育法修正案」三讀排入八月臨時會議程。

體育署日前公布了代表台灣出賽的選手陣容,但就讀於台大的泳后「丁妹」丁聖祐才剛在今年5月全大運的50蝶項目奪金,100蝶排第二,輸給同校的黃渼茜,但泳協卻派黃渼茜參賽50蝶,100蝶項目從缺,泳協的選拔機制讓丁妹感到不滿。

丁妹也特別拍攝影片向大家解釋自己為何沒有被列入名單,她在影片中提到,泳協公布的世大運參賽標準比奧運還難,這份選手名單和他們所比的項目根本就「毫無規則及根據可言」,一些落選的大學生其實成績都比那些高中生還要好,難道因為某高中生的爸爸是國內的游泳教練、某高中生的爸爸是教練的好朋友,所以他們就能參加比賽嗎?

丁聖祐在影片中更痛批台灣體育項目的選手選拔,根本沒有固定的遴選標準「永遠都在黑箱作業」,那些選訓委員或是協會「為了達成自己的目的」,不惜「操控遴選規則」或是「根本不公布規則」,讓台灣的選手永遠處在於不確定或不知情的狀況之下。

針對丁妹質疑世大運游泳隊名單事件,16日副署長林哲宏、大專體總祕書長曾慶裕和世大運游泳總教練李澄峯出面說明,但說法遭體育改革聯會打臉。

1. 體育署表示,為了平息外界猜測,今年世大運女子隊除了廖曼汶在200蛙有達培訓標準之外,其他6名以徵召入選的國手都只參加接力賽,不參加個人項目。

體育改革聯會質疑,剝奪其他選手參賽權,難道是要讓丁妹成為選手公敵?丁妹又該如何面對她們?為什麼這些選手所付出的時間、汗水要「為了平息外界猜測」,而被白白犧牲已經獲得的世大運機會?

2. 對於丁妹質疑黃渼茜以100蝶入選接力隊,但卻報名個人50蝶比賽,李澄峯指出不知這些參賽項目的選手名單從何流出。

體育改革聯會反駁,世大運個人參賽項目和名單早在游泳界的圈子裡流傳甚久,臉書粉絲專頁「游泳筆記」早於7月13日就將所有選手的報名項目列於該篇報導;再者,距離世大運僅剩不到一個月,選手卻到現在都還不知道自己的參賽項目未免太不合理。

3.最後,體育署副署長林哲宏表示,了解丁妹積極想參加世大運,會後再跟泳協討論訮議,是不是有可能破格徵召丁聖祐加入世大運游泳隊的機會。

體育改革聯會更痛批,此舉「難道是想陷丁妹於不義」?丁妹若真的接受破格徵召,她將承受多大的壓力和質疑,更別說距離世大運僅剩不到1個月的時間,選手要如何緊急調整進入比賽狀況。

體育改革聯會指責體育署和體育協會的做法一直都「不解決問題,而是解決提出問題的人」,從先前羽球球后戴資穎提出球衣過大不合身問題時,體育署和羽協同樣以為球后量身打造特殊處理回應,體育改革聯會痛批,政府提出「特殊處理」的方案,難道不是刻意凸顯選手要糖吃的態度,選手一旦接受豈不成了耍特權的特殊人物?

丁妹也於個人臉書粉專發文表示,她並不想要被破格徵召加入世大運游泳隊,也不想要影響其他選手的參賽權,她指出,「選手要的不多,請給我們一個公平、公正、公開的遴選標準。」

因為丁妹今(2017)年3月起投入體育改革運動,4月還站上立法院為運動員發聲,她也曾拍影片感慨台灣政府長年荼毒選手,台大教授葉丙成先前也在臉書發文痛批,「丁妹是今年台灣全大運50蝶金牌、破大會紀錄的選手!因為她3月揭體壇黑幕,就可以這樣被作掉嗎?」

時代力量立委林昶佐指出,為了改革所有的黑箱協會,《國民體育法》修法已經在5月完成委員會初審,卻在進入院會時被親民黨擋下,要求進行黨團協商,進入了協商的一個月的「冷凍期」,但冷凍期早已在3週前結束,現在已可將三讀直接排入議程。

台大教授葉丙成呼籲執政黨,儘速、立即、趕快、速速、即刻、馬上將「國民體育法修正案」三讀排入八月臨時會議程,將「國民體育法修正案」在八月三讀一次通過。

「蠢羊與奇怪生物」昨在粉專發出中華民國游泳協會的職位一覽表揭露泳協內幕,更凸顯了丁妹所說的黑箱和不公平標準。

「蠢羊與奇怪生物」粉專發出一篇製圖諷刺泳協根本是家族企業。(圖片來源:蠢羊與奇怪生物粉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