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量北韓人赴俄勞動 奴役還是呼吸自由空氣?

北韓勞動黨沒收了工人大部分收入,但工人們卻寧可賄賂也要赴俄做工

北韓工人正在施作2018俄羅斯世足場館。圖片來源:AP

(台灣英文新聞/曾冠融 綜合外電報導)從西歐到美國,世界上有許多國家逐漸意識到來自波蘭、墨西哥的跨國便宜勞工帶來的種種問題。美國甚至在川普上台後修築了美墨圍牆,就是為保障在地工人工作機會。然而,在太平洋的一邊,俄羅斯的海參崴反倒相當歡迎新一波擴境移民:來自北韓的油漆工人。

《紐約時報》報導,事實上俄羅斯已經追上北韓的最大盟友中國,成為世界上引介最多北韓勞動人力的國家。一名32歲的俄羅斯建築師Yulia Kravchenko 如此評論北韓油漆工:「他們動作快、便宜又可靠。比起俄羅斯工人,好多啦。」他描述,這群北韓人從早到晚都在辛勤工作。

受到國際經濟制裁影響,加以北韓實在無力製造多數西方國家需要的生活用品,當局將上萬貧困的人民送到前蘇聯底下的城市、鄉鎮「為國家賺錢。」人權團體形容,這類由國家主導的人力運輸在含意上根本就是奴隸販賣,但北韓的情勢實在太差了,以致許多工人還會賄賂邊境官員,就是希望自己能被送至俄羅斯工作。

至今為止,北韓工人協助在聖彼得堡興建了一座全新的足球場,為即將到來的2018年世界盃足球賽做足準備。另外,目前還有一個莫斯科奢華公寓建案正在進行中,上月有兩位參與建案的建築工人在鄰近的狹小青旅死亡。還有些人在俄羅斯的遠東地區負責砍伐樹木,運作模式正正和史達林時期的集中營非常相似。不過,最主要的人力輸出地還是在海參崴,不少營建公司向客戶吹噓著北韓工人比起本土俄羅斯人要便宜、要守紀律、要冷靜。

在這整起「北韓輸出工人」事件中,最惡名昭彰、最被人權團體抨擊的大概是北韓勞動黨沒收了工人的大部分收入。據統計,80%的伐木工人薪水、30%的營建工人薪水都得充公,另外有些錢用以基本維生,還得定期繳納「忠誠基金」及其他各種名目的捐款。並且,薪資充公比例是逐年上升。

「層層剝削的結構」構成了北韓工人在俄羅斯為人詬病的非人道工作環境。人權組織統計,北韓當局每年大概可以從工人手中汲取至少1200萬美元。金正恩當權後,將近5萬工人被送至俄羅斯勞動,遠多於送至中國、中東國家的人數。隨著北韓近年來大動作進行核武、導彈試射,國際經濟制裁力道加重,中國今年2月亦暫停向北韓進口煤炭,北韓當局更積極地透過各種管道汲取國外收益。對外輸出的勞動人口,以及一系列在海參崴由國家運營的餐廳、小型事業自然是製造現金流的重點項目。

為了防止這些北韓人趁機脫北投向南韓,所有北韓工人都被迫集體住在海參崴週邊,狹小又混亂的宿舍裡。並且,當局還禁止北韓人和俄羅斯人、工作以外的其他外國人士聯絡。

外界多抨擊北韓工人的工作環境,但是大部分的工人卻是自願前來,甚至自掏腰包賄賂官員。《紐時》採訪了一位52歲北韓工人,他正在第二個赴俄的五年期合約。他用不甚流利的俄語表示,「相當喜愛這份工作,並且珍惜著能為自己、為國家賺取外幣的機會。」

《紐時》指出,出口至俄羅斯的北韓人力大幅增加,象徵雙方正加強連結。除了人力輸出,北韓近幾個月大量進口俄國煤炭,三月起兩國間新增了每週兩次的遊輪航運,往返海參崴與北韓的羅先特別市。

儘管雙方經貿關係還不偌中朝緊密,在俄羅斯保障下也尚未引發聯合國發動新一波經濟制裁。俄羅斯、北韓間的頻繁聯繫還是引起美、日注意。何以俄羅斯出口至北韓的煤炭量會從2014年同期的750萬美元翻三倍至今年首季的2840美元?更何況北韓本身的煤炭產量就相當豐碩。最大的謎團是俄朝間首航的遊輪,目前鮮少有俄羅斯旅客走訪北韓,北韓赴俄人數更少,除了工人外就沒什麼旅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