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益嚴重的污染 「恆河正在死去」

(台灣英文新聞/ 李昱德綜合外電報導)印度的母親—恆河,源頭是純淨的喜馬拉雅雪水,不過隨著河流逐漸入海,經過大量城市、工業區還有大量在河中盥洗的朝覲者,進入海洋時已經變成毒物充斥的河流,終有一天,恆河將因此「死去」。

在印度,有4億人日常需仰賴恆河的水源生存,除此之外,恆河有重大的宗教意義,因而被超過10億的印度人視為聖河,每天會有上千名印度人在恆河瞻仰他們的神祇,這些人相信,一滴恆河的水就可以抹除半生的罪孽,因此許多人生飲恆河水,另一些則利用恆河水澆灌作物。

然而,儘管政府已經開始正視恆河受到污染的事實,仍然無法阻止這條河正在邁向「死亡」的命運,恆河週遭的家庭、工廠將大量的污水排進河裡,這些水裡面,只有大約48億公升的水經過污水處理的程序。

2,525公里長的恆河流經人口稠密的北印度時,就已經因為太多人使用而面臨水量供不應求的情況,經過印度北方邦(Uttar Pradesh)的工業大城坎普爾(Kanpur)後,河水甚至被染成灰黑色,除了工業廢水隨意排放外,未經處理的家庭污水也直接排入恆河中。

緊接著,灰黑色的河水繼續向前流動,在另一個彎道處又變了顏色,在這邊,製革廠工人將浸泡過化學藥劑的水牛皮做成大鼓,使用過後的藥劑直接排入河水當中,將河川變成紅色,儘管總理莫迪(Narendra Modi)上台後,承諾建造更多淨水廠,並將超過400間製革廠遷離河邊,預計斥資30億美元的清理計畫仍然大幅落後河川污染的速度。

河流繼續往下流動,來到印度教重要的聖城瓦拉納希(Varanasi),虔誠的神學學生在恆河邊參與瑜伽運動,以淨化他們的心靈,一些人則將死者的骨灰灑進河裡,以確保往生者的靈魂能夠前往天堂,超脫輪迴的束縛。

然而,當地的船夫Anil Sahni說,以前,這個區段的恆河水可以直接生飲,現在卻髒到連沐浴都不能接受,儘管如此,在恆河將進入海處,擁有1.4億人口的大城市加爾各答(Kolkata)人民,依然在堆滿垃圾的河邊,用骯髒的河水洗澡、盥洗;一旁,燒磚的窯和工廠並排在河邊,持續往河中排放更多的污染物,彷彿讓河把所有的髒污帶進孟加拉灣以後,就可以忽略污染一樣。

北方邦的密札浦(Mirzapur)盛產地毯和銅器,66歲的當地宗教耆老Ashok Kumar看著排入恆河的污染物,感到憂心忡忡,他說,恆河是印度人的母親,看著河流的現況,他感到悲哀卻又無能為力。

Kumar警告,如果恆河真的「死去」,印度的未來,可能也跟著河流一起離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