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評〉「前瞻」不夠前瞻 「綠能先行」難行

雖然我目前在推動地熱發電這項最穩定的綠能,確實很需要政府的貸款協助。到今天為止,真的寸步難行、感嘆萬千,政府實在是「口號多、實質少」,廠商「看得到,吃不到」啊!

(圖取自行政院網站achievement.ey.gov.tw)

7月5日爭議半年的「前瞻基礎建設條例」,在民進黨黨團提出由「8年8800億元改成4年4200億元」後,前瞻基礎建設條例終於三讀通過了。7月6日自由時報報導,我們看到這個號稱删除500億元的前瞻計畫,在每一項目都刪減的情況之下,綠能建設部分竟然從70億元上漲到100億元,真的是有些令人難以相信。只是不知具體内容為何?當然若將原佔綠能預算三分之二的沙崙科學城預算全移到前四年來,就會有這樣的結果。

今年3月20日行政院剛剛提出前瞻計畫的構想,而行政院會還沒通過的時候,我就寫了一篇「電路、網路、道路」的文章於3月24日「時評」上發表。在文章中我指出,前瞻計畫的預算分配不合理,包括鐵路軌道方面編列4400億元,佔了整體計畫的二分之一。在水環境方面也有環保團體指出, 這些建設沒有考慮到環保議題。我比較熟的綠能建設呢?看了半天,綠能建設240億元預算,其中三分之二是用來建設位於台南高雄交界的「沙崙綠能科學城」,另有水下碼頭硬體建設預算。而科學城計畫部分,包括「綠能科技產業化技術驗證平台、區域性儲能設備技術示範驗證計畫、及再生能源投(融)資第三方檢測驗中心技術評估」等等。十年前扁政府時代在宜蘭已興建並已建設完成,却只有兩家廠商進駐的「宜蘭科學園區」。同樣屬於科技部管轄,為何這些「綠能驗證平台、示範驗證計畫、投(融)資第三方檢測驗中心」不能直接使用此宜蘭科學園區,而需要再花100億去另建他城,實在令人費解。

雖然我目前在推動地熱發電這項最穩定的綠能,確實很需要政府的貸款協助。到今天為止,真的寸步難行、感嘆萬千,政府實在是「口號多、實質少」,廠商「看得到,吃不到」啊!

我在多篇文章裡提過,海上風機不管建設多大,其實對於台灣的尖峰用電時段是沒有什麼幫助的,因為夏天下午用電尖峰時段大都是風平浪靜的時候。目前匡列大部分的綠能計劃還是在補助海上風電建設及貸款。但海上風機國內廠商多已釋股給外商了。再討論對外商的貸款要如何協助,有需要嗎?

目前提出的各項前瞻建設其實前瞻性不足,這是各界幾乎一致的共識。雖然現在條例已通過了,但是「前瞻不夠前瞻」的看法也已經是定論了。

再來我們看一下,所謂「綠能先行」政策。這個政策其實是英全政府上台以後,修改電業法的大戲裡最重要的一件事情。因為修改電業法,原先說好的廠、網、售分離等等原則,最後變成只把台電公司分成廠、網兩家公司,而台電公司直接變成控制這廠、網兩公司的控股公司。這是一個更鞏固台電舊勢力倒退噜的電業法,所以被環保聯盟諷刺為「台電電業法」。其中,新政府說為了推動再生能源,達成非核家園,就加了「綠能先行」這樣的條件。那麼我們來看一下,這一年來到底「綠能先行」了嗎?

去年的6月中,我拜訪農委會曹啟鴻主委,跟他說為了推動淺層地熱發電,打破地熱發電量為零的現況,我想租用林務局羅東林管處所管轄的「鳩之澤溫泉區」仁澤二號井。去年7月19日,曹啟鴻主委到仁澤二號井現場了解狀況。我也在現場做簡報,曹啟鴻主委當場指示「此案由蘭陽地熱資源公司與農委會來共同開發。使用仁澤二號井温泉水先用來發電,發出來的電先供仁澤溫泉區使用,餘電再賣給台電公司。」

由於當時羅東林管處林處長嫌麻煩持反對意見。我們只好向行政院的「綠能與減碳辦公室」求助。並且由政務委員及執行長出面來召集能源局與林務局開會協調。協調會得到的結論是,我們向能源局申請「地熱發電機組試驗性計畫」。能源局核准後可用這個試驗性計畫的設施是「公共設施」的理由,依照森林法第8條,就可以向林務局租用林地。但是2017年2月17日,我們提出的試驗性計畫通過了審核,結論是我們可以租用該井及周邊土地一年。我們收文後立即提出租用土地的申請。然而到了6月29日,我們終於收到林務局來的公文,「本計畫是否公共設施,請提供能源局認定之證明文件」等。

如此一來,一切打回原點,而且由於電業法的修法,原先的再生能源設施是公共設施這一條文被修掉了。因此,若要走公共設施的話,變得不可行。也就是說電業法的修法說是「綠能先行」,其實是在法律上把要使用林地的地熱發電都修掉阻死了。 

淺層地熱推動如此困難,那麼深層地熱呢?其實我們蘭陽地熱資源公司最主要的工作,是推動位在宜蘭利澤工業區的「101MW的利澤地熱電廠開發案」計畫。然而,最近也面臨了一個困境,因為我們的電廠用地是向工業局租用的,而依照租約,進駐後一年半内要取得建築物的使用執照,並且最多可以再延一年内取得。 

我們目前碰到的狀況是,在2016年3月我們用已有的建築執照向縣政府申報開工。而在2016年6月xx日的299次環評大會上,環保署的督察大隊竟然發言主張,在環評審查通過之前,我們的建築物不准動工興建。於是我們面臨了一個嚴重的問題,雖然在今年4月19日,環保署311次環評大會已正式通過利澤地熱電廠開發案,但是到今天為止,我們却還沒拿到環保署發的核准公文。主因是環境影響說明書裡面還有一些非常微小的字句要修改。

這些微小的字句修改,還沒有通過原先有意見的環評委員的核可。因此我們到今天為止,還沒正式拿到環保署的核准公文,也就是說依照環評法,我們的利澤地熱電廠的管理中心建物不得動工興建。而依照原先的進駐契約,是在兩年半内建物沒有完工並取得建物使用執照的話,這塊電廠用地就要被工業局收回。

目前我們面對到這樣的困境,要怎麼解決呢?可以把這塊原先用租的土地,再變成用買的?但是,利澤工業區管理中心却對我們說,依規定是要先取得建物的使用執照,才能購買土地。

這裡我們再度看到環保署與工業局中間的法令矛盾,因沒有橫向聯繫,使廠商面臨了不可解決的困境。在仁澤2號井的淺層地熱案,一樣是由於林務局及能源局中間橫向聯繫沒有做好,使得台灣淺層地熱最容易推動的地點-仁澤淺層地熱發電案,也動彈不得推不下去。

這就是目前發電容量為「零」的地熱發電所面臨的行政困境,若不改進政府部會間的横向聯繫,各單位依舊自持本位主義,「綠能先行」到底要怎麼行呢?請問我們英明的英全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