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文學缺的不是作家   是讀者

身為不同語言、有異地為家經驗的作家,Al Fadhil對非洲文學的發展有一份感觸。 (來源 維基百科)

(台灣英文新聞/蔡佳穎 綜合外電報導)當Bushra Al Fadhil抵達倫敦領取「凱恩非洲文學獎」(Caine Prize)時,他順道花了些時間造訪倫敦大學亞非學院的圖書館,身為不同語言、有異地為家經驗的作家,Al Fadhil對非洲文學的發展有一份感觸。

美媒Quartz報導,Al Fadhil在圖書館內看到奈及利亞作家阿契貝Chinua Achebe撰寫的知名小說《分崩離析》(Things Fall Apart)的早期版本,當時是第一本受到世界矚目的非洲文學,對於使用多種語言的作品,他有感而發。

Al Fadhil說,「我在這裡看到阿契貝作品的優魯巴語(非洲語言)和英語版本,甚至還看到努比亞語版本被精緻保存,但為什麼這些鉅作都不在我們國內的圖書館?」,他認為應該要成立機構來保存著作。

會有這麼多感觸也是因為Al Fahdil同為異鄉人,65歲的Al Fahdil是蘇丹小說家,但在1992年因為政治因素被驅逐出境,逃亡到沙烏地阿拉伯自此定居,過去在他的寫作生涯中曾獲獎無數,他不僅是最年長的得獎者,更是第一位用阿拉伯語、在故鄉外寫作而獲獎的非洲作家,而這些用外語撰寫的作品也給他很大鼓舞,「我以前不知道蘇丹得獎作家Leila Abou Elela曾用英語寫過她的故事。」

「凱恩非洲文學獎」今(2017)年邁入第十八年,命名自當代英文小說獎的英國布克獎(Booker Prize)主席Michael Caine,當時凱恩十分支持非洲文學的興起,因此「凱恩非洲文學獎」又被稱為「非洲布克獎」,而先前凱恩文學獎的著名得獎者包括辛巴威裔美國女小說家NoViolet Bulawayo和獅子山共和國的Olufemi Terry。

「對我來說,用阿拉伯語寫、又能獲獎,表示翻譯語言擴展了了阿拉伯與非洲國家讀者的眼界」,Al Fahdil興奮的表示。

非洲文學在近十年能重新復甦,部份原因是因為有凱恩非洲文學獎、Brunel國際非洲詩獎和Etisalat文學獎這類獎項的肯定,但對非洲文學的興趣卻來自於讀者對非洲敘事的好奇,以及年輕非洲作家擅長用他們的語言說自己的故事。

這些作家也漸漸可以在西方世界找到願意聆聽的觀眾,西方世界主導著出版業的方向,而這些讀者也越來越傾向尋找真實的聲音,包括已有一定知名度的奈及利亞作家Chimamanda Ngozi Adichie或新星Bulawayo、Tope Folarin、E C Osundu、Binyavanga Wainaina和Helon Habila都因此受到激勵。

Al Fadhil的故事《The Story of The Girl Whose Birds Flew Away》於1979年以阿拉伯文出版,在2016年由Max Shmookler以英文翻譯,但他並不將自己侷限於原鄉,而是以作家和翻譯者的身份同時自居。

Al Fadhil說,「我是一個住在蘇丹與沙烏地阿拉伯的蘇丹作家,就像羅卡說他是一個住在西班牙的作家,在寫作過程中我很尊敬我的努比亞根,儘管我用阿拉伯文寫作、我的文化也是阿拉伯文化,但我是蘇丹人、同時是穆斯林,這本身就已經夠複雜。」

他認為,「西方世界對阿拉伯文學仍有很多興趣和好奇,但非洲國家的識字率卻也同時上升,保障這塊大陸上的教育品質應是首要之務。」

他點出新世代人們應該要受到政府的支持和幫助,主要的非洲經濟也應該在藝術栽培這方面做更多努力,他認為,「尤其奈及利亞、埃及和南非因地理幅度較廣、人口較多,應該做為推廣這塊大陸上文化產業的領頭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