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百年老藥廠 靠簡單管理學翻身

資產價值超過150億盧比的BCPL在64年來首度轉虧為盈,相較於2016年虧損9,100萬盧比,在2017年財務年度上,BCPL的財務盈餘

(台灣英文新聞/蔡佳穎 綜合外電報導)當印度製藥產業正逐漸成為全球最大的學名藥製造商之一,擁有125年歷史的大藥廠Bengal Chemicals & Pharmaceuticals (BCPL)卻搖搖欲墜,政府的冷漠和惡劣的工作文化都侵蝕著BCPL的生存,但如今它運用簡單的管理學概念找到新出路。

資產價值超過150億盧比的BCPL在64年來首度轉虧為盈,相較於2016年虧損9,100萬盧比,在2017年財務年度上,BCPL的財務盈餘是4,100萬盧比。

BCPL的管理經理Chandraiah告訴美媒Quartz說,「我們彌補了財務虧損,引進更好的人力資源經營,製作生物辨識系統,架設閉路電視監視器加強管理」,「我們也成功解決了員工不團結的問題,提高製造量以增加供應;從下一年開始我們希望能在行銷這塊做得更好。」

1892年BCPL是由印度化學之父Prafulla Chandra Ray以700盧比的資本成立,起初只是一間實驗室規模,但在1901年以資本額20萬登記成為一間公司;在接下來的四十年內BCPL擴張快速,在西孟加拉邦和孟買各成立一間工廠,但在Ray於1944年過世後,BCPL頓失一位有遠見的領導人,公司也開始分裂。到了1950年代初期,儘管公司販售多達35,000種產品、僱用超過2千位員工,營運卻開始虧損,自此開始走下坡。

到了1960年代初期,BCPL幾近破產邊緣,印度政府在1980年將它編為國有,1993年將BCPL送至「工業及金融重建委員會」挽救,1995年委員會批准一項重建方案,2006年撥給49億盧比的資金協助重建,但直到2014年BCPL才逐漸復甦,而這要歸功於Chandriah。

Chandriah認為必須要有大刀闊斧的政策決定,例如延長工時,他將原先早上10點至下午5點、中間休息一小時午餐時間的工作時刻表,修改為9時30分上班、6點下班、中間僅半小時午餐時間的作息,「這代表我們就可以提高生產量」;此外,「我們也對部份銀行要求重組我們的財務利率。」

這些措施似乎起了效用,2015年BCPL的銷售成長了169%來到4億5千萬盧比,2016年提高到8億8千萬盧比,而虧損也從2015年的1億7千萬盧比下降到2016年的9,130萬盧比,2017年全公司的收入來到11億盧比。

Chandriah表示,「不適當的管理和行政決策是這間公司蓄積已久的嚴重問題,即使有政府合約承包商品,我們卻沒有能力回應,因此我們要更積極主動,並增加行銷力道。」

在2017年財務年度的尾端,Chandriah估計BCPL若有辦法賣掉棄置的房地產,所得獲利就能抵銷積欠負債,此時BCPL還欠政府20億盧比和銀行1億3,000萬盧比的債務,「屆時我們的資本淨值可能由負轉正,就能用這些錢增加行銷活動以提高產品宣傳。」

估計印度的學名藥市場到2020年將從現在的130億成長為280億美元,Chandriah說,「我們必須盡快將我們的產品打出知名度,同時也要與醫生建立好關係」,這些目標已經開始進行;而印度另兩間國有藥廠的關閉也意味著BCPL可望得到更多資源。

Chandriah信誓旦旦的說,「我們讓一間擁有豐富歷史的企業成功起死回生,但故事還沒結束,在我們眼前還有更大的目標,希望到2020年能將總營收拉高到20億盧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