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遣返等同判死刑」《紐時》談跨國領養悲歌

這些人被領養至美國幾十年 卻從未取得公民身分

圖片來源:AP

(台灣英文新聞/曾冠融 綜合外電報導)Phillip Clay 在他8歲的時候被一個費城的美國家庭領養。

29年,他藥物成癮、被逮捕多次,最終被遣送回他的出生國南韓。Clay不會說韓文,在當地也不認識任何人,他的精神疾病(躁鬱症、酒精及藥物成癮)也沒有受到妥善的照顧。今年5月21日,42歲的Phillip Clay從14層樓的公寓一躍而下,結束了自己的生命。

像Phillip Clay這般「跨國被領養人」的權利近來在美國受到越來越多的關注。他們自小便被美國家庭領養,卻從未取得美國公民身分。《紐約時報》報導,西元2000年後美國的跨國領養流程才加入自動歸化國籍的程序。因此,在2000年前領養的兒童未能受益。目前全美約有3萬5000名被領養者已經成年,卻始終不能成為美國公民。

這些人被合法收養至美國家庭,卻得被遣送回離開了數十年的出生國,或者因為成年後犯罪而面臨遣送命運。有些人甚至到要被遣送了,才驚覺自己不具公民身分。

這群被遣送回去的被領養者多半來自越南、泰國、巴西,還有高比例來自南韓。舊時,南韓有大量的兒童被美國家庭領養,因此成為這類議題顯著的案例。被遣送的人們再次被丟進一個全然陌生的文化,這次跟他們小時不同,甚少有人察覺、伸出援手。這些人回到出生國後多半無路可走,最終只好露宿街頭。南韓就曾有被遣送者持玩具槍行搶銀行遭判刑。另外一人則像Clay一樣罹患精神疾病,因為兩次攻擊他人遭起訴。

韓國領養服務中心(Korea Adoption Services)首席顧問Hellen Ko說:「對他們來說,被遣返就像是被判處死刑。」Ko曾是Clay的負責社工,他補充:「他們曾經好不容易適應了美國生活。回到出生地、重新適應又更加艱困。」

1950年後,約有11萬南韓兒童被美國家庭領養。但政府並不清楚這其中有多少人被遣送回國。一旦他們回到出生國,便是孤單一人,往往沒有任何文件記錄。Monte Haines被領養30年後,在2009年被遣送回南韓。他說:「那時我全身上下只剩下20塊美金,我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哪裡,也沒有人可以說說話商量。」

自1940年代領養了超過35萬海外兒童,聯邦政府交由父母自行為孩童申請公民身分。問題是,有些父母並不知道他們的孩子並沒有隨著領養手續完成,就自動成為公民。有些則因為入籍公民的文件、花費太過繁雜乾脆放棄,還有些在領養後就遺棄這些孩子。

隨著近年來有越來越多人被遣送回南韓,政府成立了專責機構。但是對Monte Haines這般人來說,生活還是相當困難。語言是最大的隔閡,工作機會也有限,Haines說:「我在這裡生活了八年半,但我還是每天為了活下去掙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