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關押上百異議人士 維權靠臉書露曙光

越南部落客Mother Mushroom遭判刑10年,不少網民發起聲援運動。(AP)

(台灣英文新聞/曾冠融 綜合外電報導)越南一名知名部落客上周因「在社群媒體進行反政府宣傳」、危害國家安全等事由,遭當地法院判處10年徒刑。

今年37歲的阮玉如瓊(Nguyen Ngoc Nhu Quynh)是一名單親媽媽,做為一個積極的環保倡議人士,她經常以筆名Mother Mushroom在網路上批評時政。她去年十月遭逮後就被迫斷絕一切對外聯繫,期間進行的刑事審判當局亦嚴格控管人員進出。上周四(29)日,判決出爐不到一小時內,阮氏其中一名委託律師摘要了答辯內容、以及阮氏在審判庭的最終承述,一併放到他的個人臉書,分享給他6萬多名追蹤者。

律師轉達,阮玉如瓊表示:「我希望每個人都能站出來發聲、戰鬥,戰勝個人恐懼,一起打造一個更美好的國家。」她堅毅的言論事後在臉書上被分享上千次。

極權國家如越南,網路成為異議人士最好的論壇與擴散管道。其中,尤以臉書串起的連結,最有效幫助動員反對聲音。例如,去年台塑越南河靜鋼廠因為排放廢水引起大量魚群暴斃,當地民眾不滿政府息事寧人的處理方式,就以臉書串聯發大規模抗議。

27歲的阮英俊(Nguyen Anh Tuan)是活躍的民運人士,他說道,社群媒體的串連讓他勇氣倍增。阮英俊在2011年時曾遭到警方拘留、審問,他自述,那時的自己感到前所未有的孤獨。因為周遭的家人、朋友都不認同他的政治書寫,也不知道該向誰求助。今日,阮英俊仍然不時受到警方「關切」,他的護照也被扣留,卻不再是孤軍奮鬥。他近期只要被傳喚時就會將傳票張貼到臉書上,戲謔附註,要求政府要賠償他損失的時間。阮英俊的附註一時之間在臉書火紅,許多人仿效著,也在臉書上貼出自己收到的傳票,要求國家賠償。

越南目前有近4500萬的臉書用戶(大約近半該國人口),異議人士利用臉書平台組織監獄探訪、在警局外為拘留者祈福守夜、為政治犯募捐。看準臉書使用者太過廣泛政府難以完全阻擋,有越來越多人聰明地將一些容易被鎖定、強制暫停的個人部落格移到臉書上。

越南當局自然意識到這股反動力量,近來愈來愈加強對網路的控制,逮捕、威脅一些知名部落客,施壓臉書、YouTube要求監控這些分享平台上的內容。根據人權觀察組織的估計,目前有超過百位部落客、異議人士被關押在監獄。另名部落客范明皇(Pham Minh Hoang)日前更被撤銷越南國籍,遣送至法國。從2015年1月至今年4月,至少36起部落客、異議人士被來路不明的暴徒當街毒打,其中警方介入調查的只有1起。

今年稍早,越南政府更要求臉書、YouTube幫忙過濾出假帳號及其他「有害」內容。當局稱至少以辨識出8000個符合描述的YouTube影片,另外政府更警告越南公司不得在上述內容投放廣告。

《紐約時報》採訪當地一位民運人士Nguyen Quang A,他是一個退休的電腦工程師,更是前越共黨員。他認為,越南的人權狀況每況愈下。越南政府近年來在環境、土地議題上的處理不當讓民怨日增,Nguyen指出:「政府覺得當前的狀況影響執政威信,把一些溫和的倡議人士都一併當成險惡的敵軍。」

Jonathan London是荷蘭萊頓大學的越南專家,他評論:「儘管近期的壓制力道強大,網路在短期內帶動的轉變還是很驚人、充滿希望的。」這個國家在15、20年前是世界上電話普及率最低的國家之一,現在搖身一變讓每個人都可以隨時觸及到24小時的新聞、不間斷的政治社會評論。

45歲的Pham Anh Cuong是位電子工程師,他正代表了這類透過網路,「小而微」的推動力量。Cuong兩年前還不敢公開地談論政治,直到他追蹤的一名異議人士Nguyen Chi Tuyen被五個陌生男子追打。Nguyen滿臉鮮血的照片敲響了Cuong 內心的警鐘。

今日,Cuong覺得自己不見得已經變成激進的倡議者了,但至少是個「願意發聲」的人。他的目標是和朋友、家人分享重要資訊,而不是透過國營的主流媒體。他說:「我第一次在臉書上進行政治書寫的時候,沒有人敢按讚。大家連按讚都不敢。現在大家慢慢地敢表達了,也願意分享了。」Cuong很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