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評〉除了環保經濟、更要抗中護台

關鍵條文如18%優惠存款制度退場時間、所得替代率等,都留待6/23院會討論。 (來源 中央社)

這一週因為立法院開臨時會,年金改革18趴2年歸零順利的在本週通過了,但是會議期間,還參雜了反對亞泥礦權展延的大遊行,也就是說,除了世代正義之外,環境保護意志的展現,和環境經濟的問題,也是公民相當注重的。

司長失職、部長頂罪

首先,我們來談環保經濟的部分。由於亞泥展延的案子,經濟部說查無非法,因此經濟部長被稱為亞泥部長。我想,這樣稱呼李部長是有些過頭了。因為李部長是授權屬下礦業局長處理,而屬下是所謂依照慣例「30年來就這麼辦」處理,所以出了這個大狀況。記得在去年8月2日我寫過一篇文章,發表在民報上面,題目為「司長失職、部長頂罪」。其實李世光部長今天面臨的被批評、被怪罪的狀況,跟去年被我批評怪罪的狀況,是完全一樣的。

在「司長失職、部長頂罪」的文章中,我指出目前所謂的NEP2紅柴林二號井,挖在「地下水補注地質敏感區」應該要先做環評。而且在那邊開挖,没環評也至少也要先取得可以免環評能源局核准的「地熱發電機組試驗性計畫」。但是由於承辦人員疏失,沒有向能源局報請核准而直接開挖。最後,經濟部與環保署協商,由環保署發了一張公文,表示說NEP2在紅柴林地方只挖井不是要做發電廠,沒有環評問題。我批評說這種做法落實了環保署只是經濟部的橡皮圖章。這是大家所擔心的一個疑慮。今天經濟部礦業局能夠使得環評如同虛設,跟上次做法基本上是異曲同工的,而受害的就是李世光部長本人了。

另外,最近這兩天看到核四2800多億元的虧損要如何彌補?李部長提到要用漲電價的方式,由電價分五年來彌補虧損,我想這不是適當的辦法。我曾寫文章指出,可在核四廠先做燃燒甲醇、乙醚、洒精、或輕油的液態燃料電廠,然後逐漸轉變成地熱電廠。這樣所有的投資,都可以快速回收,而且成本很低。因轉型成地熱電廠而需要追加上去的成本,以20年運轉計算,可以低到每度電1.04元。可惜這些建議,台電公司以及經濟部都視而不見,充耳不聞。

二十年後,公投的議題依然是台灣最重要的議題之一

接下來我們來談抗中護台的部分。記得在1997年的6月29日,我飛到香港。同行幾位朋友包括台北市廖彬良市議員等。我們去香港主要是了解當時所謂香港主權交接。而且在7月1日,還特別跑到新華社門口,拉起一條「台灣中國、一邊一國」的大布條。新華社門口剛剛到任的解放軍「同志」,還跟我們一起比手勢呼口號「Taiwan、Up、Up、Up。China、Down、Down、Down」。接著他發覺事態不對,開始吹哨子,我們就快速離開,搭乘計程車直衝機場。然後直飛桃園機場。沒想到我在桃園機場入境的時候竟然因為「違反集會遊行法」而被逮捕,進了土城看守所。後來是施信民教授及我太太,去把我保出來。說我所主辦即將舉行的「公投入憲大遊行」被警方撤消掉了,因為我是遊行負責人。遊行負責人在監獄裡面,顯然該遊行不可能辦得起來。我只好就乖乖出獄,一星期後在7月8日辦了一場數萬人參加的公投入憲大遊行。沒有想到公投的議題,過了20年後的今天還是台灣最重要的議題之一。

那下次臨時會應該排什麼呢?高志鵬立委說應該要把礦業法修法排到下次的臨時會,也有人主張要把婚姻平權修法排到下次的臨時會上面。我在這裡大力主張,最應該排進去的除了礦業法之外,就是公投法的修法。因為台灣目前在國際上被中國外交打壓,如何展現台灣全國一致對抗中國的決心呢?就是透過公民投票。我以前曾經為文提過,當公投修法通過以後,我要同步推動兩個公投案:一個案子就是台灣正名公投,主文為「我國自本公投通過之日起更名為台灣」。另外一項就是公投修改公投法,主文為「增加憲法創制權」。當公投立法打破目前鳥籠公投法後,我準備立即在網路上推動這兩項公投的連署。那麼台灣就可以在年底之前投票,而且直接正名並向世界發聲。且以台灣名義申請進入聯合國。這就是最好的抗中護台的策略。而不是像政治明星賴神那樣,在那邊講什麼「親中愛台」的空話,有耍嘴皮子之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