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爾瑪斯.瑪蒂:台灣可以將弱點轉為助力 成為相互依賴的時代先鋒

二個主導原則呼應聯合國的《世界人權宣言》與《巴黎協定》

法國知名法學名家戴爾瑪斯.瑪蒂女士(Mireille Delmas-marty) (來源 台灣英文新聞)

(台灣英文新聞 / 林靜怡台北報導) 它不是指南針卻具備指南針的功能,它能指引方向卻如風車一般能隨風而轉,看似無作用的中心點卻是各風向的指標。《乘著世界的四風:全球化海洋上的航行小指南》(由中央研究院法律學研究所助研究員吳宗謀先生暫譯,原書名為Aux quatres vents du monde. Petit guide de navigation sur l’océan de la mondialisation) 是法國知名法學名家戴爾瑪斯.瑪蒂女士(Mireille Delmas-marty)在2016年秋天的新作。她以身為法學者重新觀察與思考人類當前的境遇,並提出新世代的論點。

戴爾瑪斯.瑪蒂女士用「工具書」來形容這部新作。她提出4組對立的風向,其中有2組典型風向分別是自由(Liberté)與安全(Sécurité)以及合作(Coopération)與競爭(compétition),而在各個風向間又產生創新(Innovation)、守成(Conservation)、排除(Exclusion)與整合(Intégration),這4個原則再兩兩一組組成混合性質的風向。這8個風向連接著二個主導原則,「尊嚴」(Dignité Humaine)與「全球連帶」(Solidarité Planétaire),他們又呼應聯合國的《世界人權宣言》與《巴黎協定》。

(圖片由Seuil CR 2016提供,漢文由中央研究院法律學研究所助研究員吳宗謀先生翻譯 )

戴爾瑪斯.瑪蒂女士說,以「自由/安全」為例,目前歐洲正籠罩在恐怖主義的氛圍裡,因此就會產生一種現象,那就是限制「自由」以保障「安全」,更明確的說是減少自由來保障安全。以「競爭/合作」為例,在追求繁榮時,彼此之間就會產生競爭力和合作關係。但是當競爭力大過合作時,就會引發社會危機。而「創新/守成」的問題是,當「創新」偏向「競爭」時,雖有助經濟發展卻會在過程中造成環境的破壞,因此為了平衡「創新」就要用「守成」去牽制。而對於「排除/整合」就要用移民潮來作說明,在地球人口持續攀升,加上戰爭等因素,人們開始遷徒。有些國家接納來自其他國家的人民,而在大量接納的過程裡會產生一種恐懼的氛圍,進而排斥他人。

戴爾瑪斯.瑪蒂女士試著向記者說明這些原則如何引用到台灣的現狀?她說只要台灣不用「獨立」的名義去爭取國家主權而是用相互依賴(Interdépendance)的名義,那麼台灣就算不被承認是一個國家,他還是可以把看似弱點轉為助力去實驗相互依存的有關憲法,進而成為21世紀實驗這套理論的先鋒。畢竟,在四大洲、在全球化的今日,就如孔子說「四海之內,皆兄弟也」,只是各自的臉孔不一樣罷了。

戴爾瑪斯.瑪蒂一再表示,其理論是因國家民族而轉變的。若是選擇其中一個風向來用的話是不夠的亦不足。因此,才會在靜態的指南針上加上風車的運轉來變化各風向。每個國家就選擇適合自己的原則去變化、去解決國土境內的事以及處理國際間的問題。只要是合乎人之為人的理念,就可相互扶持朝著更美好的未來邁進。

 

作者簡介:

戴爾瑪斯·瑪蒂生於1941年,現為法蘭西學院(Collège de France)榮譽教授,於2003年獲選至該學院主持新設的《比較法律研究與法律國際化》講座至2011年屆滿70歲退休。此外,她於2007年獲選法蘭西學院法國人文政治科學院院士。戴爾瑪斯.瑪蒂的學術因學識淵博,曾受法國政府不分左右兩派政府相繼委以重任,主持刑事司法改革以及擔任法國總統之憲法修正、歐洲政策與國家科技政策等事務諮詢委員。歐盟則請她主持1996年的歐洲刑法典起草計畫,並且擔任歐洲反詐欺局(OLAF)局長。(資料由中央研究院法律學研究所助研究員吳宗謀先生翻譯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