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利解密二戰文件 納粹祕密行動曝光

(台灣英文新聞/ 李昱德 綜合外電報導)在大約75件包括希特勒塑像、納粹黨旗等納粹文物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被發現後,智利警方最近也釋出幾份曾經被標註為最高機密的二戰文件,外界因此得以一窺二戰期間,納粹特務在遙遠的中南美洲從事了哪些機密行動。

文件揭露,住在智利的德裔家族後代,曾經在智利南部進行游擊軍事訓練,許多潛伏在智利境內的德國特務則藉由智利中立國的身份,偷偷觀察同盟國商船的航線,不過,智利警方當時接獲消息後進行了調查,大約有40人被捕,並繳獲密碼簿、聯絡裝備還有許多武器。

除此之外,1937年到1944年的文件也記載著,智利警察在太平洋沿岸都市瓦爾帕萊索(Valparaiso)的港口圍捕了納粹特務,進而阻止他們試圖破壞巴拿馬運河,以癱瘓盟軍艦船來往大西洋與太平洋的計畫,智利情報單位50部門(Department 50)更是趁機破獲了兩個納粹在當地的特務據點。

智利警察署署長Hector Espinoza指出,從這些文件看來,智利情報單位在二戰期間功不可沒,如果不是他們阻止了納粹的行動, 不只是智利歷史,連世界歷史恐怕都會因此改寫。

那納粹的特務為什麼要跨越半個地球跑到南美洲去呢?事實上,南美各國充斥著大量移民的德裔家庭,許多人民同情納粹在二戰期間的立場,這讓許多國家對納粹德國的態度相對友善,智利一直到1945年德國的戰敗已經無法避免時,才對其宣戰。

戰爭前期,雖然他們沒有直接涉入二戰,仍接受軸心國大量的軍事援助,至今智利、阿根廷等國軍服樣式仍與二戰時期的德國軍服雷同,戰後更有許多戰犯逃往南美藏匿,且與南美獨裁國家的領導人私交甚篤,因此這些國家若藏有大量與納粹相關的資料,倒也不是很令人意外。

現在,這80份解密的文件已經正式交給智利的國家典藏辦公室檢查,負責人Emma de Ramon說,這些文件的真實度不用質疑,很快就會處理好,並公開給大眾查看。

不過,從歷史的角度看來,中間偏左的議員Gabriel Silber表示,在公開之前這些文件仍是國家機密,或許從今天開始,智利的人們會開始去審思、接受自己國家的商人和政治人物,曾大力支持納粹的醜惡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