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都可以,就是想殺人」無差別殺人犯的形成

他們不是極惡之人,只是深深絕望

2008年秋葉原無差別殺人事件

(來源 維基百科)

(台灣英文新聞/黃慧瑜 綜合報導)「誰都可以,就是想殺人」,無差別殺人、隨機殺人的加害者犯案後大都說了這句話,令人莫名憤怒又莫名害怕。

1973年,七月十日的布拉格,22歲的海納洛娃開著一輛失速的卡車衝上人行道,造成三人當場死亡、五人傷重不治,及十二人受傷。兩天後,捷克市佔最大的兩大報分別收到海納洛娃在案發前寄出的自白信,痛訴她在家庭及社會上所受到的種種不平待遇,以及她堅決展開報復的心。 

2008年六月八日。日本東京中午十二點半左右,一名二十五歲的年輕人駕著兩噸重的小貨車,衝進熱鬧的秋葉原電器街,直接衝撞路人,甚至沒有留下一點剎車痕跡。車子的擋風玻璃被撞出一條大裂痕。從終於停下的小貨車上,走下了一位年輕人,手裡握著匕首,一邊大喊大叫,一邊開始攻擊路上的行人,不分男女。秋葉原殺人事件,又稱加藤智大隨機殺人事件,當時造成七人死亡,十人身受重傷。

2014年5月21日。下午發生在臺北捷運板南線的龍山寺站和江子翠站之間的編號為222號列車上,二十一歲的男大學生鄭捷,於下午四點二十六分,在編號2118和3118號、117與118編組的車廂內行兇,隨後於江子翠站遭員警和民眾制伏。事件共造成四死二十四傷,傷者的傷勢多集中在胸部和腹部。本案是自黃富康隨機殺人事件後,臺灣近五年第五起隨機殺人案,亦是臺北捷運自1996年通車營運以來,首起致命攻擊的犯罪事件。

這些隨機殺人的犯罪者,到底生什麼氣呢?到底為了什麼傷心了呢?不是直接找惹惱自己的那個當事人發火,也不是摔東西發飆,而是去殺那麼多他從來沒見過的人。年輕的人有時候會氣到忘我,有時候會氣到出手傷人,但是犯下無差別殺人案的他們,那股湧現的怒氣與悲傷,好像失去所有的希望,要把世界終結毀滅似的。

《誰都可以,就是想殺人:被逼入絕境的青少年心理》,碓井真史 著,時報出版授權提供

《誰都可以,就是想殺人》以2008年秋葉原無差別殺人事件加害人為首章,由加害人曾經講過的話及親弟弟敘述家庭的狀況為基礎,點出各種看似普通,卻可能潛藏的家庭問題。

「無意的舉動或者一句話可能就會傷人」,這句話大家一定都同意,但是到底具體來說是哪句話是哪個動作影響了對方,我們卻很難說個明白。一個人會走到想要「無差別殺人」這樣的地步,到底歷經哪些事情?

作者碓井真史雖為心理學者,但內容卻不艱澀,以許多發生在你我身邊的簡單小事為例,詳細的分析,使讀者瞭解精神疾病不是什麼特殊的事情,有時只是想法偏激,而這樣的事情就發生在我們自己身上或周遭,所以沒有必要標籤化。

遇到情緒低落或者看起來有些不一樣的人,要試圖溝通,改變他們偏激的想法,幫助他們克服可能是一時的極端妄想、臆測,重新回到這個社會。

看似豐饒的社會,潛藏許多讓青少年迷失及沮喪的黑洞。傳達生命的寶貴、每個人都是特別的存在,才是解決及瞭解無差別殺人的第一步,也是本書的主旨所在。

 

內文部分節錄自《誰都可以,就是想殺人:被逼入絕境的青少年心理》,碓井真史 著,時報出版授權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