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獵者新招 辛巴威大象遭毒殺

(台灣英文新聞/ 李昱德 綜合外電報導)即使在各國和許多團體的奔走呼籲之下,盜獵依舊猖獗,在辛巴威的萬基國家公園(Hwange National Park),上週又有10頭大象被毒死,其中包括一對母子,6隻大象的屍體在公園南部被找到,另一些則在公園北方一處國家林業用地被發現,一些大象的象牙也被拔走。

國家公園管理員接獲報案後,迅速趕到現場進行調查,並在現場北方不遠處發現盜獵者使用的毒藥,隨後在週末逮捕3名盜獵者,其中一人遭到逮捕時身上帶著象牙。

事實上,毒殺大象的事件已經不是第一次發生,早就有盜獵者發現,相比會發出巨響並引來公園警察注意的槍械,毒物可以最「有效率」的殺死大批大象,他們使用毒性極強的氰化鈉,或是容易取得的除草劑百草枯(Paraquat,台灣俗稱為巴拉松)直接在飲水、棲地下毒,然後坐收成果—象牙。

2013年,爆發萬基國家公園、戈納雷若國家公園(Gonarezhou National Park)等保護區大象大規模死亡的事件,共有超過100隻大象死於毒殺,然而,會因為毒藥死亡的不只是大象,隨之而來的通常是大規模的食物鏈崩潰。

肉食性的獅子、胡狼和腐食性的土狼、禿鷹等生物,常常因為誤食有毒的大象屍體,在經歷緩慢而痛苦的掙扎過程後死去,草食性動物如水牛、斑馬等,也會因為從棄置的毒物桶、受到污染的水坑等地飲水而一同遇害。

辛巴威大象庇護組織(Zimbabwe Elephant Nursery)的創辦人Roxy Danckwerts,更因為處理兩頭遭毒殺的大象屍體,而造成腎、肺兩處器官衰竭,至今仍有呼吸道問題。

然而,即使危險性很高,百草枯等和氰化物在辛巴威取得都不困難,以除草劑來說,雖然歐盟和許多國家都已經嚴禁,辛巴威農夫仍然很常使用這些毒性強的除草劑來清除農田裡的雜草,在一些非法的礦場,則依循有危險性的古法,使用氰化物來分離礦石中的金、銀貴金屬,盜獵者的工具可說是唾手可得。

面對盜獵者不留情的做法,辛巴威國家公園和野生生態管理局(Zimbabwe National Parks and Wildlife Management)採取了雷厲風行的手段來反制,當地監控盜獵情況的非營利組織Bhejane Trust指出,公園管理員被給予權限,只要看到盜獵者,就可以「當場擊殺」,就算盜獵者僥倖逃生後被捕,仍面臨至少9年的有期徒刑。

只是面臨當地居民窮困的局面,Bhejane Trust創辦人之一Trevor Lane說,一支象牙在黑市上可以賣到250英鎊左右,嚴刑峻法無法阻止這些人鋌而走險,不只如此,涉入非法象牙買賣的還有在該地營運的採礦公司,以及貪腐的公園管理員和警察等,構成一個複雜的關係網而難以剷除。

辛巴威野生環境組織津巴布韋分部(Matabeleland branch of Wildlife & Environment Zimbabwe)是負責計算萬基國家公園大象數量的組織,他們常常在計算數量時發現大象的屍體。

該組織的副總裁Colin Gillies說,國家公園的南部和東北部地區,因為地處偏僻,除了沒什麼道路可以通行外,雨季也常常完全切斷這些地區的聯外交通,讓管理員即使有心巡邏,也欲振乏力,這或許也是大象仍無法獲得妥善保護的原因。